首页  /  传喜法师 / 传喜法师: 2008年2月8日 正月初二开示-皈依佛

传喜法师: 2008年2月8日 正月初二开示-皈依佛

分类: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2008年2月8日正月初二开示

我们刚才在打坐的时候,我们空调都关掉,我们坐下来觉得很安静。出家人喜欢穿布的、棉布的衣服也有道理,棉布的衣服不会发出嚓啦嚓啦的声音,有很多像你们滑雪衫发出的声音,会影响别人。保持一种安静的环境,我们打坐的时候就显得很关键。现在你看空调的声音打开了,平时的时候不会觉得空调的声音怎么样的,但是你要讲佛法或者打坐,就觉得这个声音一种噪音,会给我们带来……通过这种对比让大家知道。

这个细节,我们平时在生活当中有时候不太知道的,不很清楚。就像有居士这次去念佛,去打七,扬州高旻寺去打七,第一个七、第二个七、第三个七…从第五个七就觉得,一坐上去心里就在胡思乱想。一直到结束,每一坐上去就开始胡思乱想到结束,第五个七就很明显。

其实我们平时都是整天的胡思乱想,我们都不知道。念佛的人,念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或者刚刚念的时候,会发现念佛老是要打岔的,念念念念,脑子就想其他的事情了,然后又拉回来,念念念念,脑子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岔开来,又去念其他事情去了。

那个阿弥陀翻译成中文的意思是无量光、无量寿,它是无量的。这个无量光是什么?这个无量就是没有灭,它才能无量光。正因为这个,正是因为没有灭,所以才能反过来衬托你有多少念。如果我们一个念、两个念……东念西念,这些是生灭法。无念才会无量光、无量寿,才能够不生不灭。这个也包括平时我们生活当中的,想要发财、想要拥有的物质财富多一点、想拥有名望…种种的想法,从你念头起的时候,这个念头就是生灭法。那你如果拥有的话呢?从念头起,一直到你满足了愿望。

不管你是怎样地努力,你满足愿望的话,很多事属于生灭法;如果是生灭法的话,有生必有灭,这不是究竟,不是了意的,不是究竟了意的。所以我们昨天念的经《金光明最胜王经》,里面有一位菩萨说:“一切法在找它本质的时候是找不到的,限制去观察它的本质是找不到的。”然后就有一位我们天王,天上的天王就问我们菩萨:“你讲这个道理有多少人听得懂呢?”然后这位菩萨就告诉他,它就像在马路上有一个变魔术的,在大街上一个魔术师,一个大师卖艺的,有这个能力,把一个草扎的东西,木偶一样的东西变成老虎、变成狮子。大家围着耍把戏的人,知道这个是魔术师变出来的,知道这些老虎、狮子是假的,他们会不会升起真正的怖畏?看变成一个狮子、老虎出来,真正的怖畏会被它吓走。因为他们知道这个魔术师已经告诉他们是假的了,这些幻术,变化出来的不是真的。

就像现在我们这边,买了一个大屏幕五点三米的,现在不在这里,在杭州那个无尽灯法会要用的。结果投影机没到,没用,以后我会拿来装在这里,遥控器一开,这个屏幕就放下来了,然后投影机要投了,投一个老虎出来,看到了你们会不会吓跑掉?不会的。

就是我们小时候,刚刚发明那个三维电影,立体电影,每个人进去看电影要发一副眼镜。看那个电影放的时候,汽车就好像冲你开过来了,老虎好像就对你扑过来了,然后坦克就好像从你身上压过去了,有没有人在电影院里看到一半,拔起腿就跑的?有没有?一个没有看到。这段是立体的电影,5.0声道的,声音也是全立体的,影像也是立体的,也没有半个人看到一半会跑掉,吓跑掉了。

为什么呢?因为虽然讲是立体,知道这是立体。我在电影院,虽然这个老虎很凶,声音、样子扑过来就像真的一样,也不会吓跑掉的,因为知道这是影子。所以经典里的菩萨所比喻所讲的,如果你在街头看见一个魔术师,一个幻巧师,幻变出来的狮子和老虎,大家知道这是假的,不会被他吓跑的。那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现在知道我们这个世界是我们业力所变现出来的,犹幻化一般,你还会对它起恐怖心吗?如果我们现在全部都是幻化出来的,我们的世界,你还会对它起贪心吗?不会的。

贪、嗔、痴心,贪和嗔两种心。电影里面放《红楼梦》,我们这次小朋友表演的Q版《红楼梦》,还Q版《红楼梦》。金陵十二钗,那个选演员选得,全国性地选演员,选的都是最漂亮的女孩子。但是演《红楼梦》,这电影拍出来了,大家在电影院里看,看到金陵十二钗每一钗。请问有没有电影院散场了,还有人坐在那里傻想的?“你干嘛不走?”“我等金陵十二钗出来。”有没有?不会的。会不会在那里等金陵十二钗出来?对电影里面再好的人物,也不会起贪心的,因为知道这是电影。

过去有一个笑话,解放之后宣传队也是演戏,这个人刻画一个形象,地主恶霸,刻画这个地主恶霸的形象,好像是黄世仁,好像是《白毛女》。正在演着呢,结果有一个士兵看到,愤怒得不得了,居然怒发冲冠,站起来端起枪:“我打死你这个黄世仁!”把演员吓坏了。这士兵纯粹是……别人都不起来,就他起来,这士兵有点……别人都知道这是演戏,黄世仁不是真的,结果他端着枪就要打。这种事是很少的,我要表达的意思是真正要演的时候,大家不会这个嗔心,贪心也不会……看电影贪心不会怎么样,嗔心也不会怎么样。所以菩萨就跟那个天王说:“你看,你讲我说的法很甚深。如果你在街上看见幻巧师,所幻化出来的东西,你会对这个东西生贪、嗔、痴心吗?我讲的法就是这个一模一样,世间的人听到这种比喻,这个法的时候,自然也会觉悟。”我们现在想一想,我们打坐的时候,我们想,每一个念头升起来的时候,这个念头,特别是禅堂里面,你能跟着念头走吗?不可以的。作为一个念佛的人,你的念头生起来了,你是念佛还是念念头?肯定是念佛,不能跟着念头去。为什么?因为念头是生灭法,念头如果是生灭法,念头所推动的行为,所造作的事物是什么法?也是生灭法。所以这个分道扬镳就出来了。什么是生灭法?什么是不生不灭法?我们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三宝的人,是皈依不生不灭法。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佛法面前,人人平等,所以一切凡夫都是平等的。为什么?所有一切凡夫之所以是凡夫,都处在生死轮回之中,一律平等,这个平等当中,不分乞丐和国王。

因为如此,佛陀从天上降下来的时候,佛陀在天上是白观天子,从降母胎然后从摩耶夫人,回娘家要生他的时候,路过蓝毗尼园的时候,然后在这个清净美丽的蓝毗尼园而诞生了佛陀——悉达多太子。这个时候不是偶然的诞生,这个是天地事先安排的。他觉得这样一位白观菩萨降生到人间,他不能生在俗家之中,生在俗家之中,对佛陀以后的弘法不利,他的名声不能远播。佛陀的降生在人间,不应该降生在俗家的,应该降生在外面。但是他知道摩耶夫人是重女德的人,不能在露天里就生孩子啊,所以大梵天王和帝释天王,(睡觉了吗?师父讲故事你们听听啊,看到他们睡觉了,你摇摇他们。打坐的时候你不但睡觉,你还打呼噜呢,这要吃香板的!你知道吧。香板干嘛的?主要除了平时维持秩序之外,也是维持修行秩序,坐的不端正,不要说你没有打瞌睡,就是头偏了,身体向前冲,身体歪倒了,都是要吃棒子的。)这个悉达多太子要降生了,帝释天王和大梵天为了把佛陀降生的这个(场合)非常神圣,这个摩耶夫人,她作为王后,就是不能让很多人看到,结果帝释天王就派那个四天王,那个龙王爷下雨,结果一场雨一下,很多人全部都躲开了,很多都回家的回家,躲开了。然后帝释天王再把摩耶夫人边上的侍者们再支开,他自己再幻化成,大梵天王和帝释天王都变成一个侍女,然后伺候在摩耶夫人身边。这时候天月明空,摩耶夫人正在非常愉悦的状态下,手攀无忧树的时候,悉达多太子一道光明,就从摩耶夫人的右胁,一道光明就出来了,帝释天王、大梵天王、四大天王个个都准备好了,他们认为是最好最的的天衣,来准备接悉达多太子。但是,这时候作为白观天子,悉达多太子,他为了破除三界之主,帝释像玉皇大帝,大梵天王是属于色界最高的王,所以为了破除这些世间的这些天王的骄慢,佛陀怎么样?不让他们接到,以他光明的身体,都从他们的手上面滑过去了。大梵天也没接到,帝释天也没接到。所以你们以后就看摩耶夫人,这个佛陀降生像,这个摩耶夫人,一个手攀着无忧树枝,然后悉达多太子就出来了,头上一道圆光。那么这个时候有一个侍女,抢先一步上去接的,那个都是画的都很清楚的,石雕的也好,画的也好,都有这样一个。一位就是大梵天王幻化的一个侍女,一位是帝释天王幻化的侍女,他两个人都抢先出来,先接到我们这个将要成佛的这位菩萨。但是佛当时很清楚,不要让他们接到。为什么?破除他们的骄慢心。

因为从这个角度上,我为什么要讲到这里呢?我前面讲,一个乞丐和一个国王,在佛法面前是平等的。就是因为生灭法中的,六道轮回中的凡夫众生,不管你是乞丐,你是国王,你是玉皇大帝,还是大梵天,在佛法中都是平等的。所以佛陀来的这个世间,然后佛陀降生在地上的时候,地上的莲花把佛陀托着,佛陀的脚。佛陀一降生就站起来的,是站着的,托着脚。佛陀第一次降生在人间就开口说话,刚刚降生下就开口说话。说什么?“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你看,天上天下唯佛陀最尊贵,佛法是最尊贵的。

所以我们佛教徒,我们常常修习的人,这个执着会减轻,愚痴会减轻。愚痴会减轻,会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是生灭法,什么是不生不灭法,我们应当追求的是什么。为什么修行的人要躲在深山深深处啊?你看我们开着空调的话都这么吵,跟打坐都不利,所以我睡觉的时候都全部都不开空调的,有时候讲比较重要话的时候,空调都关掉。

我们平时打坐的时候是肯定不开空调的,这就代表着寂静多么重要。寂静有来自外在的和来自内在的,环境的寂静很重要,内心的寂静就更重要。但是内心的寂静,就是我们主观上想寂静的话,它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过去的修行人说,树欲止而风不停。因为我们业风的缘故,因为我们人大脑就像电脑一样,在深深处的八识田,这八识田它是超越是空的,过去、现在、未来都会在八识田当中。所以我们为什么有忏悔法,忏以前的不做,悔是悔以后的不做。如果以前的我们知道错了,我愿意来向佛菩萨祈求慈悲,以佛菩萨的光,以佛菩萨的力量来消除我以前的话,然后还要我以后也不做,这样你的八识田才干净。

所以有很多受戒的人,受戒的人,特别是我们出家登坛的时候受戒,如果你这个受戒,你以后是不会清净持,那你受戒的时候也会有业障。如果你以前也造了很多的恶业,你现在要登坛,现在也会有业障。这个业障不单单你自己有,给你受戒的法师都会有,也会有。像这一点来说,比如说特别是出家的那个大和尚,比如说下面一千个出家师父受三坛大戒,他们这个一千个法,戒子,以后都是非常勇猛精进修行的,持戒清净的,那这个传戒的和尚也特别的,就是说身体会好。反过来呢,反过来,授戒的戒和尚也会担很大的风险。所以很多有一些佛教里面,有一些不太清楚的,也喜欢对这些和尚三试其真,不知道这里面有危险性哦!

这两年我对那个台湾的佛教,他们的现象,台湾的这些出家人,他们的出家人还俗率,远远要比我们大陆的人要高,还俗率很高的。出家十个,后来三三两两都还俗去了,能够最后再坚持下来的,几个而已,十个里面有几个,那剩下比例不高的。那反过来说,这些人出家之后,又受了戒,受了戒之后,最后又还俗去了,有的是舍戒,有的是破戒,那对戒和尚那影响都会很大的。

昨天晚上我看那个生命电视台,我看的,纪念道安法师。我们海涛法师的皈依师父,就是法振老和尚,法振老和尚就是道安法师的弟子。道安法师是我们中国湖南人,在那个时候,抗日的时候,他退到桂林的时候,他办了一个《狮子吼》,后来在台湾又继续办,他在台湾影响很大。他自己所讲:“每一次传戒我都希望,我都幻想着,我都想象着,这次来求戒的里面,能够来几个龙像。”所以他都满怀着信心去,给他们去传戒。但是他最后倒下的那个就是,传过戒之后,回到自己庙里面,回到自己庙里,他自己房间里,忽然地倒在房间里,七八个小时之后,才有人发现这个老和尚中风了,所谓的中风。我们可以看看,就说作为一个传戒和尚不容易的。传了那个戒,大家能守持地住,那传的人有点功德,传给你就破,传的人肯定想要正儿八经传,又不能胡弄着,总想给大家一点戒体;但是大家,给了之后,又不珍贵它,甚至把这个戒体,把诸佛菩萨的戒体变成造恶的因,破戒也是罪很大的。这样子的话,对戒和尚也有很大的影响。

所以这个,现在末法时代就是这个样子,恶性循环这样。传戒是这样,传法也是这样的,传法也是这样的。我们法王如意宝,圆寂之前他就讲:“由于我这一生常常地传讲大圆满,如果这生我是自己修行的话,我坚信,最后圆寂的时候就是显现虹光虹化,我坚信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因为我此生常常在传讲大圆满的缘故,这些金刚的弟子,有的破戒,不能够因为这样子的一个因缘,我跟他结了一个金刚弟子的缘,但是这些金刚弟子们常常不清净,反过头来会牵连师父。这样的原因,我以后圆寂之后,不会有虹光了。”他圆寂之前,上课的时候他就讲过这个的。

这可以知道,传戒也好,传法也好,传了之后不好好修,甚至依了这个法的加持,你造更大的恶业。就我常比喻,说这个人蛮穷的蛮可怜的,但是你可怜他,你给他买上了好衣服,你给了他钱之后,钱拿去杀生,衣服拿去抵押去赌博。你说这个,哎!是不是啊?他这样子倒算了,你给他的人也被牵头皮了。别人会说,你给他干嘛?你看你,给他了,他拿去了又杀生,又做坏事,又赌博。然后又是那个,穿的没穿的,吃的没吃的,连累到你帮他的人,别人都会说你是傻瓜,对不对?

就象我们放生的人,我们放生本来是好事情,但是如果我们一放放下去,别人知道,哎呀,这群人在放生了,然后偷偷的那张网已经撒在那边了,已经放在那里了。我们不知道啊,我们把鱼往那一放,然后就走掉了。哎,他高兴得不得了,去收网去了。你说你给别人看了怎么样?别人就会说:“哎呀,你看你放生,你放生啊,你都放在别人碗里去了!”会不会回头来骂我们这些放生的人是愚痴啊?会不会啊?这社会上很多。我们这样放,我们一放,别人在抓,然后别人说:“你们放,你们放有什么用场?你们前头放,人家后面抓去了。”我们现在只能自我安慰,我们给他念过经,念过咒了,希望他抓不到。但是我在这里,可以比这个例子让大家知道。如果你放了,你放了十斤的鱼,九斤的都被人抓去了,那然后你这个行为在这社会上就变成了一个愚痴的行为,被社会上知道的人,你一个人在放生,让百千万个人都耻骂你,耻笑你。我比一个例子是这样哦。同样,你给一个不是很好的人,你帮助他,你帮助他让他更有能力做坏事,更有能力不好,然后别人不单单耻笑那个人,那个人别人笑也不要笑的了,这个人已经没必要提,也不用提他了,提不起来的。但是你还在资助他,你会不会被别人笑?也会被别人笑的。

反过头来,我们传佛法也是这样的。你传一个不合格的,你有没有罪?也是有的,连累的。所以讲经也是这样,讲经的时候,必须法师在上坐,听众在下坐,听众坐的位置要比法师低,不可以站着给坐着的人讲法,不可以坐着跟躺着的人讲法,不可以的。要讲怎么样,讲不但不得力,躺着听法的人也要堕落,坐着讲法的人要堕落地狱。这个讲法的过程反而变成一个堕落的因。讲法的时候,下面的听众不能带着帽子,如果他带着帽子听法,他要堕落地狱,讲法的人也要堕落地狱。你看,所以很多人:师父我求个法。求这个法,倒是可以求,但是这个法到底是堕落的因呢?还是善法的因?还是恶法的因?这个要搞清楚的。为什么?末法时代就是这样恶性循环,越是佛法没有,人就越不懂道理。不懂什么是最珍贵,就越是不懂法的融法。不融法的修法,那作为法师,他有这样的智慧,他就再也不讲法,越是不讲法,越堕落,众生就越堕落,就非常难以把他扳回来。因为这个世界上,你想找一个融法知法的人都很难,那你怎么给他传,你怎么开的了口?

如果你这个传法的人,你有点功德,有点神通,那你就更不敢传了。你传下去,他好像听法还蛮认真,听了之后,他不会依样奉行。然后其实这个水,就像洒在沙漠里,洒在石头上一样,就像洒在一个杯子,倒卡过来的一个杯子上一样,就像洒在一个杯子,没有底的杯子上一样,你还会不会洒啊?这倒算了,我这个水,你洒在蛇的一个口里面一样,蛇饮水成毒,牛饮水成乳啊。所以真是这样啊,我倒是,我们这个初生牛犊,我的师父真的是都不大讲法的,来了,好哦,好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哎!就这样讲讲而已,我们师父。

我们带着信众,我平时都,我们大家还是有点教化的,然后来到师父面前,师父再比较高兴,给我们讲个十二因缘,最多讲个十二因缘。从来就没有听过师父给我们讲过什么空性啊,中观啊。最多有时候,我跟师父在私底下,我在讲的时候,师父说那个属于心地法门,但是师父再也不多说。就说我闭关的时候,师父到关房里见,冷不丁冒一句,正因为师父这样子冷不丁冒一句,我什么时候都会记得,也会时时刻刻去品味他这句话的深度、内涵。所以那个时候,我跟着师父做事的时候,我常常这样在感叹,感叹世间哪个人是听法的人啊,世间哪个人会有法的去修持啊,很少很少的。

你说这世间有没有真罗汉呢?真罗汉有的。真罗汉就是你供千人斋,就有真罗汉来。那你有没有听到真罗汉来,吃完饭再给你讲一段法?很少很少。所以我们佛教的规矩,就是上大供,供上堂斋,要有法师,主法和尚,审大众讲法,就是为了这样一个上堂斋要讲法,在我们佛教的传统里面是这样的。但是这个传统也慢慢慢慢的开始淡化了,慢慢淡化了,我们到五台山去上供,没有的。我们去供千人斋,哪里再有法和尚,主法和尚或主法师出来给你讲一讲佛法?也没有用,佛前上个大供,大家在那拜拜愿,拜拜就可以了,然后赶斋去了,坐下来,就这样子。

还有一些寺院还保持着这样一个优良传统,只要上堂斋就说法。我以前在杨歧寺,我特意还设了这样一个,模仿这个我们传统,罗汉斋300块,如意斋400块,吉祥斋500块,上堂斋108块,80块,我特意设了这一个。我记得我在那里主持一年多,打了一堂上堂斋。结果我规定的嘛,上堂斋我们要说法,然后师父们到法师竂来请,请下去,然后我就说了一次,我还记得我说了一次,后来就没有了。

就是作为这种传统来说,我就没有举行过了。说来到慧日寺,我们就算了,来到慧日寺就好像佛法的大本营一样的,不用打上堂斋了,天天讲,只要有空就讲。但是怎么有的人,反而天天讲也不觉得珍贵了,你讲你的,我睡我的。现在也会想,罗嗦不罗嗦啊,就休息吧,睡觉去吧。起这种念头,罪过罪过,非常罪过了,这个天下没有这么多机会讲佛法的。

所以师父最后圆寂之前还跟我讲啊,要讲啊,要讲。为什么?哪怕一个人没有。我们师父的光盘你们看到了,师父一边讲一边手还做手势。你们不要称一个人都没有,法师在讲,天神护法都在听法,人没有,鬼还有呢,不要称一个人都没有。所以师父当知道我在杨歧寺讲过一次《楞严经》,特别高兴,鼓励我要把它全部都讲下去,他说哪怕没有人听你,也要全部讲下去,你这一生讲过一次《楞严经》,这个无量大众,无量众生得其利益。

然后也是五台山的以前一位老和尚,那个蒙古的那个老和尚,妙江法师给他在那买了个房子,养在那里面的。我94年去过一次,2000年我又去。那个时候,妙江法师亲自把我陪到那个地方,那个老和尚。然后这个老和尚就叫我坐在他的床上,那我也不客气,鞋子一脱,坐上去,盘腿,他也坐上。这个老和尚一年四季赤脚,光脚的,头磕的一个包。我俩就很开心,在一起聊。他就说,说你以后就找,找那个经,大藏经里没有的,没有的,以前才有,十三部经,那十三部经,你要去找,你要看。我们那天聊的很开心,然后我走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送我出门的时候,一边走一边拉着我的手,然后拍着我的手,然后跟我说:“法师啊,法师啊,你走到哪,要讲到哪,你不能不讲啊。你走到哪,要讲到哪。”很多啊,到藏地也是这样。

所以,在这个诸多的这些因缘当中,我才是鼓足勇气,这样子来讲,出家在家再来讲一讲。但是实实在在,这个末法,讲法的因缘是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少了。

释迦佛陀,我们本师在《妙法莲华经》里说,讲到〈法师品〉的时候,他说:“如果你要讲法,我且化人,化作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都去听你讲法。”也就是说,这个说法的因缘非常非常殊胜,非常非常殊胜的,不容易的,连释迦摩尼佛都要以他的神通力来化成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听其说法。在这个娑婆世界成就这个说法的因缘,多不容易啊。所以我常常观想,我下面坐的都是菩萨化现啊,大家来唱出戏,让我有个讲法的因缘。所以我内心里,根本就不想到要出名啊,要来很多人啊,不想的。我只求的是要清净,清净,让我能够有发心讲法。一旦发心讲法了之后,你比如说我们现在有摄像机,就可以摄下来,放在电视上。海涛法师讲,那电视就算没有人看,海涛法师的师父真华长老跟他讲:“你这个知道吧?卫星向十方法界发出的信息,这都是佛法的信息,更不要说有人在接收,有人在听。”

所以我们在讲也是,大家只要留意一点就能知道,只要我们在讲法,天地寂静,非常的祥和,冬天哪怕再冷,讲法的时候不冷了,春风一样的,这都是纯阳之气。纯阳之气很奇怪的,纯阳之气在你热的时候呢,让你感觉到清凉,在你冷的时候呢,让你感觉到温暖。这就是什么?佛性,般若空性。对胖子来说,这个般若能减肥;对瘦子来说,这个般若能增肉,能长肉。是这样的,很殊胜的。

所以我们每次做蒙山火供的时候,你只要开示,不讲的话,你仪轨呜呜呜念完了,也有一些众生来吃的,但是他们就觉得,此味不如法味浓!纵使世间佳肴,世间再好吃的这个东西,没有法味好。甚至有一些饿鬼,它跟我讲,有一次法会结束了以后,有一个众生,这个鬼虽然它是鬼,可是它讲的对我有启示,我要观想它是菩萨来带信号一样。它附在一个人的身上来跟我讲,我就问它,我说你刚才有没有参加法会?它说参加了。我说那你为什么没有往生呢?没有坐莲花,没有走呢?我说你吃饱了吗?有没有吃?它说没吃。我说为什么你没吃啊?为什么不吃啊?我说嫌我们的不好吃?它说不是的,它说我做饿鬼已经做了很久了,无所谓的了,反正也饿不死的。

它对这个食物也是很奇怪的。一般性经验当中,概念当中,只要是饿鬼,就是为了这个吃。为了这个吃,那个脑子里想的就是吃,那个五官一切都是为了吃。所以我们看那个猫啊,狗啊,那个狗鼻子灵不灵,猪鼻子灵不灵?为什么?你知道吧?那个猪狗都是从饿道里面转生过来的。那个饿鬼的鼻子是很灵很灵的,你在这里,几千几万里路,这里有好吃的,它一下子就闻到了,只要召唤一下,普召请一下,我们这里有好吃的,哇,风驰电掣,马上就到了,鼻子很灵的。那个鬼就靠鼻子嗅味的,它是吃不到饭的,它就是靠吸那一点味道啊,吸食,依靠吸食而得饱满的,所以它鼻子就很灵。投胎做狗做猪的时候,它鼻子还是都很灵,它对食物的这种依赖性。那是我们养的小狗一样,只要你一吃饭了,那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你,然后看着看着嘴就张开了,张着张着,那个口水就流下来了。它对食物的那种敏感度,它为什么?它的这种习气。

哎?竟然那个饿鬼说不要,它不要吃了。它说反正饿也饿不死,吃不吃没什么意思,它说我听听你那个讲的蛮有意思的,蛮喜欢的,听着。但是有的时候讲的,那个氛围蛮好,蛮喜欢,这个氛围,它不去思维这个法的意义,不思维法意。

也有那个老师死掉的。我遇到一个那个老师,她也很痴情的,他先生有外遇了之后,想不通了。自杀死了之后,因为她是老师,她来听法之后,她听到一个,她就钻到那个牛角尖里头去了。钻到哪儿,《心经》里面一句:色不亦空,空不亦色。她附到别人附体身上来的时候,她就问我:“师父,你能不能再给我讲一遍‘色不亦空,空不亦色’是什么道理呢?”然后我又给她讲了一遍。然后她就在那想“色不亦空,空不亦色”。我说你想这个有什么意思呢?别人不都也照样坐着莲花往生极乐世界了,你那个分别心,想来想去还是那个分别心。

靠自己的分别心,想要钻进去不容易的,很不容易的。因为佛法,特别是到禅堂里面,禅堂里去参那个佛法的时候,念佛的那个是谁?祖师昔来意是什么?传播佛法,佛法到底是什么?佛法到底是什么?佛法是不生不灭的,什么是不生不灭的呢?那么我们用生灭的心去测度不生不灭,能测度吗?也就是说你拿一个尺子去量虚空,你能量得到吗?你没办法量的。如果用数字去计算的话,佛祖的比喻说,纵使你能把恒河沙你能知道它的数量,你也没办法来测度这个佛法的,没办法的。

所以在禅宗里有一句话,叫蚊子叮铁牛啊,蚊子叮铁牛。所以有一次,一个师父啊,说自己少有所悟,然后就觉得我可以去行脚,可以去参学了。你悟都没有悟,你连行脚参学的资格都没有了。好好的,你是谁的徒弟,你好好的跟着他。如果说你师父已经没有本事教你,你已经本事很大了,你就好像有所悟了,师父认可:可以了!可以了!然后你可以出去参学去了,那你才有资格出去参学。你自己啥都没有,你就跑出去参学,你连参学的资格都没有了,本钱都没有了。

但那位师父,他感觉不错了,他可以出去行脚了。他行脚跑到一位大师门下,他就问:“什么是祖师西来意。”大师怎么回答他,他说:“等你一口把鄱阳湖的水喝干了,我再告诉你。”结果有一天,忽然他知道了,他就去跟师父那边去了,跟师父去禀报去了。“师父师父,我已经把鄱阳湖的水喝完了。”这什么意思?这个千七百则不是那么好明白的,千七百则。因为你用你有为的心,用你分别的心,去测度那个无量光,无量寿,不可能的。

所以印光大师他说:“打着念头死,许汝法身活。”念佛要念到念头死,从用功夫的层次上来说。但是你要照这样来说,我们还往生什么?我们还证悟什么?幸亏我们有圣者可以垂手接引,可以有果地的圣者,可以倒驾慈航,就说我们业障有万斤重,那佛菩萨还有万吨轮呢!不怕,你照样爬上船,不会掉到海里的,幸好是这样子。

所以我说你那个鬼,我说:“你已经是鬼了,你哪里有资格?你已经做了一个孤鬼了,你还在那里‘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还什么东西……你啊,有莲花来,赶快爬上去,这个是真的,不要在那边‘色不亦空,空不亦色’了。”

我们做人呐,还有这个资格,但是这个资格也要自己量量自己力的,有的不量力。有的人,古代那个千七百则也有,身体健康就出家了,受了戒律,精气神饱满,然后心也就有点狂了,然后觉得不怎么样,然后就跑出去了。然后师父就说,说你爸爸妈妈都在草里。什么意思啊?爸爸妈妈都在草里,什么意思啊?意思就是说多少与你有缘的,多少历代宗亲还在恶道里,你还不死心塌地的好好修道,你以为出家修行是看风水,看风景啊?人生难得,佛法难闻,良师难遇,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有的出去了之后,师父就说,这条鱼游来游去,不知道游到哪个人的砧板下,砧板上面去。常常会有这样的。所以我们现在看,所有古代的这些祖师,所有千七百则公案在这里面,这一类东西不多的,很多都是在那个玄机上。但是这个里面,有的是透出修法的功夫的,有的是点出那些学人的误区的,也是有的。

那么我们现在末法是这样子的,普天下几乎都是这样的。很少很少,几个就是法器之下,老实,踏实,忠厚,又有点灵性。你看孙悟空一个跟头翻十万八千里,他没有学会跟头的时候,他是老老实实呆在菩提道长面前,他说我也不知道多少年,我只知道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我桃子吃饱了多少次。在菩提道长那边,但是师父要传他什么,他问这个能不能不死啊?不能够不死,也没有什么的。他一直在想着,猴子也是很有灵性的。我们现在的很多人,很多人,包括我们现在在座的,都没有想这个问题。我们平时想着那个,连猴子都不如的。那个猢狲猢狲,我们连那个猢狲都不如的。

想的东西呀都是颠颠倒倒,做的事情都是,哎……提都提不起来的。就算你是成功的,你都提不起来,别说你那个没有成功的,天天脑子里打来打去的那个了,想的真是哦。

我有时候知道,我有时候自己给自己宽心呐,自己给自己宽心,否则的话,没有这个宽心丸给自己的宽心,法都不想讲,讲它干嘛。但是就是表示提一提,可以暂且不讲,但是我们众生的错误、迷茫,苦海,你看的到底嘛?

过去那个***党人说的,我把地狱也要坐穿。请问地狱能不能坐穿?轮回不会有底的,地狱也不会有空的,地狱,那个无间地狱怎么样?佛在《地藏经》里怎么说?纵使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已经宇宙大爆炸了,炸掉了。宇宙很大的,这个地方炸,那里又不炸的,搬家。这边不是炸了嘛,搬到那个不炸的地方去,继续坐地狱。这倒蛮好的,不要星际旅行了,不要探索生命第二源泉了,到了那边,你还是坐地狱。你说……《地藏经》讲:纵使这个世界坏了,搬个地方,继续还是地狱,你这个真是这样的。

有时候我想想,真的明白这个道理了,那你干嘛呢?你照样衣食住行,照样做你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就知道,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所谓的这个八正法,正语,正业,正行,正见,正思维,是正的。反过来说你不知道的话,你是邪的,你邪的又不来皈依三宝。虽然三宝弟子,又不以三宝的这个,来作为我们做人身口意的这个标准,还沉寂在邪思维当中。

这个哪里去对比,就从我们前面打坐,大家有点安静,你就可以引发出来。如果寂静对你是重要的,外在的寂静对你是重要的,内心的寂静对你是重要的,那你就会想这么多。如果刚才在打坐,你根本就不知道静干嘛,尽打瞌睡,外在寂静不寂静,如果说外面有敲锣打鼓的。师父,莫打坐了,莫打坐了,外面在敲锣打鼓,去听听!去听听!那就没有味道了,白讲。如果大家都是知道,今天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好,这个春节联欢晚会也好,不看了,不看了,看来看去就这点东西,我们到庙里找点清净。在寂静当中,享受着寂静的法喜快乐的,那你就知道,我们前面讲的这个是什么道理。

所以过去的修行者住在山里面,刚刚有人发现,他那个洗菜的菜叶子从溪水那边流出来,被人发现。“哎!这个地方怎么好像有人呢?”还从荆棘当中摸摸摸上去,哎?小山沟里怎么有人搭了个小茅棚,种了几分菜地?刚一发现,过两天带人来看,茅棚已经一把火烧掉了,边上在石头上写了一行诗,走掉了。住在这边清清静静的住了几年,刚刚有人发现我,我赶快搬家,就往更深的山里去。

所以古人是很奇怪的,特别是浙江这个地方,浙江这个地方,只要有山,就有人家。我以前在这个山里面走过,你山走的再高,也有人住,真叫白云深处有人家哦!这样讲,为什么呢?因为浙江沿海的这些先明啊,都是过去中原地带,文化经济特别发达的那些才子佳人搬过来的。浙江以前这里是没有的,这里是海,海一直到大佛寺那边,大佛寺这个地方以前是龙宫,再往大佛寺再过去一点是南岩,是古时候一个皇太子到那边去钓鱼的地方,有文字记载的。钓鱼钓什么鱼啊?钓大鲸鱼。他用什么做食饵啊?他用这个牛做食饵。文字都有记载的,那个绳子很长的,那个牛钩在钩子里面,当然肯定是死牛,不是活牛哦,死牛钩在钩子里,扔到大海里面去,然后钓上来一条鱼。整个那个绍兴地方的人,整个绍兴地方来割那个鱼肉吃,吃了半个月。那个地方,因此就得名了,古代叫什么?太子钓鱼台。你可以想象,新昌这边过来,这都是大海,后来海水慢慢慢慢退,叫沧海变桑田。所以尤其得肥沃,而没有人烟。所以那个时候,在晋朝的时候,儒、士、道有十八名寺,隐居之处,所以说新昌的那个潭水,潭山潭水,隐居之处,成为修道的一个代名词。然后有《刘幻遇仙》,在那边遇到仙人。那个大佛寺的那个山上面,有仙人棋盘石。有一个樵夫上山打柴,看到两个人在那边下棋,他就坐在那边看,一盘棋下完了,说你好下山去了,你别看我们下棋了,你好下山去了。结果他起来,他坐的那个,打柴的那个,垫在屁股下面坐着的,结果起来一看,木头烂掉了。那个砍柴那个铁的那个东西,都锈的不成样子了,吓坏了。他说怎么会这样?他说你赶快回去吧!你赶快回家去看看去吧!结果跑到家里之后,没人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别人了。说奇怪了,怎么回事啊?走到村庄里没人认识他,他也不认识任何人。结果一打听怎么样?别人吓一跳,他重孙子已经多大了,四代人过去了。他就打听某人家,面目全非啊,他就问明明我记得嘛,我们村庄就是这个嘛,两山夹这当中的这条溪水,我家本来就在这里。跑去问没人知道,你是谁呀?然后打听下来才知道,然后你不要吓人哦,你是人还是鬼呀?那时候光听我们爷爷说,我们爷爷的爸爸上山打柴去,就一去就没有回来。我们以为他被老虎吃掉了,然后给他办丧事,还给他买了个棺材,弄几件衣服,他用过的东西埋在那里,空冢。我哪里啊,我上山只看了一盘棋。四代人过去了,这个我们中国的《遇仙记》里面都有的。

所以太母山,太母山就直通天堂的,新昌的太母山。所以李白写了《梦游太母》,在长安里面,那个李隆基那么厚待他,你看太后给他拎鞋、洗脚,皇帝那么厚待他,他也不要待了,还写了一首《梦游天母》。天母在哪,就是新昌天母山,天台山两个山靠着的。要做神仙去啊,不要在人间,皇帝身边也不要做了,那不要多说的。所以李太白到大佛寺,大佛寺写首诗,然后又到太母山,到天台山住下来,然后他在天台山住下来,那个是后来的,那个已经是很后来唐朝时候的。我们讲晋朝,晋朝十八名寺都是隐居的。

那边摩诃祖师,知顿禅师,一直到大书法家王羲之,父子三个人都是在这边。儒、士、道十八名寺都在这里的,都是祖上很有德的人,携家带眷隐居到这个地方。当时那个吴国,那个春秋战国时候的吴国,有一个做大官的,听师父讲了之后,学佛了之后,他就提前引退,提前辞官不做了。别人问他干嘛,他说买山归隐,他想在新昌这个地方,买一座山归隐,弄成一个大笑话,传到天下变成一个成语叫“买山归隐”,意思就是说:你要归隐了,你还要买一座山,你这个归隐派头还蛮大,你这还叫归隐呢?

所以我为什么不买地,我都做和尚了,我还拿钱去买地,今天是谁的,明天是谁的,谁知道。做出家了,哪里不能做了?过去我为什么有些东西我没学,那时候我就说我以后不做执事,我以后我也不做庙,我住山去。我没出家的时候,我做居士,我到浙江去走一趟,我嘴都笑歪了。我看到浙江,每一村都有土地庙,土地庙那个时候,我看土地庙装修就很漂亮,都是空的,门都没有,你住就可以了。甚至我到西藏一问,更好了,有退路了,这就好了。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