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禅宗公案 / 古涧寒泉

古涧寒泉

分类:禅宗公案

有位和尚从南方来拜访赵州从谂禅师,并讲述雪峰义存师和他的学生之间的一段对话

学生问:古流量寒泉时如何?(请解释什么是古流量寒泉?)

雪峰答:瞪目不见底。(即使你瞪着眼睛一直看也看不到底。)

学生再问:饮者如何?(如果要喝水怎么办?)

雪峰回答:不从口入。(他不用嘴喝。)

赵州听到这儿,插了一句说:不从口入,可从鼻孔里入?(既然他不用嘴喝,也许用鼻子喝吧?)

那位和尚听了,觉得这句话不得体,于是有点不服气地问道:古涧寒泉时如何?(那请你说说看,什么是古涧寒泉?)

赵州说:苦。(味道很苦。)

和尚再问:饮者如何?(饮水的人怎么办?)

赵州答:死。(死去。)

后来,雪峰听到这件事,就赞叹道:赵州古佛!并且遥望作礼,从此不再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几两功夫的人,无法听出赵州深刻契入的智慧。赵州把古涧寒泉比作道的本体佛,所以说修道成佛味道很苦。而要喝水(要成佛)的人怎么办?唯有先死去大死一番了悟之前的种种,譬如昨日死;了悟之后,譬如今日生,所以赵州说:死。何等高妙!

禅不在文字上

黄檗希运禅师有一个学生,这个人就是在唐宣宗时做过宰相的裴休。

裴相国镇宛陵,建大禅苑,请黄檗说法。由于黄檗酷爱旧山,所以还是以黄檗为名。

有一天,裴休请了一尊佛像,放在黄檗面前,跪求黄檗:请师父安个名字。

黄檗召唤道:裴休。

裴休应声回答。

黄檗说:好了!已替你安好名字。

裴休礼拜禅师。

裴休分明在考老师嘛。但是黄檗既不上当也不执著:如果某佛,那就着相了;如果认为佛像就是佛,那也是执著。高明的禅师,只好让裴休去承当了。既然裴休也只是假名安立,唤佛像为裴休又何妨?

对于一个开悟的人来说,众生都是佛,况且佛本无名,叫它什么都无不可。一个通达诸法的人,绝不会为此所缚。

世界上所有的名相,都是人安立上去的,一安上假名之后,就认以为真,一说到某某东西、一听到某某东西、一看到某某东西,真实感马上涌现,自己也立刻受其所惑。

了解实相无相的人,就不再有生死、迷悟、得失的真实感;一切都只是举首回眸、吃喝拉撒睡。

全部评论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