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喜法师 / 传喜法师:因果网络-皈依佛

传喜法师:因果网络-皈依佛

分类: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因果网络

新加坡青年弘法团2006.06.08

大家请合掌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南无莲花生大士!

自皈依佛当愿众生

体解大道发无上心

自皈依法当愿众生

深入经藏智慧如海

自皈依僧当愿众生

统理大众一切无碍

我们在楼下,还有一些烟供,也在召请人、非人等,乃至很多空行、护法、诸善神等。在我们这里也念一个加持咒和一个《八圣吉祥颂》,正好我们这里在座的,有我们喇嘛仁波切也在,我们可以一起念,他们可以跟我一起念,大家可以合掌,先沉浸在这个八圣吉祥当中。

我们今天就全部念藏文的,我们平时念这些,要多请教我们喇嘛仁波切,现在常住在我们生命道场,多请他们念。我念这个藏文的加持力非常大,我们平时都是为了适应大众,都是念汉文的。

第一句话就是:“嗡现有自性清净任运成,安住十方吉祥刹土中。”

这一句,一下子就把我们佛弟子,带到诸佛菩萨究竟的这些智慧当中,就像今天我们楼下有共修的法会。我来就问我们青年团的领导们,他们说这边共修《普贤行愿品》。

这个《普贤行愿品》啊,《大方广佛华严经》里的,它是作为佛陀悟道之后的、所自证自住的,自我安住的那样一种境界。

所以一般性的声闻缘觉,如盲如哑,看不到那个境界。但是这么高深的教法,我们华人却很幸运,被佛陀授记,说《大方广佛华严经》是保存在中国,由我们中国人来弘扬。

所以,这个《大方广佛华严经》,对我们中国人来说,都是文殊菩萨的弟子。有这样的智慧,就像世间法上说,我们的华人智商都比较高。

在上次我和海涛法师,我们印度朝圣的时候,在菩提迦耶,在那个正觉塔下面,菩提树下,法师叫我开示,我就是念这个《普贤行愿品》里面的这些句子。“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这个“一切唯心造”,它不是一般的心,这个心,我们今天要学习的因果,题目是“因果的网络”。

因果在哪里呢?因果是心的基础上所展现出来的这样一种功用。就像我们念《八圣颂吉祥颂》,第一个就是“自性清净任运成”,然后诸佛菩萨证得了这些,就安住在这个自性清净当中,吉祥的刹土,就作为他们诸佛菩萨的清净的安住处。

我们众生就由于迷失了这样一个当下清净的自性,所以由无明缘行,由无明里面开展出这个行;行缘识;识缘名色,这十二因缘,让我们生命开始轮回的路就展开了。

所以讲因果,虽然它属于世间法的这样一个范畴,但是出世间法也不出这个因果。所以这个因果,“如是因,如是果”,《妙法莲华经》里说:“云何因,以何法为因,以何法来修,以何法来得何法。”我们世间的呢,轮回的法是什么呢?以有漏的因感有漏的果。

出世间呢,觉悟这个之后,由善知识开显,而证悟那个无漏的因。所谓“开悟”,就是悟到那个无漏的因,然后依照这个无漏的因去修,最后再得到这个无漏的果。世出世间,不出因果二字。

所以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大家这个宇宙的观念,都是很清晰的。打开电视有时候常常就是,蔚蓝的地球。啊!然后宇宙飞船在上飞过,航天飞机飞过,乃至看着其它星球,在这个浩瀚的宇宙当中,这个星球一个一个连着一个,各自有各自的运行轨道,相互地作用。

这个宇宙,你看着这些宇宙运行的时候,它有没有内在的联系呢?有没有啊?就像我们画出地球,地球的一张世界地图,你看的时候就会看到,喔……经度、纬度,然后经度纬度把整个地球,像一张网一样的这样子。

我们今天诵的,下面在共修诵这个《普贤行愿品》,“于一尘中尘数刹,各处菩萨众会中,无尽法界尘亦然,深信诸佛皆充满”,从一个微尘的角度,来讲那个无边广大的世界。

我们现在先来讲这个妙湛的蔚蓝的宇宙,大的角度,然后讲出物质的,我们能理解的,有引力,能够理解的物质与物质之间。从大的来讲,星球与星球之间是不是相互在作用?相互在作用着?我们从这一点慢慢思考,我们的智慧门就会打开了。

所以在《文殊菩萨授记经》里面,当时有一位大菩萨出来问:“请问佛陀,说如何能够即得菩提?迅速地成就佛果?”

佛当时就告诉他:“一是什么?值遇善知识,遇到大善知识,这是一;第二,深信自己有那个甚深的佛性,有这个智慧;第三精进地修持。”这三点,值遇善知识;然后于自己的佛性深信不疑;第三,精进地修持,这三点。

后来文殊菩萨又说:“若是修行人,能明白月亮和我们人的关系,这个人成菩提就已经很快了。”我当时读这个经典的时候,读到这里我觉得,文殊菩萨为什么讲这句话?我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月亮跟我们人的关系,我们有没有思考?我们现在二十一世纪了,月亮跟我们人的关系很重要喔。

所以我们中国人讲什么历?讲农历。农历是根据什么来的?大家知道吗,农历就是根据月亮来的,所以农历的初一、十五是准的。初一肯定是看不到圆的月亮,十五肯定月亮是圆的,对不对?我们现在讲的阳历呢?阳历是什么历?阳历是地球绕太阳一周所平均分割出来的,这个历法是以太阳为主的。

但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阳历的一号和十五号,跟月亮有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的,一号有可能正好是我们农历的十五,对不对?有可能正好是月亮天也不一定。十五,这个所谓阳历的十五,有可能正好是没月亮,黑的。

那如果我们现在从人文的角度上来说,从我们以人的世界观来看这个世界的话,哪一个更科学?更符合我们?哪一个?是不是阴历啊!因为这个阴历,它不单单标示出了月亮周期,它更重要的,它标志着我们人的生理周期,生理的周期喔!是不是生理有周期?我们农历能标出来,人的精神周期有没有?精神状态有没有周期?要去总结喔。

有的人,到了初一、十五脾气就不好,特定的什么日子就不好。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要看那个,今天做什么事情要看看日历“诸事不宜”,诸事不宜就是做所有大事都不适合做。

因为什么?因为今天情绪不安定,做什么事都不适合。有的时候黄道吉日,黄道吉日要排时辰,什么时候时辰最好,这里有什么奥妙知道吗?都是有奥妙,奥妙在哪里?

我们中国古人,我们的老祖先,早就给我们找出了人和大自然之间的规律。有规律的哦!这个规律是什么?这个规律就叫因果。因果有没有法则?有法则的!

我讲网络,这是比较现代的一个名词,大家听了比较新鲜,因为现在讲网络世界。网络世界,我们手机一拿起来,知道有空间里分布着这么多的讯号,我们打开计算机知道,有不同信息的平台,把这个世界这么丰富。

我所以说“因果网络”,网络是现代新名词,因果的本身就是一个规律。还一个,我们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就像我们拿到手机,用手机的人肯定不怀疑这个天上有信号的,你按了号码就可以打。甚至我们也知道,那个讯号有好处,这个讯号也有不好的地方。

如果这个手机的发射塔就在你家楼顶上,你肯定有一点烦恼,这个讯号天天放射,有点干扰我们的这个肉体,我们的身体健康状态要被它干扰喔。甚至我们打电话,打久了头都滚烫,头都有点痛,脑神经都麻麻的,任何东西有它内在的规律在里面。

我们前面所以讲,从尘埃当中,这个小的世界来看大的宇宙。从大的宇宙当中,再来看我们这个生命,我们这个生命都被这些的规律所左右——这个是佛陀彻证,他遍知的智慧全部看清楚了。

但是他遍看众生,众生个个虽然有佛性,但是因为颠倒妄想,却不能够现前这样的智慧,了达这些规律。所以佛陀开始要讲法的时候,到鹿野苑走了四十多天,从菩提迦叶来到瓦拿那西——现在的鹿野苑。

对五比丘,面对我们的世界首先说什么?先说出这个世界“苦”的真理,为什么苦?苦从哪里来?苦是从无明,无明再造业,业了感苦果,就这么个关系。

所以佛陀先告诉我们这现象,说:“苦”!为什么苦?我们都迷失在现象里,这世界充满了它存在的规律,但是我们却不了解。

不了解叫无明,因为这个无明的缘故,不了解真相的缘故。就像什么?就像京剧里面演的《三岔口》,我们中国人华人有没有看京剧?国粹京剧,演那个《三岔口》,那个蜡烛也没有的,过去古代《水浒》里面的故事。然后在里面,两个人在里面打架,黑房间里打架,一点灯光没有就乱打,这叫无明啊!这就叫苦!也不知道,就在那乱打。

就像我们现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了,虽然很有智慧了,已经发明了那么多东西,我们也运用了这么多的现代科技。但是怎么样?很多人还是像黑房间里乱打拳一样啦,读书读书读书,赚钱赚钱赚钱,为什么而读书?不知道;为什么而赚钱?不知道;要快乐快乐,快乐在哪里?也不知道;到处去摸,到处去抢快乐,不知道快乐在哪儿?现在依然是这样的。

佛陀所以当时就告诉给我们这个世界:苦!这苦也是需要告诉的,不告诉我们还不知道呢!天天在苦当中还不知道呢!举个例子说我们在座的,我们多幸福啊,在新加坡。

在这个世界上来说是比较成功的,政治比较成功的,让我们每一个公民都能够安居乐业。新加坡人很幸福呢,别的国家的人要来,签证很不容易的;签了证之后进机场,把关的人还要审查,说明进新加坡不容易。

为什么?新加坡做得好,怕别人来到新加坡不愿意回去。作为新加坡人来说,为有幸在这样的国家,很自豪的!对不对?也觉得很开心的!但是这个开心是真的吗?有多少苦的因素在里面知道吗?很难说出来的。但是我们如果说出来的话,你会发现真的是这样。

比如我们自身来说,不管你是不是新加坡人,哪怕是美国人也好,或者是谁,是什么众生也好,乃至一只狗、一只猫,他共同的一个苦是什么啊?我们苦里面所讲的,生的苦、老的苦、病的苦、死的苦,这每一个都躲不掉的。

甚至有的年轻人觉得,哎呀,这个好像跟我不相干。但是你的每一个细胞,在分裂的同时也都在死亡。你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每天早上起来要漱口?漱口的时候,我们佛教念起来很美的,佛教徒每天漱口的时候,“漱口莲心净,吻水百花香”,你看多美喔,漱口要念这两句。

但是为什么要漱口?因为现在从科学的角度上,告诉我们:你每一粒牙齿上面含有多少个细菌知道吗?论面积来算的,一个平方毫米当中就有几千只细菌在上面分布着,而且每天我们睡觉的时候,口腔里面很多细胞老化脱落,舌头上、乃至我们口腔里面边上这些细胞。

很多的那些酶参与活动,其它细菌也参与在里面,开心得不得了,在我们的嘴里面,在里面大生产,它们在里面结婚啊,生孩子,生儿育女呀。你晚上睡一觉,八个小时不知道,里面已经像原始森林一样了。

早上起来不对了,这个嘴味道不对了,要去漱漱口。你不小心,你去漱口的时候牙膏一刷,哇!里面整个生态环境改变了,生态平衡打破了。

那些本来比如说两亿个细菌的,你刷牙刷下来,还剩一千万个细菌在里面,还有八千万个全部被冲掉了,弄得那些细菌呀,支离破碎,家破人亡的,你看你刷牙的这个动作!

是不是祇有口腔里存在这些?不是啊,从头到脚都是啦!生命的真实相就是这样的。这个里面,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是苦,不知道这是苦啦。

佛的智慧一看,然后告诉我们的时候,他告诉我们,头皮上有多少种东西,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样,长几个嘴,嘴里有几颗牙,然后吃我们什么东西?

吃我们什么东西,还在我们头上,吃什么还分泌什么。嚯!在我们头上还大小便。你看,头发上是什么虫,然后从额际、额、眉毛、眼皮、上眼帘、下眼帘、这个睫毛、这个眼球里面、眼球外面,是什么虫……佛一边跟我们讲一边说:“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哪一个有智慧的人,喜欢这样子的身体呢?!”

我们不管是什么新加坡人美国人哪里人,每一个众生都享受着这样子的生态环境啦。外在是这样,内在也是这样,每一个食道、呼吸器官、每一个地方、每一个部位分布的这些细菌,都是不一样的。

但现在医生告诉我们,我们人活着还离不开它们喔,如果我们人身上的所有这些细菌都没有了的话,我们人就活不下去了。什么时候它们没有了,人也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

所以我们知道一点,人身上这些细菌这些微生物,还分对人有益的和无益的,有害的,还分这些种类。有益的呢,存活是可以的;无益的呢,和有益的保持着平衡。

失去平衡了,人就生病了。这个我们中国中医讲的“阴阳失调”,也就是有益的菌群和有害的菌群,如果失去平衡,人就生病了。

西医不是从这个角度,西医不是从中医阴阳学角度,它只是从细菌分布的角度。所以从这点上来讲,西医和中医是共同的,是一样的,只不过中医更细,它看得到里面的气息存在;西医呢,只能在显微镜下看到这些细菌。

所以我们人是什么?我们人是个大联合国啦!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现在我们的外在世界,地球变小了,我们才知道: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文化与文化之间,是共同体。

就像这次我们中国开的那个世界佛教论坛,说:“和谐世界,从心开始。”其中我们新加坡的有李木源,他有去发言。

他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们新加坡是一个多元多种族的国家,所以他的这个思维,我听了很有道理。他说:“和谐让多样变得美丽。”这句话“多元化的”,这是什么?如果能够相互地保持着和谐的关系的话,这个多样的存在是美丽的。

就像一个花园里,你会不会祇种一种颜色的花?祇种一种草?不会啦!甚至我们佛堂里种种的,你一个也不能缺少。要有窗、要有门、要有电灯、还要有冷气,一个也不能少,这一切组合成一起,我们这个佛堂很完美。

生命也是这样的,我们如果不了解这个生命有这样一个共同体,你光光执着一个“我”,所谓的“我”,哪里有一个单独存在、完全不变的一个“我”的存在?所以佛陀说,这一个所谓的肉身,这个身体是什么啊?大虫聚,这个身体里有八万四千个众生在里面。

所以有时候,我们念经的时候、念佛的时候,你不要以为祇有你一个人,你念经念佛的时候,有八万四千众生都参与喔!甚至有八万四千个头脑!还有八万四千个头脑,每一个细菌有没有大脑,会不会思维啊?还有八万四千个思维喔!由于这些众生都是无明的缘故,所以又称为八万四千个烦恼。

这八万四千烦恼用什么对治?我们现在都知道,佛法能对治,能转八万四千烦恼为菩提。

所以佛陀说,当我们修行的时候,这一切众生都随着我们修行。比如说我们念“嗡嘛呢贝美吽”的时候,你修这个“嗡嘛呢贝美吽”法门的时候,怎么样?它有什么功德啊?

连我们身体上的虫、这些细菌,都证得不退转地菩萨的果位,有这么殊胜喔!为什么观世音菩萨这么大的威德力啊?这个威德力从哪里来?看到我们众生苦想救我们,慈悲心从这里来的,这么殊胜的方法就是从慈悲心里流露出来的。

所以这“嗡嘛呢贝美吽”,你看地藏菩萨要想度尽地狱,要令众生都成佛,他怎么办?他就把那个“嗡嘛呢贝美吽”就时刻地挂在耳边,对不对?地藏菩萨两边挂的那个,是不是“嗡嘛呢贝美吽”啊?

我们读《地藏经》的人知道,《地藏经》里面,甚至还亲自来问,《地藏经》的主角,应该是地藏菩萨,对不对?但是《地藏经》里,忽然话锋一转,却来问世尊:“请问世尊,观世音菩萨如何?怎么样?”佛陀怎么回答?

“若人听闻观世音菩萨名号,此人离证菩提不远。”成就佛果已经不远了。为什么?念一句“嗡嘛呢贝美吽”,修“嗡嘛呢贝美吽”的法,不要说人啦,人身上的虫,都证得不退转果位。

甚至我们要去分析,这个生命与生命之间这种关系的时候,我们的智慧会慢慢慢慢地打开。我们以前做人都是“我”,就是“我”,单独存在的我。

因为单独存在“我”的缘故,特别怕,怕什么?特别怕逆境。甚至世界上很多其它那些,练气功,学其它宗教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什么?知道吗?怕!怕什么?共同的一个特点就是怕死!这是我接触了很多,有的练气功练得有小神通了,干什么?怎么还是怕死。

学佛的不一样,学佛的呢,跟着师父一段时间下来,喔……原来生命是这样一种关系啊!原来是这样!不怕了,为什么不怕了?死亡只是一个名称,死亡本身只是一种现象,如果你作为一个觉悟的人,甚至我们孔夫子说:“朝闻道,暮死尤可”,是不是?这个孔老夫子。

如果早上明白了这个真理,晚上死也不要紧的。那意思是什么?是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死亡也不怕的。怎么样才能不怕,就因为他明白了真理。

什么是真理?明白了万事万物都是由“因缘和合”的。你光怕没有用,徒劳的,怕是消极的。学佛了解它的规律,这个是积极的。

所以我有时候很简单地来概括佛法:我说什么是佛法?佛法是认识规律、遵循规律、最后超越规律。这个三乘佛法,就可以这样子来简单概括。声闻缘觉,这个上座部的小乘的佛法,就是认识啊。

佛陀说你看,到底你找找看,“我”在哪里?真正去认识这个规律。然后会怎么样?你真的坐在树下,去找这个“我”的时候,还真奇怪,还真找不到。

没去找的时候,时时刻刻都觉得是“我”,什么都是有“我”的,但是你去找的时候,真的找不到。所以声闻缘觉的修法,非常的方便。

我们每一个人去修持的时候,我有时在我的寺庙里面,我就会叫信徒:“来来来,今天你不要回房间,坐在石头下面树下面打坐,打坐一晚上。”

去感受那种生命的经历,用佛法坐在那边去思维哪个是“我”呢?从外到内去找,自己做自己的解剖师,去解剖一下,你看看,从外到内的你去找,用你的智慧来找这个所谓的“我”。

这有什么好处啊?大有好处!佛陀可以告诉我们,一切的痛苦是来自于对“我”的执着。这个对“我”的执着,是一切生命来到这世界上,都会执着“我”,每个生命都会这样。

甚至怎么样?包括修行的人也是这样,修行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对这身体也是有迷惑的,也是需要修行的。就像我在讲《大圆满前行》一样,以前华智仁波切说,他说纵使是个大成就者转世再来,我们就尊他为活佛嘛,知格,西藏话叫“知格”,我们称他为活佛。

他就是活佛来到这个世界,还是需要学习啊。华智仁波切说,如果他转世来到这个世间,你说他连最基本的元音字母,都需要学习的话。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连二十六个——ABCD都需要从头学起的话,哪里说ABCD忘掉了,无上甚深的空性的智慧却没有忘掉,哪里有这回事啊!所以华智仁波切说,都是需要老老实实学起来。

所以从这一点上,我们学习佛法的人,要尊重声闻乘修法,要多来观修这个“无我”的,要生起“无我”的智慧,多观照到底“我”在哪里?然后生起“无我”的智慧。

有了“无我”智慧,《金刚经》讲,“我”不可得,无我相嘛,对不对?“我相”如果没有的话,那你的相,你不是跟我一样嘛。

你的相哪里又有?但是你不知道嘛,我已经知道了嘛,所以我可以把这个道理告诉给你们。

我告诉你,这个行为是什么行为?这个行为就是菩萨道的行为!对不对?你把自己所证悟的这个空性的智慧告诉你,那就是……所以说虽然告诉,却没有讲一样,因为什么?因为从这个道理上,这个空性不是再造的,空性是永恒存在的。

但这空性的显现是需要因缘,因缘聚合的。有时候就像什么?比喻这个空性义的开悟。就是什么?师徒之间的引导和他徒弟的觉悟。像什么?像鼓和鼓棰的关系。

如果这个鼓棰不敲在鼓上鼓会响吗?但虽然你鼓棰不敲,这鼓能响的功用它有失去吗?也没有失去啊。虽然没有失去,需不需要鼓棰去敲?还是需要的。

所以行菩萨道的时候,又有这样的一个清净,因为它是空性的、空性见,虽然我们去做了,但是空性是不增不减的。所以《金刚经》里同时告诉我们,“令一切众生皆入无余涅”,下面一句什么?

“而实无一众生得灭度者”,对不对啊?这句话什么意思?这句话就是,虽然我让你让他让所有众生都明白了,自己是无我的,这样空性的见生起来了。但是这个里面有生灭吗?还有生灭吗?是没有生灭的。

所以,实无一众生得灭度,远离生灭的。所以佛陀就问须菩提,问他说:“你可以说你得初果吗?”不能说。因为什么?这是佛给他起了个名字,他自己不能说我得,有得有失那叫初果吗?对不对?他说:“你是证阿罗汉吗?”“没有,不能。”对不对?这个道理就开始慢慢地展现出来了。

所以我们平时下手的时候,做三皈依;然后,深入地“无我”的观察,这种修行是需要的。这个对我们人生可以说,是唯一有意义的事情。为什么?因为这个让我们得到真正的快乐,是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这个让我们离一切怖畏。

什么叫离怖畏?远离一切假像——“我!我!我!”“我”是不是一个假像?是不是因缘和合的?这个因缘和合是不是如梦幻泡影?你觉悟到它如梦幻泡影的时候,当这个空性的智慧生起来的时候,你看到你自己的这种因缘和合的假像,同时就像你坐飞机看到那个白云翻滚,好像看到每朵云的假像一样。

我们每一位坐过飞机吧?那一朵一朵云有它的形状,对不对?那个云有没有执着,那个云就是“我”?那个云的每一粒水分子,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变?我们有没有每时每刻在变?我们有没有?我们血液有没有在奔腾?

我们的呼吸所含的那些氧气有没有每时每刻、分分秒秒参与我们血液循环、淋巴系统、新陈代谢?有没有?我们的生命有没有刹那地停在那儿不动过?有没有?没有啦!

就象天上的云一样,水分子每时每刻都在飘动着,但这个云有没有执着,这朵云就是“我”,有没有?那我们人为什么就这样执着呢?我们这个人就是“我”呢?为什么?因为你没有深入地来观察这个生命,没有研究过这个生命的本质。我们就怎么样?就活在了现象的这种假像当中。

这个话听得懂么?我们所感觉到的这个现象是不是假像的存在?是不是?但是我们从来就没有用X光去照过这假像的本质是什么,所以执着这个是真的。

执着这个真的怎么样?是不是生命错了?就象你买股票一样,你投资投错了被套牢了,对不对?套住的苦不苦啊?买股票的,看着你买的股票往下跌,苦不苦啊?那我们做人有没有被套住?

你有没有看着你这一股,我人生的这一股,天天在往下跌,有没有?皱纹又多了一条呢,白头发又多了一根呢,不单被套住,还天天往下跌啦!那我们生命的这种假像,我们没有了解它,没有从这个当中超越出来,被它套住,很苦很苦的!

上到总统下到平民百姓,没有一个,祇要他不明白,他被生命的现象所笼罩住,他都注定是一个痛苦的生命,是这样子的。

生命本身是需要去认识它的,这个因果也就是说有漏的因就感有漏的果。所以说这个里面,就具足两种因果,我们如果明白了空性的智慧了,空性的智慧做我们生命的因。

怎么样?哦!那不得了,那你这个身体,就变成你智能的平台,变成你觉悟的工具。是不是?!如果你没有智慧,智慧的生命没有升华出来,还是无明的状态,还是被这个假像所笼罩着,那糟糕喽!那生命成为你的监狱,成为你的牢笼。

这个“我”被固定在身体里面受苦,然后怎么样?这个身体就变成我们生命的惩罚,过几个小时肚子饿了赶快去找饭吃,过了一会儿热得流了一身的汗赶快去冲凉,麻烦不麻烦?是不是惩罚啊?

这个时候,如果你不觉悟的话,这个身体变成你生命的惩罚。所以有的人就去找刺激,这样的生命他不感恩父母的,甚至有时候还抱怨:谁叫你把我生出来的!这么苦,对不对?如果他对父母都没有感恩心,他还会有忠、孝、礼、义吗?都不会有的,他这个“仁、义、礼、智、信”一个谈不上。

“仁、义、礼、智、信”是什么样的?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孔夫子说:“人呢,要学的,人不学不知理啊!”人你不去学习这个生命的规律,不懂得道理的,不懂得道理的这个人,他是不知道有“仁、义、礼、智、信”的这些东西的。

所以佛陀——悉达多太子,国王不要做。因为什么?因为要教育人,国王不是最好的方法,政治不是最好的方法,乃至法律也不是最好的方法。

就像我们新加坡,法律严格不严格啊?但是诸位知道不知道,新加坡的监狱,你知道今天新加坡的监狱里住了多少人?是不是?这个就是说很多的方面,法律它有时候,教育上有极大的局限性。

所以我们新加坡为什么这么好,除了法律严格,我们大家很多人都知道,哦,新加坡因为法律严。其实还有一点大家不知道,因为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文化的个国家。什么叫多元?从人的各个角度来教育人的一个国家,因为各个群体都在积极地发挥它的作用。

就象我们青年弘法团,下面有共修念经,我们三楼有讲经闻法。这个干吗?不单单给我们在座的人把这个生命换,换什么?也不是换肾,也不是换血,都换什么?换智慧啦!也可以说从不同程度上也是一种经验,这个经验是祖祖辈辈的,生命的血泪当中积累出来的,生命的经验,这样子的。

所以说新加坡是这样,因为它多元化,都在做贡献。有这样一个“因”在里面,所以佛陀当时他看到了,这个佛教,这个需要靠教育才能达到的,不是说做个国王就可以的。

所以宁愿转轮圣王都不做,要出家修道、觉悟,然后来布道,一直到八十岁,乃至这个教法绵延不绝,流传到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这个佛教是没有断过的文明,没有断层的文明。

所以你听到了这些教法之后,象我们今天来,从宇宙到人生,从大到小、从小到大,这个生命的这种因缘、这种缘、这种结构、乃至我们这生命来俯视自己,用智慧的生命来俯视自己,了解自我、乃至来觉悟它。

《金刚经》里所讲的“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如果“我相”你明白它是没有的,那“他相”哪里有?“他”跟“我”是一样的,所以“他相”也没有,“我相”也没有,我们加在一起,三个人就是为众,多少人加在一起也是空的!对不对?所以“无众生相”;最后“无寿者相”。

这个生命存在它的因缘和合,它有没有哪一天有真正地死亡?有没有?《金刚经》里面告诉我们“无寿者相”,如果有寿者相那就有死,也就是不生不灭的那个道理。

如果生命了达了这道理之后,你还会怕死吗?为什么不怕死,你的智慧已经高高在上了,所以认识规律,遵循规律,最后要达到超越规律。

这所谓的最后一着“超越”,也就是阿罗汉的“漏尽通”。所以当那个阿罗汉尊者,他在这个世界觉悟了之后,他要跟这个地球说“拜拜”的时候,是不是很伤心的?有没有?没有啦!很高兴的!一揖到地,“拜拜”,“拜拜”再见哦!我身已尽,不受后有——我已经觉悟了,我这个五蕴的这个聚合身我以后再也不会受了,这低劣的五蕴聚合身不受了。

然后飞身空中,十八般变化,然后出三昧火焚烧,这个肉体都不留下来。有的慈悲,好,留点纪念品给你们吧,我们大家认识一场,留点纪念品,烧,散下一点舍利,给你们留个纪念;有的连舍利都不留,无余的,无余虹化,这个虹化我们到现在还有。

你象我自己,我们这个教法传承里面,到现在都有。白玛邓登尊者的时候,从这个噶陀一派,噶陀寺,从第一位贝若扎那尊者开始算起,到白玛邓登尊者,虹化了有多少?十万位虹化的,几乎是每天都有一道虹光啊!然后到一八八四年,白玛邓登尊者最后也证得了虹化,他的徒弟有十三位虹化,然后一直传到我们现在。

眼面前还是,就象传我这个法的上师的上师,最后也是虹化的,他最后的时候来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不大认识他的,搭了一个茅棚住在里面,在七十年代,整个虹化掉了,算我这个教法的师公,整个虹化掉的。

最近的一位是谁呢?一九九八年新龙县,我们一般西藏人都知道,新龙县有个阿秋堪布,这位活佛他最后也证得了无余的虹化,一丝一毫都没有留下来,无余的虹化。

那以前我们熟悉的有米勒日巴尊者,传记大家都很熟悉,米勒日巴尊者教了多少徒弟,最后走的时候都是肉身飞到极乐世界去了,什么都不留下,这个身体就飞去了,直接飞去了。

不单单男的做得到,女的也做得到!这叫无漏的因,无漏的果。世间的因果都不出这个因果律,如是的因如是的果,我们要怎样的因怎样的果,我们自己造。你这个人生还这样子下去,还这样有漏的因有漏的果,苦海无边呢!无漏的因无漏的果,出世间的因出世间的果。

所以这个世界不出这个因果的网,所以文殊菩萨又就把这个比喻成什么?幻化的一个网,大幻化的网!所以我在藏地求学的时候,有最高的一个坛城,海拔在四千米左右,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大幻化网坛城。

我没事,吃了饭我就去绕那个坛城,然后出家人也有,我们喇嘛也有,觉姆也有,在家的优婆塞、优婆夷也有。有的时候那边下着雨,这边出着彩虹;这边太阳,那边下着雪;这边刮着风,站在那个山顶上,这个坛城在绕的时候,有时候看着出家人在绕,在家人在绕,有的妈妈背一个孩子,有的把孩子揣在这个怀里,有的就背在后边背上,那小孩子有的就这样稀里胡涂地睡着觉跟着妈妈在绕。

我看着,鸟在空中盘旋,人在绕着坛城,天上的这个云啊、雨啊、彩虹啊,种种的……看着这个世界啊,每一样的存在都有它的规律,都那样安立着。

你明白这个的时候,你就会遵循这个规律,尊敬这个规律。乃至你觉悟了之后,你的脚已经踩在了莲花上面了,你已经以无漏法为因了,这时候你看到那些众生还在有漏的因当中,有漏的果当中,你就会怜悯他们,就会生出悲悯的心,就会不自觉地去利益众生,用自己的身体、口来忆念,身口意都是可以利益众生的。

所以这样子的,这个好象你看,我们这个天体里面,有这样子旋转的星,有那样子旋转的星球,然后有的围绕太阳系旋转的,有的围绕其它星系旋转的,又呈现出了它们之间的规律。我们的佛教的眼睛看这个世界也是这样。

所以说有时候我们也等着,有的众生因缘成熟了没有?成熟了,很快马上就可以去学佛,有的因缘还没有成熟的,不要紧,先种下这个善根,种下因缘成熟的这个因下去。

所以我们师父他老人家平时安安稳稳的。有时候我们刚发心,出家刚修行,有时候性情比较急躁,一看众生这么苦!我那个时候很急的,甚至有时候,我坐在师父那里,有的人来讲我们四众弟子不如法的地方,讲我们出家人不好的地方。

有时候我很伤心,我想,这个佛法在世间当中是众生解脱的因,我们这主持佛法的僧宝如果有问题,我心里面很痛心的。

有时候也落泪,有时候自己坐在房间里面打坐的时候,看到众生一个一个贪瞋痴,充满了芸芸的众生,白天晚上不知道在干嘛,这个生命到底什么有意义?他不知道。看着众生这样,也替他们伤心。

有时候看我们师父坐在那边,稳稳的。有时候甚至我想了:有钱喽,多印经哦!有钱喽,多干嘛哦!甚至我有时候对造庙,以前对造庙我不是很感兴趣,有了钱造一个庙放在那边,那边庙也不会讲法,用处不大……我那时候想。但是我师父的想法就不一样,师父说:“你把这个钱造庙,这个庙就变成我们的福田。

比如说我们这个钱拿去干嘛,你做其它事也花得掉的啦!你把这个钱拿来造三宝,造庙,这个庙会存在那边。你造了佛菩萨的像,佛菩萨像天天就站在那边,替我们站岗,然后众生来了,对佛菩萨一点头一合掌,都种下善根。”

我们法师讲经说法,讲两个小时不得了了,讲十一点的话,马上要被人哄下去的,对不对?但是佛菩萨站在这,白天站、晚上站,也没有人敢哄下去,白天人得利益,晚上鬼得利益。对不对?所以我们还是有限的,造庙有这个寺的功德,但我以前不是很主张的。

我们师父所有的那个都要做,印经啊、造寺啊、培养出家人啊,什么都做。我以前,讲经、印经这些很需要,然后很多事情很急,我们师父稳稳的。

不知道在座有没有看过我们师父照片的,两耳垂肩,稳稳的一坐,真的象佛一模一样!慈眉善目,那个眼睛如果一睁开,炯炯有神,能看到你心里去一样的!非常非常的大修行者,出家七十余年,禅净密律,个个都是精通的不得了。

他看到他就不急,他一讲经的时候,他说:“过去久远种下善根的,成熟在过去,解脱在现在;过去种下善根的,成熟在现在,解脱在未来;今天种下善根的,成熟在未来,解脱在未未来。”你看,种善根就是了,这个因种下去了,因种下去了,怕还没有果?所以这个大菩萨的胸怀啊!

有时候甚至我们是也急,我想我们在坐的有些居士也急啊,你说佛菩萨大慈大悲,那为什么每天还有出车祸?很多人会想。

佛菩萨、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为什么还有医院里生癌症,那么痛,要开肠破肚,要割肝割心、换心,为什么?有时想就不服气,甚至最好能写一状,写一纸诉状,要能告观世音菩萨的话,还想到新加坡大法官那边去告她一状。观世音菩萨为什么不慈悲,没有承诺她的诺言。

观音菩萨慈悲不慈悲啊?这是需要很多智慧去思维的。就象我的妈妈,我妈妈有一天她自己在家里,她就这样想,她就跟观世音菩萨说:“观世音菩萨,别人都说你慈悲,我说你就不慈悲。”

胆子大不大?说:“你看,如果你慈悲的话,你把我身上的病弄弄好。”奇怪呢,当天晚上睡觉做了一梦,就梦到观世音菩萨来给她洒甘露,第二天所有病都好了。

有一次我回上海的时候,我妈妈见到我了,就跟我说开心得不得了,她跟我说。我听了之后我扳着脸,我真的批评她,我说:“你胆子这么大,你敢这样子对观世音菩萨。”她闷着头不响,但是她知道,菩萨真的不是不慈悲的,她说病真的好了。生了六个儿子。

以前生儿子的时候,做月子有时候做得不好,胎里的病看不好的,几十年怎么看也看不好的,那种胎里带来的病,等着死吧。但是就那个,观世音菩萨都给她治好了。所以她五体投地。我说以后还敢不敢?说不敢了。

这个贪嗔痴很多的,不单单我说我妈妈,我发现有很多居士,都跑到我这来报怨,跑到这里来对峙,说:“师父,你说佛教慈悲的,佛教慈悲为什么还有地狱?”我跟他说:“地狱又不是佛教造的,对不对?又不是佛菩萨设的,它有它的因果,对不对?”

但是你回心向善了之后,你愿意忏悔业障了之后,明明你有地狱,地藏菩萨把你的地狱给你摧毁、摧破——地藏菩萨破地狱真言。从众生份上因果是不虚的,但是从诸佛的果地威德来说,佛菩萨的愿力也是不虚的,佛菩萨的愿不虚发,愿是非常大力量的,但众生不回头没有办法的。

灭,可以灭定业,但有的说定业、灭定业,那是不是因果就没有了呢?因果是有的,众生有漏的因果,在诸佛菩萨无漏的这个威德面前,它能转化。就象我们平凡的人看,人生了死、死了生;一个东西也是,一个东西坏了,这个铁生锈了。

但是科学家可以告诉我们,说这宇宙里的东西是永远不会消失的,祇不过转变了一个形式,有智慧的科学家,可以告诉我们这个真相的。那佛菩萨也是知道的,他就把我们的这个有漏的因果的业力,他能转化,所以这个是佛菩萨的大智慧、大力量。

地藏菩萨怎么转化的?把我们的业力,转到他老人家的身上而已啊。《地藏经》是不是这样写,是不是我们走到这个非常困境的时候,背的东西越来越重、脚底下的淤泥陷得越来越深,这时候地藏菩萨来拉着我们的手,把我们这个包袱背到他的身上,把我们拉到平地上来,对不对?

《地藏经》是不是这样描写的?所以这个所谓“灭定业”,乃至我们讲净土法门的说“带业往生”,有很多人说带业。有学教理的人他就怀疑,带业怎么往生呢?带的是祸业,怎么生净土呢?好象矛盾呢。他就没想到是带业,带什么业?最关键的问题是第一称呼是什么?

我们中国人讲的,这个主语谓语,这个主是什么?带,谁带业?问题没搞清。很多人以为是什么?以为是我带业,我往生;我带业,我自己背着包袱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是这个概念,是佛菩萨带我们的业,让我们往生,是这个概念。所以如果他们脑子转过来,这个很方便,佛菩萨带我们一点业算什么。

所以这个里面的因果,它不要去矛盾混淆。凡夫的因果和圣人的因果,它有不同的。

因为凡夫的因果是迷失在现象里的,依这个迷惑的现象而现形,以现形而有分别的实,有分别的实而取,有明相、有取、有受、有爱、有取、有这个生老病死忧悲苦;诸佛菩萨呢?看到一切万法的本性,在生命上有佛性,在物质上有法性,共同的都是光明的、是无量的。

所以诸佛菩萨是安住在清净的法性里所制造的世界,所以称为最清净的世界。还有很多学净土的,甚至学佛法的,他怀疑极乐世界真的有吗?是不是唯心的净土啊?是我们想象的吗?特别我们佛教徒里面有学这个因明的,他不太愿意承认有真实的极乐世界。

但是我们最近一段时间,这几个月来,所做的工作很奇特。很多中阴身,所谓的人死了之后的鬼,畜生死了之后的鬼,度这些众生的时候,他们就是看到了光明,看到了莲花,他们就是坐在莲花上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

这个很奇特的,如果你从因明的角度上推,哪里有莲花?这个莲花是比喻嘛,比喻出污泥而不染嘛,不是真实的有莲花。有的人呢,他也会这样想,不是真实的有极乐世界,极乐世界是人想象出来的,有人会这样想。

但是真实的却是什么?真正有莲花,真正有极乐世界,确确实实是有的,因为那些我们这个录像已经拍出来。我为了告诉这个世界的人,我叫那个鬼,我说:“你看,看到莲花的时候,你自己上去,跟我说一声哦!”我还一边念我一边问他:“莲花有没有?”摇摇头没有。

我拼命地念,一心一意地念,开心的不得了,点头,“有有有有有……”看到来了,然后盘着腿。不单单这个鬼,他看到有坐到莲花上,盘着腿坐到莲花上走了,有时候还很奇怪,那个时候已经可以说他不是鬼了,听闻到佛法,三皈依了,他愿意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当他看到莲花、看到光明、看到莲花、坐到莲花上的时候,你还能说他是鬼吗?他已经不是了,他这时候已经是菩萨了。

所以我们平时做火供、烟供、做蒙山,不必害怕的。不要用我们这个简单思维,“噢!这个鬼,你招来好招,请他出去不好请……”这种都是我们凡夫的想法,那个蒙山里明明告诉我们,“即来道场,已得解脱。”

你有本事念地藏菩萨的破地狱真言,你有本事念这个普召请真言把他召来,他来了已经得到佛法的加持,已经是解脱的了,你还怕他,他解脱了之后就不再是鬼了,他就是菩萨啦!你做了一件怎样伟大的事情!对不对?

所以有的人,他很简单的思维,他不会螺旋的、增上的。象我们生命的这个DNA,这个DNA是不是增上的?是旋转增上的,不要老眼光,不要我们过去讲的那个“刻舟求剑”。苏格拉底所讲的“这世界上你不可能趟过同一条河的”。

那奇怪了,怎么不可能趟过同一条河呢?你前面趟过去,回头再趟,还是那条河吗?早已经不是了,河水已经流下去了。也就是说,你说你执着这个“我”,这个生命你有一个“我”吗?前一刹那是你,后一刹那已经不是你了,这个DNA已经改变了,已经旋转上去了,你还以为是你呢。

所以孔夫子也这样说:“生命如水,不舍朝夕”,日日夜夜就象这个川流,生命如川流一样。所以孔夫子圣人他明白这个DNA的道理,生命就象流水一样的不停的在转的,所以说不要“刻舟求剑”。“刻舟求剑”,凡夫的“见”。

然后按照这样,所以叫“禅”。什么叫禅?“因无所住而生其心”,对不对?《金刚经》里这样讲。你不要“住”,那“住”是虚妄的,你,其实哪里是你啊?前一秒钟是你,如果前一秒钟称为是你的话,后一秒钟这个所谓的“你”已经改变了。

所以不应该执着所谓的“你”呀,应该无所住。为什么?因为每一念每一念都是崭新的。所以我们去天童寺——禅宗的一个大道场的时候,就有一个叫“新新堂”,新旧的新,“新新堂”,永远都是新的,世界永远都是新的,生命永远都是新的,所以世界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所以现在美国人最喜欢学佛法了,自由民主在哪里?在佛性里面,除了你内在的佛性是自由的、民主的,你到外面能找得到吗?

所以我去监狱里面,去新加坡监狱里去讲法的时候,也是这样讲的:“人被关在里面了,身体被关在里面,心不要被关住。关到里面还有老大的,不听话,你不听话还是要打的。脸被打了,心不要被打。”这个比较重要,对不对?是不是?解脱是不是要从这里面来。

所以这个因果要去看清楚,看它这个网络是怎么分布的?这个网络分清楚了,你明白了,那你是个计算机高手。我们现在这个网络世界、信息世界,你是高手,你生命的因果的这些网络,你明白了,你是生命的高手。

生命的高手是什么?——观自在菩萨,是不是?自在者!所以我们放生的时候,我们以后注意念,放生一上来就是说:“一清净一切清净,一自在一切自在,一究竟一切究竟。”什么意思?

你把自己的因果网络明白了,所有都明白了!这生命,你说不快乐还可能吗?如果你是个觉悟的人,你想不快乐不可能的;如果没觉悟,你想快乐可能吗?如果一个人是稀里胡涂的人,你想快乐,快乐在哪里?你知道吗?空费心又空费力。

所以一个人,这世界上的人,最后要咽气的那一口,他想一想:这世界,没有用了。所以我们前面共修的,读普贤十大愿王,普贤菩萨怎么说?人在命终的时候,不要说一般的凡夫,就算你是皇帝,这些大臣不再属于你了,你这么多的眷属、皇亲国戚,下面的太子、公主,也都不会属于你了。

权力大得普天之下都是你的国土,普天之下皆是你的臣民,也都不属于你了!再美妙庄严的宫殿,也不属于你了。这个时候祇有什么属于自己的?觉悟还属于自己的。

所以一个人你看,在佛法面前人人是平等的,不是说我今天做总统了,我不必要学佛法了。所以当时赤松德赞当时想造佛殿的时候,造寺庙,桑耶寺造不起来,后来别人介绍说:“莲花生大士!大成就者!已经八百多岁了,受佛的授记在人间的,不生不灭莲花生大士,可以请他来。”

把莲花生大士请来了之后,国王看到莲花生大士的时候,迎接是来迎接的,赤松德赞带着大臣,他的王后,甚至儿子女儿都来迎接,走出很远来迎接。

但是迎接到莲花生大士的时候,看到莲花生大士就一个人,然后这个国王是一大群人,这国王就想:我来迎接你呢,你是不是……我是国王呢,你是不是先要给我行礼啊?因为谁见到国王都要给他行礼的嘛!莲花生大士就想:天底下我是法王啊,一切众生的了生脱死的这个令牌在我手里,出三界,我是三界中的至尊,你这个国王算什么?你应该给我行礼啊!这两个人就僵持在那边,国王也不动,莲花生大士也不动。

这个国王这时候就有点脸上不开心了,这点面子也不给,我们这么多人来迎接你,我国王亲自来迎接你,连给我一个行礼都不行。这时候他刚有一点不高兴的时候,莲花生大士这时候就想:这小小的这么个小人王,胆子就这么大,手一伸,一道光就过去了。马上那皇袍的火就着起来了。

这时赤松德赞也不顾什么,火烧起来了还摆架子吗?赶快扑火啊!他也扑火,那些大臣们也帮忙来扑火,好不容易把火扑灭了。

火扑灭了,贡高我慢心也熄灭了,然后知道:圣者圣者,赶快顶礼!哗,一大群人都跪下了,向莲花生大士顶礼,建立了人间佛法的最正确的位置,摆正了位置,摆正了佛法的位置。

所以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这佛法在西藏弘扬得最殊胜,佛法的故乡就在西藏,顶乘的佛法保存得那么完美。整个的西藏民族完全都供养给了佛法,所有的藏族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都把自己的生命,生命当中所有的精华,外在的金银财宝、内在的所有生命的精华,全部供养给三宝,上师三宝,是不是这样?从莲花生大士一直到现在,所以他们成就也最高。不单单这样,甚至整个我们这个地球都得他的利益。

你们有没有对这个飞碟感兴趣?对UFO感兴趣的?甚至我小的时候就喜欢看,看那个有的人接触过外星人的,接触外星人的时候,那个外星人到他家里来就问他:“你们家有没有珍藏那个火也烧不掉的真理?”那个英国人他想,火烧不掉的真理是什么呢?是《圣经》!他就拿了一本《圣经》给那个外星人。

那个外星人身边还有几个,一本《圣经》到他手里以后,他手一比划,变成好几本,每一个外星人一本。他们看一看,嗯!点点头,不错!后来那个外星人告诉他们:“在你们地球上,在海里面最深的地方,还保存着很高级的文明,还有在你们地球上最高的地方,也保存着最高级的文明,和我们的文明是相通的。”我们地球上最高在哪里?世界的屋脊在哪儿?西藏,对不对啊?这个很奇怪,我当时读了这个很奇怪。

前一段时间我在飞机上,我看那个报纸,整个一版就是说什么?现在我们这个海洋里,还有一片神秘区域,这个神秘区域,飞机轮船不敢进入这个区域,甚至科技最先进的军舰都不敢进入那个区域。

现在透露出来,世界上最高级的核潜艇,在那边失踪掉十四架。核潜艇,你知道核潜艇多少钱一架?核潜艇,那价值就不得了,十多架核潜艇,那个是最先进的科技,在那边神秘地失踪掉。甚至还发现出来什么?六千年前的地图,描绘着我们南极洲的,清晰的大陆板块的轮廓。我们现在南极洲是冰雪覆盖的,用卫星探测才能看到它的大陆轮廓的,但是六千年前的地图上已经标出来了。

所以现在说,人类的文明期是一期一期的,这个和佛讲的完全是这样的。佛陀讲的人类的文明期,从八万四千岁往下,过一百年减少一岁,过一百年减少一岁,到人的寿命是一百年的时候,释迦佛陀降生到人世来,这个时候是五浊恶世,人的寿命很短的,祇有短短的一百年。

佛陀怜悯我们来到人世间,然后佛陀活到八十岁,然后跟弟子说:“现在人的平均寿命是一百岁,我活到八十岁入涅盘,接下来的这二十岁给我的四众弟子们分享,让弟子们有福报、有智慧。”

现在我们什么时代,现在是不是世界平均寿命七十多岁啊?现在佛历是二千五百五十年,按照佛历那样计算的话,就是七十多岁的平均寿命,再过一百年减一岁,再过一百年减一岁,对于以后都会经历哪些事情,佛经中都有记载。所以佛陀所讲的这些,因果的这些,全部有他的因果律的。

所以当现在的科学家,看了佛教的因果律之后,他就用“因果”这两个字来形容当今的科学,他说:“这个整个宇宙的它的存在,就是一个因果的规律,如果这个宇宙没有一个规律的话,这个宇宙就会乱掉。”都有规律的,“如是因,如是果”,这个规律它是有规律,没有规律那不乱了套了,这个银河系不就乱了套了,从物质世界到我们精神世界,都有这样子因果的规律存在。

我今天是讲大的方面,以后你们可以留心地去看,《古今因果感应录》、《因果实录》,怎样的因怎么样的果。比如说我们这个佛教里面,有一个当官的,他那天看到这个寺庙很眼熟,他就进去。

进去了之后,这个方丈和尚就陪他到处走,最后来到藏经楼,藏经楼打开藏经柜的时候,他就看到这本经怎么这么熟,他把那本经抽出来一看——《妙法莲花经》!然后把这个经一看,哇,琅琅上口!然后再往下读,读到后面的时候,怎么这么陌生?不熟悉了。

他就问这方丈和尚:“为什么呢?为什么这经的前半段我这么熟悉,后半段我却陌生得不得了,这是什么因缘?”老和尚告诉他说:“这个里面有因缘啊!但是大人,我不敢跟你说啊,说了怕你生气。”

“这个不要紧,你祇要跟我说就行了。”然后这个方丈跟他说:“你在前世的时候,是我们寺庙前面村庄的一头牛啊!这头牛那天,出去干活回来的时候,一边吃草一边往回走路,然后正好遇到六月初六,佛教里晒大藏经呢,晒大藏经。

这个牛一边吃草一边走,碰到晒大藏经,它就过来,鼻子闻了一闻这个经书,闻了一下这《妙法莲花经》,然后这个时候,跑过来一个小和尚,拿棍子就把牛赶跑掉了。

就这么个缘故,闻了这么殊胜的经典,所以以这个福报,转世不单单做人,而且有聪明的智慧,考试一关一关的,最后还能吃国家的俸禄,做官,所以说对这个经很熟悉。

但是你祇闻了上半部分,下半部没闻,所以下半部不熟悉。这个因果就是这样。”结果这个人一听:“哈,你拿我开玩笑!”他也拿起棍子,打了那个老和尚一下,老和尚说:“我该你的一棍还你了。”这个老和尚就是当时的那个小沙弥,就是有这个因果在里面。

不单单这样子,我们当今的事情,现在的事情。我在慧日寺超度的时候,就来了一个,从地狱里面,打开地狱的门爬上来的,我们超度他难过得不得了。

当时我就知道,这个人是吸毒的,生前是吸毒的,我超度他的时候,我整个的好像骨髓都要被他榨干一样,就像焦炭一样的感觉啊!人是没有精华的,精华都失去的那个感觉。那个难过啊,忍着要超度他。

我就问他,当时他就凭借着信徒的身体来跟我对话。我问:“你以前是不是吸毒的?”他点点头。我说:“不单单吸毒,大概还卖吧?”他摇摇头。我说:“你以前家里有钱吗?”他点点头。当时那个地狱里出来的,整个身体被烧焦掉了,手完全是焦的,手是打不开的。

嘴怎么样?嘴和舌头被拔掉了,拔舌地狱拔掉了;然后又倒悬地狱、拔舌地狱、火烧地狱,三个地狱他都享受到了,口不能讲话,祇能问了祇能点头。

我又问他:“死是怎么死的呢?是不是跳楼死的?”他又点点头。有时候我有一种感觉,否则的话,大海摸针不好摸的。我凭感觉,嗯,好象有点象新加坡的,我就问:“是不是新加坡的?”他点点头。是新加坡的。

我说:“你是不是很年轻?”点点头。“不超过三十岁吧?”点点头。我说:“你有没有结过婚?”没有,摇摇头。我就这样靠问。后来我那位信徒,她得到的信息更多,她可以看得到的嘛,因为附她身,好像那个电影在她那个里面会放出来一样。

她告诉我: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很有钱的富家子弟,一个新加坡的富家子弟,但是跟父母关系不太好,自己调皮不上进,有钱不学好,父母关系都不好,然后就跑出来,自己就租了个房子住,然后交了很多不太好的朋友。

他有钱嘛,就买毒品请大家吸毒,自己请别人吸毒,自己会不会少吸两口啊?请别人吸,自己生怕吃亏,吸得就特别多。吸得多了之后,这神志就昏迷不清楚,开心得很,然后就失足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

头发是染头发的,一个男青年,开红色跑车的。这些信息,前几年死掉的,如果你要去查从楼上跳下来死掉的,应该能查得到这种档案的。年青人二十多岁,死掉了,因为他吸毒死的。

而且我估计他平时讲话乱讲,所以这几种地狱都有,舌头被拔掉,拔舌地狱,整个身体都是焦的,痛苦得不得了。我祇有把这个铃子放到他头上的时候,他整个身体才会慢慢慢慢放松,我这个一拿掉,马上就紧得不得了,哇……浑身抽筋哦,抽起来了。一放,啊……就舒服下来。

再给他念地藏菩萨名号,我给他念藏文的,“向却森华森华钦波萨耶酿波拉香擦洛巧当嘉森且奥”,这个一念,哇,象甘露灌顶一样的,才舒服下来,我才能跟他对答。对话一点,了解一点,我就问他:“我说你有没有去皈依过三宝?”没有,摇摇头。“有没有去拜过佛?”没有。我就想起来了,我们新加坡人都喜欢去观音堂。

我就问:“有没有去过观音堂?”点点头。我说“好!有救!”“有没有拜过观世音菩萨?”点点头,嗯!不错,有希望!结果我说:“你看你以前都不相信哦,坏事都敢做,吃喝嫖赌,吸毒都敢哦。

现在你看你掉到地狱,受那么多的苦,你要不要忏悔?”点点头,对着观世音菩萨忏悔。然后啊,诚恳地,那个手虽然也不能合掌,手烧焦掉的,手指头之间都是粘着的,烧焦了粘在一块了。

所以这个时候很奇怪的,我祇是感觉到不舒服,你知道超度一个升天之后,我那个信徒,被附的那个信徒怎么样,爬起来就往厕所跑,吐哦,呕吐哦!吸毒的,整个的肺啊,胃啊,内脏都已经没有用了。

所以吸毒,你再有钱,三年肯定要你命。这东西是厉害!马上就吐。我也忍不住,我也吐了。这东西,难过得不得了。然后他看得很清楚的,什么样子的,那种地狱里还是烧焦的味道,焦焦的味道出来。

我们这次度新加坡的度了好几位。还有一位也是新加坡的,他说:“我是小混混呢,黑社会的,开赌场的,放高利贷的,是这样子的。”放了高利贷别人到期不还,就去打架,打架打了,我说:“你看你,还什么小混混呢,打架,打架好像光荣一样的。”

他说:“我是很光荣的,我拿刀去砍哦。”我说:“拿刀砍又怎么样?你还不是被别人砍?”他是被别人砍死的。我说:“你看,还标榜,你最后是被别人砍死的。”

他说:“他也被我砍得伤得很重。”结果死了之后怎么样?死了之后,黑白无常把他带到阎王爷那里去判,判的时候是打,打架的死掉的全部是被打哦。

打得他趴在床上学给我们看,那个板子打下去,然后人会被打得飞起来了,打得跳起来了,然后一边被打一边还叫救命,不单单那个叫,他自己还幸灾乐祸,五十步笑百步。

他说:“嘿!我还算好啦!我看到一个下油锅的更惨了,那个下油锅的叫起来,烦也烦死了。”我说:“他怎么叫的?”他说:“那样叫的。”

我说:“你被打屁股不是照样叫,你叫不说了,你就说下油锅的叫。”我说:“他下油锅怎么下的?”他比划给我们看,那个下油锅的,油锅煮得沸沸的,然后那个叉子,要往油锅里下的时候,多怕哦!手和脚全部是萎缩起来的,然后喊:“不要哇!不要哇!”就这样喊:“救命啊!救命啊!”然后一个人“滋……”就下去了,就象炸油条一样啦,炸得干干的,一个人炸得疏松疏松的漂到油锅上来了,就那么惨啊!他这是描述给我看的。

他说:“还好,我还没有下地狱。”我说:“你还好,你是被别人砍死的,如果你把别人砍死了,那你稳着下地狱啦!”他告诉我们很多这方面的,我是拣几则,肚里面很多很多,光拍的录像带,就拍了一百多集快二百集了。拍下来的,我只是拣几则我们新加坡的。

所以这个《地狱变相图》,我们以后要去看,《地狱变相图》画的每一幅,都是真的,真是有那样子的,真有啦!所以我们佛教里讲“一有一切有”。

如果我们在这个业力里面,有漏的业力里面,有人、有天堂、有地狱,六道轮回真实不虚的有;如果我们证得空性了,我们有无漏的智慧了,如梦幻泡影,六道三界像梦一样,“一空一切空,一假一切假,一真一切真”,佛法里面的这三个观点。

如果有的话什么都有,有生有死,有因有果。所以我们师父的那张照片,我们现在也在新加坡,在给有缘的结缘,上面的对联就是:“度有缘救有难,有因有果有菩提;寿无量法无边,无是无非无烦恼”。

如果你证到空性了,六道如幻化;如果没有证悟空性,你还执着这个世界,怎么证悟空性啊?空性这么开心,有极乐世界可以去,那怎么去呀?怎么证悟啊?那要对我们这个如梦如幻的东西要看清啊,要放下、要看清。虽然我们在做,却不执着,我们海涛法师说的,虽然在做却不执着,这样去做,我们这个智慧会生长起来。

所以说你看,这地狱也有,恶鬼也有,各种各样苦难的众生都有,这个畜生也有,我们人也有,这些都是的,极乐世界也有啊。象那些纵使从地狱里面刚刚上来的,给他忏悔业障,给他皈依三宝,给他念七宝如来,甚至念阿弥陀佛名号,念地藏菩萨名号,给他把这个苦消灭掉的时候,然后再念阿弥陀佛名号、念往生咒的时候,他就看到莲花了。

明明是残废的不残废了,这个脚本来是没有的,念妙色身如来的时候,手脚都健全,六根具足,然后坐在莲花上,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临上莲花之前诚恳地忏悔。很多鬼一上来,很贡高的,甚至见了面还怎么样?他说:“光头”,喊光头,就这样。最后忏悔业障、皈依三宝,看到莲花的时候,真的流泪哦,忏悔哦。

然后就打招呼了:“对不起哦,前面我那样轻慢,得罪你了,你会不会原谅我?”“原谅,原谅,我哪里会记你那个。”所以这个世间的,为什么这极乐世界五逆十恶的众生都能去?阿弥陀佛记我们仇吗?不会记的。会不会你是五逆十恶的,我不要你?会不会?不会的。甚至有的母亲,有的长辈来的时候也是这样,先是说子孙不孝,子孙不孝哦,我死了没两天,尸体还在家,就开始吵了。

我心痛哦!就是抱怨,就是讲子女不孝。但是我跟她说,我心里想,她心里这么怨,要不要我给她出出怨气呢?怨气出了,给她皈依三宝,念阿弥陀佛往生西方,就可以了。

先给她出怨气,那我就跟她说:“那要不要师父替你出气?我打你儿子女儿好不好?”那这个老妈妈怎么讲?她说:“不要不要!”这个子女虽然再不孝,爸爸妈妈再生气,还是要子女好;别人要惩罚他要打他,还是不要啦;子女再不听话再不孝顺,那财神爷来跟他妈妈说:“你要不要你儿子发财?”妈妈哪怕那个儿子再忤逆再对妈妈不好,妈妈还是会说:“好哎,好哎,要他发财。”都是想子女好。

佛菩萨的心啊,超过爸爸妈妈百千万亿倍,但是我们很多众生,得到佛法利益的时候,他会真实地忏悔。很多人虽然表面上皈依佛门了,但是三年五年下来,没有得到佛法利益,他有时候对佛法生不起多大的恭敬心的。

表面上别人这样拜,我也这样拜,到底拜有什么?不知道。你真正得到佛法利益了,你真的会忏悔自己业障,真会感恩三宝。所以这个因果,我们这个脚,要踩在什么因里面,非常重要!

所以《妙法莲花经》里说:“如是因,如是果,以何法得何法。”非常重要。我们要打开智慧的眼睛,看清楚因果的网络,然后找到你自己正确的因,我们最后得到正确的果。“因地不真,果遭迂曲”,因地如果真了,那个正确的果,光明的果报,等着我们大家。

今天,我就这样说东道西给大家分享了一些,这是我们学佛上面的一些亲身感受。以后有机会可以放那方面的录像给大家看,想让大家知道,因果循环,丝毫不爽,三界虽然如空花,但是它的痛苦,却是对我们的逼迫是很猛烈的,极乐世界确实是诸佛菩萨大悲心为我们所设的。这样的因果,我们不要昧着这样的因果,要认清我们自己,我们要走好我们自己的人生道路。

南无阿弥陀佛!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弟子慧敏整理记录随喜德藏校稿功德。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