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喜法师 / 传喜法师:2008年2月9日 正月初三 开示-皈依佛

传喜法师:2008年2月9日 正月初三 开示-皈依佛

分类: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2008年2月9日正月初三开示

2008年2月9日正月初三禅堂开示,我们庙里面梅花也开了,而且有红梅、腊梅、冬梅好几个品种。这两天,这个梅花还是盛开的,如果你有心的话,就闻一闻,这梅花是特别的香,特别香。

我们这里的梅花虽然有很多枝,但是它还不是很茂盛。在以前我们新昌大佛寺,那儿的梅花都是好几百年梅花了。冬天就是在下雪的季节,也正好是梅花盛开的时候。冬天的月光也尤其的亮,所以不管是下雪天,还是月夜,梅香就是在不经意中会有阵阵地飘过来。当然,那种感觉,沁人心脾,非常地难忘。以前总是有这样一个想法,不管住在哪里,我都要多栽点梅花。

冬天本来喜欢雪,再加上梅花,冬天更加令人向往。春天虽然有兰花,但是春兰开了,其它花也都开了,再加上暖暖的春风,往往我们很少去记得。但是在冬天,百花凋零,很多的树叶都落掉了,梅就更加让人觉得有几分灵性,让人起怜爱之心,所以我是有空就看几眼。现在梅花不是很茂盛,香味不用力吸还闻不太到。我说了,你们就可以凑到梅花面前闻闻看,很香的,不注意的时候,会有一阵香味飘进你的鼻孔。信众问我要妙药的时候呢,我也把这个药提进去。

还有我们这个“龙钵”,也是我们慧日寺的一景。静静的,远远的,映着天际,映着云,映着小鸟,也自然映着夜晚的明月。慧日寺的这一景,也要把它写进去。

我们禅坐之后,上次我们在打坐的时候,我也是随口诌了几句。不过他们那个写笔记的人不熟悉,听了这个声音,再翻译成文字的,我上次打开电脑一看,这个翻译应该是:“僧家念佛禅床暖,风吹云朵霜雪寒。”结果他们听写成什么了?写成身体的身,身家念佛禅床暖。下面就差得更多了,云是什么云也不知道,朵是什么朵也不知道了,霜写了个爽,爽快的爽,爽雪寒,每一句里都有错别字。所以小朋友们锻炼起来,他们多锻炼听写,对他们很有好处。我们前天是这样子写的:“龙钵映月两重圆,红梅寒雪无霜寒。十字街头交臂处,低眉忽见慧日禅。”

我们大家在这个山边,寺庙是新修的,也谈不上古禅。但是佛教自古以来,禅家两千多年了,也可以称为古禅。我们大家坐在这里,腿抱上,有一些腿子功夫不好的,坐了一会开始腿酸,是蛮难熬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平时没有打坐,或者平时没有来过寺庙的,就是我们一种截然不同的生命的一种经历。

刚才我们在念佛、绕佛、打坐的时候,对于我个人来说,是很熟悉的,但是每一次都会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欣喜,很高兴、很欢喜。在座的肯定也有这样的欢喜,以前忙忙碌碌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来寺院念佛、绕佛、打坐,很简单,嘴里念着佛、绕着佛,大家排着队在这绕,围着这个拜殿绕来绕去,竟然还能绕出点快乐来。你的眼睛垂着,看着自己的脚尖,“南无阿弥陀佛”,右脚“南”字迈出去,是一步踩一个字眼,这个小碎步走的时候速度也不快。“南无阿弥陀佛”,一边唱还拖点音,正好是右脚踩在“南”,这样子踩在上面。

慢慢地、慢慢地,身体在动,这个心越来越寂静下来。你就看这个念佛、绕佛,也能静心。打坐坐下来,两个腿盘上,反而有时候心到处跑,身体不动了心在拼命的动,动得很快。身体在动,反而心会不动,所以这两个有时候就看你怎么得利。有时候绕佛胜于坐禅得利,虽然身体在绕,心很定,有的虽然在坐禅,心却飞跑了。

修行要看的。打坐有什么好处呢?坐下来的时候,有时候反正还会瞌睡,昏沉也不要紧的。刚开始坐禅坐下来的时候,不管那是禅不禅的,反正你坐下来,有一点瞌睡,心收住了,这也是好的迹象。

在收定的时候,首先的一个相就是坐下来。你首先有点昏沉还算好,为什么呢?这说明你的心没有在东想西想,但是就是在这个关头,不能继续沉下去,要睡觉那就不行。就在有点昏沉的时候,赶快回光返照,看这个昏沉的东西。历代祖师、龙树菩萨、无著、世亲他们传下来的,“阿赖耶识”和“无明”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第一关就是辨“阿赖耶识”和“无明”。如果我们在昏沉的过程当中,能够回光返照,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阿赖耶识”,这是一个大成功。然后静下来,这个功夫真是要很细心的去做。静下来第二步,才是“阿赖耶识”和“法身”是什么关系?那是个本质的跳跃。

我们平时一坐下来就昏沉,有的人一坐下来就胡思乱想,猫抓心一样的坐不住。我也坐过几个禅堂,有些年轻的人,像我们这里,大家都能来坐,老的、小的都可以坐在那边,百分之九十九的寺庙禅堂是不准居士进去的,更不要说女众了,是出家人坐的。有时候我去那些禅堂去坐一坐,我就会发现什么?福建雪峰寺禅堂,那个是祖师禅堂,曾经一堂座开悟了四十八个,就两个人没开悟;两个人没开悟,结果还是被老和尚一逼之后,还都开悟了,这是很了不起的地方,非常了不起。福建雪峰寺,我去时出家人已经不多了,坐禅的没几位倒算了,质量高的也很少。有一位维那师父,还有一位老禅师坐在那边,还不错,功夫能用上。其他的,基本上上座十分钟之后,就开始猫抓心了,再过一、二十分钟,这边“呼噜呼噜”响起来,那边“呼噜呼噜”响起来了,坐不住了,身体开始有动作了。就像我们坐在这里,滑雪衫都“哗啦哗啦”在响,这都不可以。

进了禅堂,为什么不准拿念佛珠?不是不准念佛,是不准拿念佛珠念佛。你拿一个念佛珠在那念佛的话,你看,现在响了吧。这样念佛,这个法堂里就听到你的念佛珠声,静下来很安静的,不准出一点声音的。打扰别人,自己用功没有用上,又加了一份罪过,这罪过很重的。“宁动千江水,不动道人心。”动千江水还不要紧,你动道人心,把三千大千世界都动了,那还了得!所以去念佛堂里、禅堂里坐的,那个绑腿的带子都有讲究的,一般性都用布来绑,像我们这种胶的现在才有的,几十年前没有这阴阳带一拉,呲…”一般性细心的老修行,他都不用,都是用那个布,慢慢的解开腿子松一松,盘好,毫无声息的。

这就知道为什么寺院里要招呼什么都是打法器,这个法器打出来,它传达讯号是很清静的。寺院里打法器非常讲究,细心听一下,这边晚上先打三进鼓,第三进打完了之后,“嘣嘣嘣”敲了,那边的钟开始“铛……”接上,然后这边又“嘣嘣嘣”,那边钟又“铛……”。你想想,在这个夜晚,山里面这么远,那边法器声音,然后再接着这边……很优美的,做人要有点情怀、情调。两千多年来的文化底蕴,“孤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流传千古。不说成佛不成佛,至少也要做有点情调、性情、修心养性的一个层次的凡夫。

大殿外面“啪啪啪”,清脆的板子声在这寒夜之中划过空间,多美啊!最朴实的这种美,要去体验。这时候又开始板子三次接好,一边在打、在移动的空间,一会从大殿走向东厢,从东厢绕一圈又走向西厢,然后绕一圈,最后又到大殿门口收尾,板子“啪啪啪”收尾,挂钟板。这个佛性处处有,板子挂起来不响了,你的佛心有没有挂起来?

为什么第三偈我要写“十字街头交臂处”?到了宁波,人山人海里面,挤来挤去的时候,恍然之间“低眉忽见慧日禅”。知道山里面的那个古刹保持着千百年的传统,那一批寂静、平淡的出家人在为这个世界撑着一方寂静、吉祥的天空。继承这个伟业,大丈夫不畏寂寞、不怕艰苦,在这个过程当中,虽然表面上看平平淡淡,就这样子,过了一年又一年,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一个寂寞能忍,内心却孕育着对众生的悲悯之情。加在一起,就是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寂寞能忍。反过来说,所有这显现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一钟一鼓,就是我们这个僧人的形象。一字一句大藏经,那都是本师释迦牟尼佛百千万亿的化身。

如果你用这样一种智慧来看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佛、法、寺院如朵朵白莲,盛开于人间。虽然无所言语,但白莲自身所放射出的那种幽雅、高洁,就是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最高贵的言语。所以不言而散发出的那种淡雅之香的、教化众生有心的人,自然从白莲之中去品到它的高雅之洁,然后要去仿照它不行而化、不言而教。所以我总是在强调,大家老是来问我“你到底是学什么的?你是学哪宗、哪派?是不是学密的?”我说我是学释迦佛法的。我老是回避,不讲什么显啊、密的。你有智慧的人,处处都在给你昭显着密法,没有智慧的人,就是我们给他点到,他也不知道那是密啊。有智慧的人,处处都在看到密,心领神会,没有智慧的人,显了跟他讲,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像孔夫子,有一次几个弟子跟着他去游山,弟子们就对孔夫子白天上课讲的不理解,就请问孔夫子:“那句话什么意思啊?”然后孔夫子带他们看那山,问:“看到没有?”学生们说:“看到了。”孔夫子说:“天何言哉?”我们佛教里也说“平常心是道”,但是你就不知道平常心里面到底什么是道?你道的边也沾不到。所以我们中国人说:“一了百了,一通百通;一究竟一切究竟;一自在一切自在;一清净一切清净。”我们在放生的时候,对那些乌龟、王八,对鸟、小鱼念:“一自在一切自在,一清净一切清净,一究竟一切究竟。”乌龟、王八听不懂,我们人也听不懂。其实佛法对放生来讲,讲的人要有密意的,大悲悯摄受这些鸟、鱼、蛇,放生的这些水陆飞禽,它们听不懂也罢,我们展现的行为已经把它们给救了,以种种的密意来加持它。人也听不懂,那还要大张旗鼓放生干什么?大张旗鼓放生,其实是放给人看的,是教化人的。如果从诸佛的密意上来说,不要出钱去买。你买它干吗?你到大街上去走一圈,所有一切众生都摄在自己心量之中而度化了啊!所以我们中国牧牛图里面啊,第十个就是“无牛可牧,关起柴门”。诸佛不知柴门一关啊!不住山了,然后十方诸佛都不知道你在干吗,手把锡杖,行化人间,九次余航,皆为所度。但是我们现在,纵使祖师慈悲把它做成仪轨,我们大家组织放生,还是需要我们用心地去发心。所以穿衣吃饭,四大威仪,八万细行,时时处处,都要在道上去会,所以一句暗号:南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无量光无量寿,南无就是皈依。时时刻刻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昨天、今天我想,我大哥都是不错的,我大哥、二哥他们来,都是毕恭毕敬的,都是感觉到了,学佛也是有感觉的。昨天晚上他做梦了,做到有鬼来找他,明明知道是鬼,居然还不怕。问她:“你找我干嘛?”那个鬼还是蛮恐怖的,眼睛发出光,披头散发,是个女鬼。跟他说:“找你帮忙。”他想:“找我帮忙,帮什么忙?是不是要我帮你写牌位?”那个鬼说:“是。”问她:“你是哪里人呢?”“我是天台人。”“你是怎么死的呢?”“我是被火烧死的。”“你叫什么名字呢?”“叫徐菜花。”然后又有一个女人。问她:“你是不是也想超度啊?”说:“是的。”“你名字叫什么呢?你是哪里人呢?”“我是黄岩的,我名字叫洪玲。”“好,我明天就帮你写牌位。”醒过来时,马上拿笔记住。今天看到我,我说:“好的,免费给她们立牌位。”本来我们就是普济四方,就是这样的。这说明我们庙是不是有一点好处,有一点价值,对不对啊?她还蛮会找的,找我哥。

那天智信也是睡在那边,第二天来告诉我,昨天有个黑黑的,很恐怖的人站在边上,一下子吓醒了,吓醒了问是谁?结果那个鬼被他一问,就吓跑了,定力不足。智信第二天跟我讲。

寺庙的存在,佛法的存在,是救苦救难。前两天来的那个老师,她的公公卖了一辈子肉,临死的时候,满房间都是这些东西,猪啊、羊啊、牛啊、狗啊……卖肉的嘛,什么肉都卖。家里的那些人看不见,但是这个要死的人,他就喊啊:“你们别找我,别找我,不是我杀你们的。”不是你杀的,反正我们的肉是你割得一块一块的。给他来讨债。好几天就是这样叫,挣扎着。

既然现在就这么巧了,这么珍贵的佛法,这些最殊胜的佛法,现在就让我们遇到了。那你想一想,是你现在幸福?还是你死的时候遇到佛法幸福?对不对?你享受了几十年的佛法了,最后预知时至,自己的生死自己能够安排,你看这个多幸福啊!

今天我大哥有一个问题,让我晚上解答解答:“什么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我还能知道是什么意思,‘无寿者相’是什么意思啊?”

如果简单的说,虽然老身今年八十八,但是有的人不喜欢讲自己老,不喜欢人家问他的年龄,他自己甚至也把自己的年龄忘掉,这个也叫“无寿者相”。这是最简单的解释,其实还不是这个道理。比如说我们从早上现在到晚上,期间几个小时?十几个小时过去了,乃至我们平时分分秒秒都在过去,我们人的生命的存在有一个时间的行阴,怎么样做到没有行阴的相?除了在时间的河流当中,“无寿者相”需要我们超越时间河流,超越出来,不要被时间困住、迷惑住。这是我们因地修行这样一种要求。真正要达到“无寿者相”,那是要达到果地才可以达到的。开悟了从行阴当中跳出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你也不能够说我明白。首先你能明白“无我相”,如果你真的明白了“无我相”,那“无寿者相”你也有资格明白了。“无我相”是最难的,“无我相”如果明白了,那反过来说,“我相”如果不存在,一个我不存在,我的相不存在,那你的相又哪里存在呢?所以“我相”如果了不可得,“无我相”、“无人相”、“人相”自然就没有。这个“人相”指他,我的相既然是虚妄的,你的相自然也是虚妄的。那两个人的相加在一起,所谓的众生的相,还不是虚妄的吗?一个是虚妄,两个是虚妄,很多很多加在一起,还是虚妄。不仅如此,甚至生命的本身,从生老病死,就是时间行阴流域,这个本身就是寿的一个状态,从生到死,时间的流转的相也是虚妄的。所以才证得不生不灭。虽然生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死灭的时候,也早已超越了这个灭。所以从狭隘的方面说,缘起法是有生老病死的。你那个“无我相”却是没有生老病死的,是常乐我净的。它也不能够简单的说:物质的我、精神的我。如果已达到精神的我的话,也会进入到另一个方面。修行修的好的,不仅仅精神的我是常乐我净的,也包括物质的。所以叫“一究竟一切究竟,一自在一切自在,一清净一切清净。”

所以在圆顿的修法来说,观这个世界,完全都是从佛性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所以这个世界的有情都是诸佛力量的化现,这个无情物都是诸佛光明所成就的清净。从圆顿的角度是这样子修的。所以修法有很多的切入点。对于有智慧的人来说,是直接以智慧而观修,智慧不高的,那就叫远离啊,要知道苦乐。

苦乐从哪里来啊?你这人再笨,你总能够感觉恐怖、痛苦、欢喜、快乐吧!所以对下士道是讲三恶道的可怕。三恶道从哪里来啊?是从造不善业当中来。所以要戒恶修善。对中士来说,要知道天堂的苦乐啊,人天的快乐!快乐从哪里来啊?从积极的行持善法里来。上士呢?上士要告诉他们,不垢不净,不思善不思恶,这里来提醒。所以修的方法可以有种种。总的来说,是对机而讲。

你说,这个有没有高低?高低谈不上。对机而论,法无高下,只不过对机而已。不管是下根的、中根的、上根的,都不能离开善知识。因为讲三恶道,讲人天也好,讲不思善不思恶也好,都是善知识对于弟子的一种教育的方法。方法要达到的,目的却不是我们凡夫能够测度的,甚至也不是二乘人能够测度的。所以你看,佛讲《阿弥陀经》的时候,不问而自说,对着弥勒佛,对着舍利弗,不问而自说。讲《妙法莲华经》的时候,舍利弗祈请,但是佛陀还一遍遍地制止。为什么呢?不是你用有为的心可以祈请的,也不是用有为的心可以听的。我法妙难思,很微妙的,不可思议的,我也不好说的,不可以以言语来宣说的。那是要靠师和徒之间,毫无夹杂的,以心印心的,心通了之后,你才可能通这个法。所以这个很难的,就是这样的。所有这一切都是调御,调御到这种程度。

现在我们人与人之间,哪有这么好的信任啊?哪里有这么高的信任啊?做了一辈子的夫妻下来了,这个少来夫妻老来伴,到老了还猜呢!“你有多少私房钱?我有多少私房钱?大概你没告诉我吧?我没告诉你吧?”还在猜呢。在一起生儿育女的都不一定哟。人心隔肚皮,你归你的,我归我的,你说现在师徒难度多大在这边哟。

你说我们现在常住,住在这个慧日寺的,现在我们出家师父,来参来学的,你承认我是你师父的有几个啊?他就是住在这里,和你的心和行是不是合一呢?住在这边的,然后你内心的动机和你自己都自相矛盾,你去到那儿,何止十万亿佛土啊?“十万亿佛土”比喻而已,很远很远,很远很远很远。

所以大家要知道,你吃亏,没有进步,卡在哪儿,你总要知道。你得一分利,你从哪儿得这一分利的,你要知道。人呐,你这个要明明白白的,要知道的,稀里糊涂过日子不行。

所以公开开示有这个好处。公开开示,我这个好讲。不公开开示,如果我对你一个人讲,我不好意思讲出来的。讲了,不又得罪人了吗?本来讲这个道理给你听就是为了消除隔阂的,但是恰恰我要跟你一个人讲,不仅隔阂没有消除,相反还增加了。“咋的?你看不起我?我住在这里给你捧场已经不错了,你看,还不谢我,还说我。不住了,我走了!天下丛林饭似山,哪儿我不能吃这口饭?受你这个气呢!挑鼻子挑眼的!”对不对?所以公开讲比较好,公开讲大家各个对照,你有这个优点,大家都有他的优点,你是什么缺点,大家回光返照。反正不是对你一个人讲的,大家听,大家回光返照。

我自己也是这样,包括我自己。我们每个人头上,世间法说,“头上三尺有神灵”,我们头上诸佛菩萨都在,你有朝一日要往生净土,你要享受诸佛菩萨的果地威德,果地的福德,你要去接受那个遗产。你凭什么去?也是一个问题啊。佛菩萨并不吝啬,我们做蒙山火供,那是无遮道场。那佛菩萨也是无遮的,极乐世界也是无遮的。到时候就怕你自己隔绝啊!自己隔绝啊,不好意思。就像上段时间看的那个报道,那个女孩子要到外边去求发展,爸爸妈妈爱她,怎么挽留她也不行,结果跑到日本去,这个是台湾的事情。那个女孩子跑到日本去,留学没多久就开始打工,打工没多久就开始谈恋爱。所谓的谈恋爱,都是身在异乡为异客,都是寂寞的人碰寂寞的人,也不一定是真爱真情,相互慰藉而已,所以谈了分手了。那个女孩子索性好了,靠卖色为生,结果十年八年下来,身体也垮掉了。三十岁还不到,身体已经垮到住到医院里,没有亲人,也没有钱。别人出于人道,给她住在那边,但是也不是一回事啊。然后就联系政府,你们家是哪里的,后来找到台湾,台湾联系到她父母亲。父母亲听到,哭也哭死了,找她也找不到,这下有消息了。她病倒在医院里面,没有人看,身无分文,爸爸妈妈要去接她,这个女儿哪还有脸见爸爸妈妈啊!我们知道小孩子在爸爸妈妈眼里,就像天使一样的,都是掌上明珠,爱的不得了啊。但是小孩子怎么样?天堂她不要登,偏要下地狱。最后那么苦,人都瘦得不像人,她都无颜见江东父老啊!没有颜面见父母亲,是这个样子。后来还是慈济功德会派人去,人完全就像瘫痪掉一样了,病到那个程度。年纪轻轻的,精华都没有掉了,用担架在飞机场把她运回来。父母亲看到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孩子了。这是我女儿吗?瘦得简直是皮包骨头。女儿看到父母也是无颜见,眼睛闭着不看,不好意思看。

极乐世界纵使是敞开的,诸佛菩萨是大悲的,诸佛菩萨对我们都像他的独子罗睺罗一般,但是我们漂浮着贪嗔痴慢疑,无恶不作,到时候佛光现前,那个眼都睁不开的,睁不开的。

你们试试看,以后对着那个太阳光试试看。身体不好的人没有胆子看太阳光的。身体精气神很足的人,才能眼睛不眨地看太阳光。很奇怪的,当你眼睛看着太阳光的时候,你眼睛的调节功能马上能够显现,太阳光一下子就会隐掉。你再看一会,那个亮亮的部分就像日全食一样,当中有一道日环保护你眼睛,这说明你身体很健康,才会有这种现象。身体不健康,哪里有这种能力,你再看,眼睛睁不开了,眼泪就哗哗流下来,这是身体不健康的人。

如果精神世界没有阳光,没有善业,充满的佛光,死的时候,佛光照过来的时候,你是不敢看的,恰恰你最喜欢看的是三恶道的光。

我和海涛法师碰到一起,我常常赞叹他的功德,思维他的功德。有一次他说的:“哎呀,现在有一个东西可以称功德就好了啊!这个非常好!”一个出家人或者一个佛的弟子,不要忘掉做功德!功德要让它增长,不要让罪业增长,要让功德增长,抢做功德。

有时候我们开玩笑,正好有个人发短信给他,短信内容就是说:“最近气候变化无常,有时候天上下美金,有时候下金块,请戴好安全帽,背起大口袋,满地是黄金。”什么意思啊?这个娑婆世界苦不苦?人间学佛的人多?还是不学佛的人多?不学佛的人多!造恶的人多?修善的人多?又糊涂、又造恶、又享受恶果!你对修行的人说:“冲吧!这个世界到处可以弘扬佛法,到处可以大做功德!苦难的世界,你现在有了佛法做盔甲,佛法做明灯。啊!你嫌你孤独啊!”

所以说过去佛陀在的时候,玉皇大帝也天天做功德。恭敬三宝,大做功德!然后有一天,玉皇大帝也来问佛:“佛!佛!我最近很努力,不知道我功德有多少啊?”那个时候蛮好的,有一个天平称。玉皇大帝跳上去,然后有一位尊者也上去,说比一比,玉皇大帝的功德大还是这位尊者的功德大。结果一上去,玉皇大帝那边呜的翘起来了。玉皇大帝的功德,还是比不过那个出家人,那位尊者的功德。

所以海涛法师他在想,现在有什么可以称功德呢?有时候我们坐在飞机上,他说有时候拿念佛珠可以知道一点好坏,他说有时候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的时候,他就求佛菩萨加被,告诉他,这个事是好做还是不能做。念佛珠拿起来,自己用的念佛珠,正转代表是好事能做,反转代表这个事不能做。说很多次我就是这样的。你要知道,你这个身口意是好还是不好,你这个功德积累了多少。阿弥陀佛!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