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喜法师 / 传喜法师:定光寺 开示-皈依佛

传喜法师:定光寺 开示-皈依佛

分类: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定光寺开示

各位法师、各位居士:今天依然殊胜,我们有幸请到来自宁波慧日讲堂的上传下喜大和尚,首先,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对大和尚的法驾降临表示诚挚的欢迎。我们有幸能够请到大和尚,是在座各位的因缘福报诚心的感召,同时也是大和尚的慈悲,现在就让我们以恭敬之心来聆听大和尚的慈悲开示。

定光寺开示(之一)

诸位法师、诸位同学:

大家早上好!阿弥陀佛!

所谓:人生难得,佛法难闻;善缘善聚,善友难逢。刚才我远远地看过来,我们青云山定光宝刹在晨光的照耀下,琉璃光与天光相接一脉,重重九层从山上铺叠下来,非常庄严。这个建筑是物质的,是通过人的努力和诸善信的善根聚合呈现出来的,这在佛法上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事。而当我迈进法堂时,看到我们诸位师父们济济一堂,灵山威仪犹在,这个震撼力对我来说远比那个建筑给我的感触更大。

这里寺庙的名字叫定光寺,定光古佛是我们释迦本师得授记的佛尊,亦称燃灯佛。我们释迦佛陀往昔行菩萨道的时候,见到这位定光佛,心里非常欢喜,当时他就想找东西来供养佛,正好见到一位卖花女在卖花,菩萨就去向她买花,想用花来供佛。虽知这位卖花女却说:我这个花不卖给你,除非你用你这个人的全部来换,我才愿意把花卖给你。当时菩萨整个的心啊只想到要用这花来供佛,所以一口答应:可以,可以,我的全部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把这最美丽的花卖给我。结果就拿了这个用自己的全部而换来的花,供养给了当时的定光佛。定光佛走的时候,前面地上有滩污水,我们这位菩萨便五体投地,把自己的长发铺在污水上让佛走过去,也就是把自己身体上最珍贵的头顶贡献在佛陀的脚下,于是定光佛授记他将来成佛,佛名释迦牟尼。而那位卖花女,就是后来的悉达多太子的夫人耶输陀罗。在我们中国就曾经有过定光佛的应化,那是在杭州,和永明延寿大师同一个时代。我们去尼泊尔、印度朝圣的时候,在尼泊尔的古城中还见到过定光佛的殿堂。那个导游带我们进去,问:这尊佛你们认识吗?我一看,是给释迦佛授记的定光古佛哎,赶忙上前顶礼。

今天,我个人在诸佛菩萨的加被下,有缘来参学我们这个定光宝刹,来到我们的定光佛学院,我心里非常高兴。我在想:定光佛及诸佛菩萨都是以名号来彰显他们的德能的。我们佛门里有说:行到路尽处,坐看云起时,这个“定光”啊是有德能的,如果我们的佛子们能常常地在这个定光中,我相信我们也会得佛授记,不单单释迦佛陀在定光古佛处得授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们每一位如果都能亲近定光的无所从来、亦无所去这个如如不动本体的定光,我想,我们每一位都会得授无上尊记的。虽说是第一次来我们广州,但我敢肯定的是,有众生处就一定有佛菩萨,有庄严的宝刹就一定有善知识住持,所以我要来好好地参学参学。我很惭愧,跟大家见面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奉献给大家,但是我定心一想啊,我们作为如来的子孙、释迦佛陀遗教中的弟子,佛把他自身化身佛的二十年的福德资粮节约下来,给了我们这些遗教的子孙,佛陀用自己的寿命、福慧来加持我们,佛是那样地慈悲殊胜,我们要知道感恩啊!

我小时候看到一位上海龙华寺的首座拂尘老和尚,当时他已经九十三了,他的那种清净慈悲啊一次一次地感动我。那时候我就想:象他那样的人对众生有利益,对世界有利益,而我们这样的凡夫俗子,这个生命没有什么意义,于是我就跪在佛面前默默地发愿:把自己的寿命拿出五岁来供养老和尚,当时蛮小气的哦。结果我自己蛮得利益的,我跟他见面的时候有居士介绍说,老和尚要圆寂了,咐嘱他们准备办后事了,结果不知道是不是我发了这个愿,当年老和尚不但没有圆寂,到我出家之后在龙华寺受具足戒的时候,他老人家还是我们的羯摩阿奢黎,你看,自己发愿自己得利益哦。

后来我在天台宗有名的国清寺又见到了静慧老和尚,他一生在山上修行,除了去北京高级佛学院学习三年之外,一辈子六十多年他连山门都不出,这样子的修行啊。不知什么原因,我是一看到他老人家就忍不住要流泪,他太清净了!我们这个凡夫啊内心烦恼太重,所以在这样清净的人面前就会感应到那样流泪。那时侯看到这样的老和尚,他的生命存在多有意义啊,我们这样子的生命有什么意思啊?然后我就跪在佛面前说:佛陀啊佛陀,我愿意把我寿命的二十年拿来供养给净慧老法师,你看涨价了哦。后来他老人家一直活到2003年,让我们多次地可以亲近到他,他活着就是让我们众生多多地种福田的。我们的导师释迦佛陀这样子的尊贵,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众生见佛像能灭无量罪,听法语能灭无量罪,向他的身像忆念祈祷礼拜都能灭无量罪,向他老人家献一束花,供养一音声,乃至一合掌,都能种下将来成佛的善根种子。

佛陀在讲我们出家人的功德的时候,就有人问佛陀:如果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出家了,这个世界的人该怎么活啊?谁种地谁生产呢?佛陀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出家啊,我分出白毫中的一道相光,就可以让整个世界的众生受用不尽。这个问题常常也有人问我:师父,师父,你们出家太消极了吧?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象你们一样都出家了,那日子该怎么过呢?我告诉他不用担心啦,不会都出家的。我心想:不要说都出家了,就都受五戒好、了,原子弹就不用造了啦,如果那样的话,这个世界就能节约多少生产力啊?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就讲生产力,读书也是为了提高认识生产力,历史的进步是生产力推动的,但是多少的生产力不单没有用在正面的功用上,甚至还有很大的副作用,用它来损害我们人类自身。现在我们最高的科技都用在军备武器上了,用来制造杀人的工具。所以我说啊,不要说受五戒了,就受一戒好了,这个世界要太平多少啊。

现在这个时代,只要用那些科学家们“科”出来的那个原子能的一点点,就可以发很多很多的电,那个小小的一点点原子能所放出来的能量,比这座山的那个煤块烧出来的能量不知要大多少倍。但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能利用这些高能源呢?就是因为这些科学家们没有学佛,不能用佛法来指导思想,如果他们也学佛了,有佛教的修养了,知道戒恶修善了,那么这个高级能源就可以普及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了。我们现在使用的那个计算机,当年美国造了第一个,啊,四层楼高的一个很大的服务器跟着,结果记算起来,还是我们中国的算盘来的快。如果当今世界能使用那些高能源,那汽车便宜到只要卖一块钱都不到。但为什么很多的高科技、高能源不能够得到和平的开发呢?中央电视台有一部片子叫《人与自然》,里面有一句话说得很经典,它说:阻碍我们人类进步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人类自身的道德。是人类自身的道德阻碍了科学的发展,因此佛教的弘扬,我们佛教徒自身修养的提高是关键。佛教提倡自利利他,这种大乘的思想不单单与社会主义建设相适应,而且能构建和谐社会,也跟科学的发展相适应,并能够促进科学的发展。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但有物质的一面,也有精神的一面,我们平常一般都注重物质的一面,精神的一面却忽略掉了。如果从佛法更甚深的空性的角度来说,能度一切苦厄,那我们人的这个生命啊,不单单能享受到快乐的生活,甚至可以享受到无上的极乐。这极乐是什么意思啊?有的说是涅槃,很多人会想:哦,极乐涅槃那不是死了吗?我不要,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其实啊这是误解,所谓的涅槃极乐,就是让轮回停止下来,让痛苦停止下来,让生死永远结束,让我们的生命从轮回的状态寂灭,而显发我们不生不灭的最高的佛性,说般若也可以,说定光也可以,名称可以很多,真如啊、法界啊都可以。我们念一句“阿弥陀佛”都是佛的三无漏学,都是让我们的生命能够于当下得到快乐。轮回那是分分秒秒都没有停止死亡,分分秒秒都没有停止过啊,所以,我们的生命应当追求终极的目标。

生命是有很多层次的,我们知道有六道,人之上有天,人之下呢还有三不善道,佛陀告诉我们,每一点空间里都居无空隙。我们坐在这里,不单单有我们眼睛能看见的众生,还有很多看不见的生命,正如经典里常说的:人非人等。所有六道的众生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都想要离苦得乐。想要离苦,首先就要知道这世间的“苦”是从哪里来的,佛教讲是有漏业的感招而“集”起来的。我们为什么要念佛啊?念佛就是不漏业,念佛就是不生灭。反过来说,不念佛就是生灭,就是有漏,所以时刻要注意我们的身口意。现在我们修行,你说要断这个集,想断,但是很难,因为我们被五蕴紧紧地包裹着,我们想穿透这个色法,在色法中见到佛性的话,那是很难很难的,就像达芬奇画鸡蛋一样的,没有几年的功夫你根本连边都摸不到。

观音菩萨告诉我们:色即是空,受即是空,想即是空,行即是空,但是这个“行”,如流水般不断,分分秒秒、刹刹那那在流逝,我们都被这个行所控制着,色受想行识就像一个魔爪牢牢地抓住了我们。现在佛在拼命地想拉我们,就是要从五蕴的魔爪中把我们救出来,灭我们的一切苦厄,让我们得大自在。这个“照见五蕴皆空”,是要我们脚踏实地的认认真真的去用功夫修行的,所以这个“灭”谛讲断,没有照见五蕴皆空的功夫谈都不要谈。你们里面也有学唯识的,我请问同学们:唯识里面第七识末那识是什么啊?我执的根对不对?明明这个我执的根就在这儿,但我们想断却很难很难,为什么?我执的根末那识啊,如瀑流一般,像流水一样,你想让流水停下来,停得下来吗?只有大阿罗汉才有这样的功夫,叫这个水停,它水就会停,甚至叫它倒流都可以。我们现在说停,这鼻涕想叫它停都停不下来,冬天冻得鼻涕直流,然后“嘶”的一声,鼻涕可以倒流又吸上去了,修行是

要讲真功夫的。

今天,我能跟你们大家一起研讨这些生命的问题,我觉得很开心,总算遇到知音了。断这个“集”是需要很大功夫的,但是我们首先要知道世间是有善恶因果报应的,我们要把佛陀教给我们的智慧这个理念,变成一股力量来断恶修善,断恶修善的力量来自于深信因果,来自于持戒。如果我们在座的人自己都不能深信因果的话,你又怎么能升起力量去教化那些世间不信因果的人呢?我们现在在佛学院里学习,就是为了以后向世间输送我们的佛教人才,我们每一位从佛学院里毕业出来的都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以后都要寻声救苦救难的。

现在大家在这个佛学院里学习是非常非常殊胜的,我看到这个学院的宗旨:学院丛林化,丛林学院化,这个非常好。我们的寺院又叫伽蓝,也叫昭提,本来就是学院,是我们出家的佛教徒学习佛法、实践佛法的地方,所以我们被这么多法师引领着学佛。他们从各个角度从唯识的角度、从般若的角度来指导我们,甚至我们从老和尚的身行示范、朴实踏实的行持上慢慢地来净化我们的身心,让我们的身心世界转凡成圣。前面我一上来就说:定光成就四色莲,我们在座的就是仰仗这个定光道场,要在定光的德性中沉入到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的四色宝莲中,我们要在娑婆污泥中作一朵人间的莲花,要在这个末法时代作中流砥柱。

前天我在香港的时候,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先是没有人只有一条河,我忆念着《金刚经》里的意思,踏着水就渡过了这条河。然后就有几个人站在那儿说话,我不为他们所干扰,还是忆念着《金刚经》的意思,又一次踏着水面渡过了河流。旁边的人说:哎,你们看,那个和尚在水上走路哦。然后我还是不为这些人啊、物啊、水啊这一切的情与非情所动,还是忆念着《金刚经》的意思,再次从水上渡过。醒来后想想,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今天在这里把这个梦告诉大家,希望大家在学佛修行的过程中“深入经藏”,用身心去体验佛陀的每一句甘露法语。我们这个教学楼的后面不是有一个普同塔吗?那塔的后面有副对联,说什么:小梦还归大梦时,是不是?希望我们在座的诸位菩萨们,人天的师表们,我们众生的福田们,都能够非常顺利地象我们老和尚所期待的那样,早日小梦还归大梦时。在这里我预先祝福每一个人的人生,都能够成就我们佛子的功德,做人间的示范,做众生的福田。南无阿弥陀佛!

(众:阿弥陀佛!)

定光寺开示(之二)

佛陀刚刚弘法的时候,度千二百五十比丘众,佛陀那时候并没有制戒,佛陀是在吠舍离这个地方才制戒的,也就是在这个地方接受比丘尼众的。当时佛陀回家度化了自己的爸爸,然后迦毘罗卫国的都皈依在往昔悉达多太子也就是释迦佛陀的足下。释迦牟尼在印度大家称作释迦族的圣者,意思就是“寂默能仁”。现在我们到印度去朝圣说到释迦牟尼,导游会告诉你:释迦牟尼是释迦族修行得道的一位圣者。那时候佛陀教化了释迦族的八万四千众,佛的父亲净梵王也皈依了佛门,并且证了法眼净。他证法眼净很简单,他就是看佛陀的相好,经典里有一个《佛说观佛三昧海经》就是净梵王亲自发起的,然后由佛陀亲自说的:我的哪一相是什么,里面有什么功德,众生忆念观想可以灭什么罪。佛陀讲了这个经之后,净梵王就观佛的相好证了法眼净,然后佛陀授记说,父王以及迦毘罗卫国的八万四千众都要求愿往生清净的佛国极乐世界。然后返回摩伽陀国,路过吠舍离这个地方时,印度佛教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吠舍离以前叫庄严城,这个地方当时是最富贵的地方,计算富贵怎么计算啊?说那个瓦用黄金做的有多少间房子,用白银做的有多少间房子,都这样计算的。当时佛陀的姨母波舍波提见佛度了很多眷属出家,她也发心带着后宫五百位女众想追随佛出家,但是佛却一直不答应。当佛领着众人返回摩伽陀国的时候,波舍波提就与侍从们紧随在后面跟着。那个时候印度都是光脚的,她们的脚都走破了也没退道心,一直跟到吠舍离这个地方,佛陀暂时安顿下来,她们也停下来,又不敢靠得很近,就在那里哭。阿难尊者心里非常难过,就去安慰她们。有的经典记载阿难尊者是波舍波提生的,他跟佛陀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关系,所以他看着妈妈还有那些姐妹们哭得那么伤心,就一面去安慰她们,一面帮她们去向佛陀求情。但是几次都被佛陀制止了:不可以。后来阿难学聪明了,他跪在佛面前问:世尊啊,您讲的教法如果有人能够如理地受持,精进地修行,他们能成道吗?佛陀说:能成道。阿难又问:男众这样子能成道,女众如果也能够依教奉行精进修持的话,她们也能成道吗?佛陀说:当然也能成道。阿难就乘机求佛:世尊呐,您怜悯怜悯那群女众吧,她们再三发誓,愿意接受佛陀的教诲,愿意依教奉行精进修持,您就收下她们吧。佛陀就沉默了,好了,这个沉默就变成了默许,阿难就去报告给大家,她们都高兴坏了。这时候佛陀就说:不要这么高兴,你们出家必须要依止“八敬法”,还说:你们不能跑来跑去,要固定住在一个地方。当时佛陀住的地方叫精舍,佛陀是这边住几个月,那边住几个月,但是唯一固定的寺庙就是比丘尼住的爱道堂,有了比丘尼僧团以后,佛教就具足了四众弟子。佛教里是最讲究知恩报恩的,我们男众的寺庙里是迦叶尊者在上首,阿难尊者在下首,而比丘尼的寺庙就不一样了,阿难尊者摆在上首,就是感恩阿难尊者这个恩德的。因为波舍波提是佛的姨母,所以我们见到比丘尼,不管老的小的我都说:阿弥陀佛,师太你好!也是在这个地方,佛讲了《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也传授了《大悲咒》,并且开始制定了戒律。

吠舍离这个地方很奇特,我已经去过三次了。这个地方作为印度佛教八大圣地之一,这里的阿育王石柱是完整的,石狮子也是完整的,其他地方的阿育王石柱都断下来了,石狮子也是残缺的,只有吠舍离这个地方它还完整地保留着并屹立在那边。每次我到了那儿就会感觉到:佛教戒律的法幢还在!戒在,正法就在!戒法是我们佛教任何一个乘的共同学处,不管你怎么分宗分派,戒是共同的。戒能得不动,在这个无漏的上面增长,定就由此而得,所以有了定学。定的学问也是很多的,我们在佛学院不单要学戒学,还要学定学。定学是各宗各派都要学的,乃至念佛法门也有定,念佛法门的定就是念兹在兹。印光大师讲“客路溪山任彼恋,自家风光有谁争?”这就是定学。念佛有定学,念佛也有慧学,慧学种种的法门,每一位善知识都有他们修行的心得,对佛法的受用越是往上,越是需要善知识的摄授。比如说戒法三千威仪、行走坐卧我们还能看得见,但是慧学就一定要师父亲传了,需要师父的口传,而且师父的口传都不能畅尽佛的本怀,也不能畅尽善知识的本怀,叫言不达意啊。那怎么样才能领会呢?这就需要我们作为弟子的对自己的师父一定要有恭敬心、要有信心,唯有这样师徒才能心心相印,然后师父的智慧才会映现到我们的心中。因为,所谓的慧,般若也好,真如也好,它是没有办法用言语来表达的,禅宗叫: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天台寒山大师也说:“我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叫我如何说?”文字表达不到的地方,你叫师父怎么说呢?所以只能是以心印心。中国禅宗作为正法眼藏,它是慧学的最高峰,最能代表正法的,好比佛的心。佛的心是没有办法说的,所以是“教外别传”。它是离文字相、离言语相的,怎么能用语言文字来传授呢?所以各门各派共同遵守戒律之外,还要共同尊重善知识,如果不尊重善知识就不能够了达如来的“真实义”,所以尊师重道是我们佛门里证悟最重要的关键。如果没有善知识,纵使你有很大的智慧也没有用的,就象《华严经》里讲的“譬如暗中宝,无灯不得现;佛法无人说,有慧亦难解”。佛法里还有个比喻说:如夏虫不见冬雪,如盲人不见白色。夏天的虫寿命很短,不知道冬天的雪是什么样子的。盲人不见白色也一样,佛法里有这样一个小故事:有人说:今天的阳光真好,云那么白。盲人听到了就问:白云是什么样子的?盲人怎么跟他说呢?就说:哦跟棉花一样白。棉花怎么白啊?还是不知道。这时候正好有一只大白鹅跑过来,那人就把大白鹅抱过来说:喏,棉花跟大白鹅一样白。然后这个盲人就抱着大白鹅,那个大白鹅“呱”地叫了一声,盲人就说:噢,原来白云就是这个样子的,我知道了。我们学佛如果没有善知识的引导,就会象那个盲人一样。

佛陀讲的所有的法都没有两样,只不过应不同的根机讲不同的法,就象一年级总是学一年级的知识,二年级学二年级的知识,也不能说一年级的不是知识,对不对?就算我们读到大学了,回过头来对一年级所学的还是说那是文化,那是知识。就象我们在座的都是学生,尽管分出预科班、本科班、研究生班,大家都一样还是学生啊。佛法也是这样,定学虽然分很多层次,四禅八定属于世间共同的禅定法门,还有出世间的定慧学,但是他们共同的一点都是来自善知识的教诲。所以我们大家最重要的一定要记住:从初发心一直到证悟究竟的圆满佛果,都不能够离开善知识的爱护教导和加被。一旦我们内心里面对善知识的尊敬有所冲淡的话,就是已经亮起红灯了,就要好好忏悔了。如果我们光在嘴上念“南无阿弥陀佛”,却不知道把自己眼前的善知识看成是引领我们离苦得乐的阿弥陀佛,那么阿弥陀佛站在那儿也等于白站。我们大家看到阿弥陀佛的塑像都是站在那边的,为什么?站在那边表不休息啊。只要有众生在轮回中受苦,善知识也是不休息的。还有阿弥陀佛垂下来的手是什么意思啊?(众:接引众生)那大家有没有看到阿弥陀佛来接引众生啊?(众:没有啊)告诉你们吧,善知识就是阿弥陀佛来接引众生的那只手!如果我们对法师、善知识没有生起“真佛”的这种心,那你就是没有看到阿弥陀佛的手啊,很可惜的。佛陀左手托的那朵莲花表示极乐世界,表示他已经功德圆满了,右手垂下来接引我们,就是要把他的极乐世界毫无保留地给我们,但是我们却还不相信。现在马路上你买东西给他一张一百块的人民币,他拿过去还要摸一摸弹一弹,是不是假的?这个就是末法时代众生的业障,对什么都用怀疑的眼光、排斥的心态。

定光寺开示(之三)

在座的诸位大法师、学长、同学们:大家下午好!(众:阿弥陀佛!)青云化作千界雨,定光成就四色莲;宏公大慧驾慈航,悲心滴滴救苍生。

当我踏进定光禅寺,我们的大和尚和诸位大法师带我看了一幢幢的大殿,在繁花绿树的映衬下非常庄严。踏着那每一块地砖,都让我看到了这边的住持大德和常住师父们拳拳的佛子之心。庄严道场,利乐有情!现在很多佛教徒都很喜欢密法,问我这个现象怎样?我告诉他们:其实显法啊、显教啊,所说的那个意思就是密,愿解如来真实义,这个“义”就是密,而这个密不在别处,就在我们自己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佛性,都有如来藏性,这就是密,所以喜欢密就挺喜欢我们自己的。但衣里明珠指示方知,虽然这是我们本有的明珠,如果没有人告诉的话,我们还真不知道,依然枉受轮回之苦。这就是善知识的重要性了,善知识在哪里?要找善知识先要看自己,我们自己有没有参学的资格?有没有成就弟子的相?这个是我们自己决定的。如果没有做到,纵使佛陀再现,我们只会造堕落之因,这点很重要。如果我们具足了弟子的相,世尊在经典里向我们承诺:遇善知识起尊重心,纵使你的师父没有什么成就,我也会现善知识相令你成就。所以我们常常说:于禅定之际,于梦寐之中得诸佛摄授,这个从哪里体现出来呢?这个就是要善知识的加被力,让我们的心能够入道。

我们读小学的时候学过一篇课文:达芬奇学画画,他老师教他画鸡蛋,一画就是三年,我们在座的都学过这篇课文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啊,我是常常想的,别说画鸡蛋了,煮一个鸡蛋也不要几分钟的,对不对啊?这画一个鸡蛋要画三年,为什么?就象前面我们朝悟法师教大家写书法,我们大家都会写字吧?是不是你写的字就给你办个书法展?行不行啊?为什么不行呢?因为那个字自己看了都会摇头,为什么有的人就能办书法展,差别在那儿啊?这里面就有个功夫的问题,要有真功夫啊。

那个“永”字八法要练多少年?王羲之大书法家,他那个儿子也想学爸爸在书法上有所成就,他妈妈就叫他至少写完三水缸的水。结果多少个春秋过去了,三水缸的水也写完了。那天他又在写字,写那个永字八法,结果少写了一点就出去了。他父亲回来一看,这小子写个字还少了一点,就拿起毛笔顺手给他加了一点。他妈妈来书房看孩子写的字:不错,不错,练了这么多年,三缸水写下来,总算有一“点”像你爸爸了。

我们在座的都十几、二十岁了,也有三十多岁的,我们两堂功课早就会背了,但是我们现在就能做人间的楷模吗?就能称作佛门龙象吗?还不能,为什么呢?因为这需要功夫啊,需要我们谦虚地去学习。我们出家人如果不发菩提心,不依照佛陀的教诲,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现在社会上有人叫我们职业和尚,喊我们庙里叫无烟工厂。佛教经济化,佛教世俗化,这不糟糕了嘛?所以我在这里有点启发我们出家人,这其中点点滴滴都透着功夫哦。唱得好的人一开腔、一压罄,全场几百人马上得定,所以维那是领众修行的功德。

刚才有人跟我讲:我们很惭愧哦,我们大和尚腿不好还上山种菜给我们吃,我们吃的菜都是大和尚种的。我问:你们出坡吗?回答说:我们大和尚慈悲,舍不得我们出坡,去年上山砍了一回柴,把腿给砍到了,从此大和尚不舍得我们出坡了。你看,砍柴还砍到腿,有一点摩诃祖师的功德了。摩诃祖师他师父要朝山去了,徒弟就问:师父啊,您朝山去了我吃什么啊?吃面呐。面吃完了呢?吃石头。徒弟又问:我烧什么呢?烧柴啊。柴烧完了呢?师父说:柴烧完了烧腿。摩诃祖师这时候很愚钝,非常非常的愚钝,师父朝山去了,他一个人在茅棚里,面粉吃完了,就拿石头到锅里去蒸。柴烧完了就把腿放到锅里去烧,就这样过了三年。师父朝山回来了,看到徒弟吃得满面红光,就问:这么笨的你吃什么啊?吃石头啊,徒弟回答。那烧什么呢?烧腿啊。你别看他愚钝哦,他对师父就是有不共的信心,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这个信心生功德啊。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这是《大方广佛华严经》经中之王当中的金刚教点。这个信啊,正法时代也好,末法时代也好,众生得度唯靠这个信字,佛菩萨慈悲度众生,众生不信也枉然。

我们这里的宏公老和尚,有人跟我介绍说他读书没几年,但是简单的这句话就能概括他了吗?我们在座的知不知道,那个对联一首一首都是他自己作的?那个字,一字一字都是他老人家写的,我们看到谁不合掌恭敬哦。我一看到他的字,如沐春风深受鼓舞,这老和尚的字里有大丈夫之志。看老人家的照片瘦瘦的,但是那个字写的怎么样啊?有没有志气啊?胖胖的,那个字里行间,那作的诗啊、联啊意义深远,我们哪里敢说“他读书没几年”?他的整个生命都在学习都在酝酿,佛法在他的心里面,这个世界在他的心里面,众生也在他的心里面。也是你们告诉我的,老和尚读书不多但是会讲《金刚经》,通达《坛经》,这还了得啊?金刚是般若的德,为十方诸佛之母,老和尚通达《金刚经》,老和尚配不配做你们的妈妈啊?你们不是要学密吗?学密就死心塌地在这里学,知道不知道啊?你们有没有读过《米勒日巴尊者传》啊?米勒日巴尊者是怎么样的?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走,对不对?可是现在谁敢打你们噢?谁敢骂你们噢?宝贝你们都来不及啊,生怕宝贝跑了,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结果还是跑掉了。有没有跑掉的啊?有哦。我看每次招收学员的时候都有一百多、二百多,然后第一届毕业多少?三十几位,第二届也是三十几位,第三届二十六位,怎么越来越少了?第四第五届有点上扬的趋势,四十几位。为什么刚开学的时候人有一二百,还没学完就跑掉了那么多呢?这个就是道心不坚固,没有长远心啊,我们说长远心难发,真是难发哦。

你看我们这个地方,阶梯都是花岗岩铺出来的,极乐世界说有七重栏楯,我们这边有几重栏楯啊?大殿就有九重。老和尚在这边建起来倒蛮有耐心的,我们住在这边的人倒住得不耐烦了,所以真的要生起惭愧心哦,由这个惭愧心来坚定我们的意志。人生正确的理念不是偶然生起来的,是在生活当中沉淀的,我们前面所讲的功夫也是从沉淀当中产生的。不要在这边还没住几个月就跑掉了,讲到定光寺还说:定光寺啊我知道,那里怎么样怎么样,法师怎么样,下面怎么样,好像很了解似的。我倒想问:你了解你自己几分啊?娘胎里出来这么久了,对自己都不了解,跑到定光寺没住几天就了解定光寺了?我们对老和尚的功德到底了解几分?我们对法师们的智慧慈悲到底了解几分?所以啊,将要做人天师表的我们要进入到如理如法的学习状态中,谦虚使人进步,要常怀一个谦虚的心。我们宏公老和尚写了很多字,然后这个落款都不一样,有“忆西”啊,还有什么“学笔”的,这位老和尚的书法功夫那还了得啊?但是他怎么样?“学笔”,就这一个谦字就够我们学好长时间的了。所以我一看到老和尚的字,我走路不敢甩膀子,弯着背低着头,这定光寺里藏龙卧虎哦,小心一点哦。

我们在座的诸位菩萨们也是,今天是你们鞭策我要入定,要发心祈祷,你们济济一堂坐在这边把我吓坏了,拼命地闭着眼睛,知道干嘛吗?祈祷我的恩师加持我,加被我讲话不要讲错哦,祈祷我的师父、佛菩萨们加被我,千万不要吓得开不了口哦,这个为什么啊?不是你们在加持我,我也没有那么恳切地来祈祷啊。你们以为我闭着眼在修定哪?不是的,闭着眼在那边祈祷,所以对境很重要。我们在定光寺这样一个殊胜的三宝具足的这个对境里面学习,以后可以做亿万众生的福田,这个是要学习的。画一个鸡蛋都要画三年呢,何况我们要做人天的师表,怎么能不将整个身心都全部投入进去啊,踏踏实实地、脚踏实地学修并进。

佛法贵在诚实,贵在恭敬,所以我们印光大师、弘一大师他们身先示范,然后一直这样教导我们:一分恭敬,灭一分罪障,增一分福德。恭敬是三宝门中获取功德,灭除罪障的唯一的方法。我们对三宝的信仰,对往圣前贤的敬重,对苦难众生的悲悯,这个在我们初发心里面都会有功德的。这个功德是需要我们细心地去养护的,不能让它越来越淡。出家人里有一句顺口溜叫“出家一年……”,哦,你们比我会背。是啊,千万不要让佛跑到西天去,佛跑到西天我们就苦了哦,我们跟佛的距离就是十万亿佛土喽。

我也常常亲近海涛法师,他的弘法动力就来自于他的初发心,他一直不忘自己是为了母亲的病苦而在佛前发愿出家的,所以他也常常忆念弘一大师的那句话:莫忘世间苦人多。我们这个娑婆世界,我们这个地球,这个末法时代,众生的苦难是很多的。请问:我们到地球上来是不是来做富翁的啊?是不是来成就名利的啊?你还想在地球上带点什么走吗?所以我们真的要想明白哦。这时候再来看佛教导给我们的救度众生脱离苦难的方法,就会觉得字字句句都是醍醐甘露,因为我们自己就在实践之中啊。众生的苦难在我们的心意识里面都会显现出来,佛陀的每一付药我们自己要先来服用,这种对法的参学、实践、受用是非常重要的。

我自己初发心学佛的时候,首先读的是《六祖坛经》,之后再学的《金刚经》。奇怪的是我这一本《六祖坛经》每次读都读不完,每当读到一句明白了,就汗毛直竖心里充满法喜,然后就沉浸在这种法喜当中,就不想再往下读了。读不懂的地方也是如此,前面一句不懂,我就不想再往下读第二句,所以这本《六祖坛经》看来看去看不完。今天上午有法师给我介绍说,有人问宏公老和尚:师父啊,您读什么经啊?老和尚说:我读《金刚经》呀。又问:您一年读几部啊?宏公老和尚说:我一年只读一部。我心里想:嗯,好像我也有这个感觉,因为我那个时候一年一部《坛经》也读不下来。

明白了佛法如蜜,边中皆甜,不单单一部经可以度众生,经中的一句话可以度众生,甚至经的题目也可以度众生。比如说《金刚经》三个字,我们用佛的法报化来诠释:“金”是本质,这个本质象法身一样,一切法皆不离如是,这法身的德跟黄金一样,在《华严经》里说这个世界情与无情犹如黄金,黄金做成的佛,黄金做成的莲花,黄金做成的板凳,黄金做成的地板,乃至黄金做成的脸盆,不管做成什么形状,它的本质都是金的,所以金是法身德。“刚”是不可坏,是报身德。“经”是应众生机而化现,这是化身德。你看,《金刚经》法报化三身的功德都在这经题里面了。明白的人读到《金刚经》三个字就能安住在法报化三身的功德里面,可以自受用,也可以化众生,自利利他都具足了。情与非情同圆种智,一句《金刚经》三个字就可以了,全包括了。所以你说密,密在哪儿啊?一切众生本有的智慧就是密!有的人知道学密首重信心,就对上师特别恭敬有信心,其实,佛法的哪一个法门里缺少信心可以成就的呢?我们净土法门,念佛求愿往生极乐世界,没有信心可以成就吗?没信心的话你连阿弥陀佛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够通过持名而达到自己的受用呢?无量光无量寿是没有时间障碍、没有空间障碍的,这个生命已得大自在,你怎样才能受用到这些呢?这就要依靠善知识的加被摄授,不是说净土法门只要念念佛就可以了,不需要善知识了,净土法门尤重善知识。为什么啊?因为净土法门度众生,就是仰仗诸佛菩萨果地的威德,仰仗善知识的愿力,没有他们的愿,我们解脱的德不会显现。

你说禅宗,禅宗也要仰仗善知识,而且禅宗更加注重明眼善知识的作用,因为教外别传,不立文字,开悟唯一的途径就是依仗善知识的直指,仰仗善知识的抽钉拔契,桶底脱落才有机会。在座的也有学天台宗的,天台宗也是啊,象我师父他老人家十三、四岁就出家了,出家之后一直依止善知识学天台宗。他老人家曾经告诉我们,各门各派都一样,你想学哪个法,你就要依止哪一位善知识。

上午虽然跟大家已经提到这个问题,现在再反反复复地来强调善知识的重要性,佛法里比喻给我们听,鹅王能于水取乳。看上去很普通的水,但是鹅王的嘴在水里面“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就能从中提炼出乳来哦。我们学佛的人也要在平凡平庸的分分秒秒中,提取这个空性般若的德来。分分秒秒很凡庸,如果我们当下能沉静下来念一句“阿弥陀佛”,这就是持佛名号、忆佛念佛,这就有功德。我们平时调头走路,甩手饮水,时时处处不要离开正念。

我们没有般若的空见,吃的喝的都是往圣前贤这些大德们为我们创造的,至少我们要生起惭愧心。末法时代的众生不能实相念佛,以惭愧心来念佛也算是末法时代的正法,就怕连惭愧心都没有。一句佛号不入心,只在口上滑过,有的甚至滑都滑不过。所以我们刚出家的时候,师父就叫我们拿着念佛珠,念佛的人拿着念佛珠就像老人走路拿拐杖一样,年纪大了再不拿拐棍走路就很危险。关于念佛珠,佛有讲《数珠功德经》,文殊菩萨也讲了《念佛珠功德经》,《大藏经》里有好几部经讲解念佛珠的功德。有些居士问:师父,我们可以挂念佛珠吗?请问:居士可不可以挂念佛珠啊?可以的。佛陀在经典里讲,不要说拿个念佛珠在那里念了,就是身体碰到念佛珠,眼睛看到念佛珠都能消业障,所以四众弟子都可以佩带的。只不过我们这个约定俗成,到了寺院里面不要混淆,不要挂在外面,可以挂在里面。你看我们,外面挂里面挂,外面也有手上也有,干嘛呢?让你看到念佛珠,你只会想起来念佛,而不会想起来念其他的,所以数珠的功德是很大的,我们初发心的还要借助念佛珠来束缚我们的身心,常常提醒我们自己。

我们不能有观想念佛、实相念佛的功夫,至少我们要生个惭愧心,惭愧地持名念佛。如果连惭愧持名念佛也不能够,还要说:他修的是实相念佛,我没他那个本事,我修的是持名念佛,讲这话的时候还一副贡高我慢的样子。别人已经能实相念佛了,自己只会持名念佛还不谦虚,所以印光大师给我们示现“常惭愧僧”。大势至菩萨西方三圣之一,来我们这个地方、这个时代来示现常惭愧僧。

现在的时代,科学发达物质昌盛,同时,人的精神薄弱人心混乱。我们学佛更要有坚实的基本功,没有这个基本功你还想做法门龙象,还想要替众生受苦?别说替众生受苦了,自己的苦想给别人还给不掉呢。老是打听:某某佛学院怎么样啊?那里的住房条件怎么样啊?那里单子钱高不高啊?如果听到哪个佛学院住房更好,里面有空调,然后单子钱更多,哇,这边的苦不要了,我到那边去了。那样子能成就吗?那是堕落之因哦。

所以,我们常常要回光返照,我们住在这个青云山,要孕育一种超越世俗的凌云之志,不要被这个五蕴的云所覆盖。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大丈夫,既然已经正发丈夫之心出家,借这方宝刹在善知识的怀抱里,一定要发起凌云之志。为什么上来我要说:宏公大慧驾慈航啊?西游记里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只能伸出一个猴头,请问:我们是不是也一直被五蕴的五行山压着?压了多久啦?都是“分别心”这个猴头在起作用。孙悟空要仰仗观音菩萨的慈悲,仰仗西天取经的唐僧用六字大明咒来救他。一切善知识都是佛的悲心化现,人间的观世音菩萨是谁知道吗?观音菩萨其实不是菩萨,观音菩萨是佛,是一切诸佛的悲心应化在人间的。过去正法明啊,为十方一切诸佛之悲心所显现,名字叫观世音,观世间苦难音声而寻声救苦救难的,是倒驾慈航啊。所以,我们学佛的目标一定要清楚,一定要出这个五蕴凡尘,不要甘愿为其所压。有的不单甘愿被压,还在里面贪恋不出,就如《法华经》里面讲的三界如火宅,火宅已经是又危险又脆弱了,大火已经燃起,然后狼群虎豹到处窜,我们还在里面嬉戏不知求出。《火宅比喻品》说的就是这个世间的人,被苦逼迫而不思出离,还以苦为乐。

所以我们自己首先要觉悟到这是苦,我们要出离,佛陀四转法轮首先说“苦”,离苦是一个真理。不管他是老百姓还是当国王,不管他是一文没有还是家财万贯,都逃不掉这个苦的逼迫,所以真是苦啊。佛陀初转法轮时说:这个苦啊,我已经知道了,而且已经脱离了,佛陀现身给我们讲这个道理。现在末法时代的苦更加地炽盛,因果报应更加地快速,我们佛弟子如果自己都不觉得这个世间是苦的,你怎么去看清楚众生的苦呢?你怎么会生起出离的心啊?文殊菩萨说,不生起出离心,你不是个佛教徒。如果没有出离心作内涵的话,那我们打坐,别人看了说:这个人在练瑜伽。那个人说:这个人在练气功,不都差不多嘛。所以我们师父常常这样教导我们:末法时代我们要以戒为师,以苦为师,常观苦。

我们现在的出家人已经象泡在蜜糖里一样了,我们的苦跟世间人的苦不一样,别人发财一个月有几万块,我怎么没有啊?我们已经没有这个苦了,求不得苦啊,爱别离苦啊,我们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样的苦了。我们苦的是:无以报佛恩,无以救众生。我们享受着三宝的恩德,还没有能力来报答三宝的恩德;众生这么苦,我们还没有能力去救度众生的苦难,觉得这样是苦。不悟道就要生起惭愧心,惭愧就不断鞭策自己:怎么还没有觉悟啊?要时常鞭策鼓励自己。大家看,我们这个宝刹清净不清净啊?(众:清净)我们在这个清净当中干嘛啊?要开出光明灿烂、风雨飘香的莲花哦。南无阿弥陀佛!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