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喜法师 / 传喜法师:华严滴翠-皈依佛

传喜法师:华严滴翠-皈依佛

分类: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华严滴翠

九华山翠峰寺2007年

今天,我们来到九华山地藏菩萨道场这样一个圣地,坐在华严道场这个庄严的法堂里,不禁让我们想起清光绪十八年(1892)春,现代高僧虚云老和尚,当时叫德清,约请普照、月霞、印莲等几位同参一起前往九华山,选中翠微峰山腰向阳之麓靠近路旁的一块空地,除茅斩荆斫树砍竹,费了一个多月,盖起了一间能容纳百众听讲佛法的茅蓬。

五月初一礼请百岁宫方丈宝悟和尚主持开光,山上山下三千多佛弟子前来随喜。此后,他们一边结界打禅七,一边轮流讲经,由高旻寺首座普照和尚主讲《华严经》,德清法师助讲,弘扬贤首五教仪;德清法师主讲《金刚经》,月霞法师主讲《胜蔓经》,印莲法师主讲《阿含经》,四人轮流主讲法雨普洒。

次年,天台宗高僧谛闲法师云游到此,亦被邀请主讲天台四教仪。大家摈弃门户之见,互相尊重,互相学习,这样,禅宗、贤首宗、天台宗、净土宗的大德都在翠峰茅蓬相继讲经,翠峰茅蓬的名声也随之越来越大,四方慕名而来的四众弟子络绎不绝。

贤首一宗歇坠已久从次再扬,其中特别要提到月霞法师(1858---1917),大师初习天台宗,后学华严宗,对华严有深湛的研究,1914年曾在上海创办华严大学,专弘《华严经》,因此被奉为近代华严宗的主要代表人物。

还有近代著名的高僧虚云老和尚(1840---1959),十九岁出家先修头陀行,后行脚天涯参学访道。五十三岁时在翠峰茅蓬研究经教三年,五十六岁那年,扬州高旻寺主持月朗到九华,称高旻寺今年要打十个禅七,请诸位回山护持常住,众欣然应邀。翠峰茅蓬因地方当局以防止***党聚会为由,将茅蓬强行封闭,遣散众人。

当时德清法师也就是虚云老和尚要到高旻寺去打禅七,就从这里下山,走到江苏大通荻港想渡江时,因持金银戒没钱付船钱,船工掉头而去。没办法他只好沿江而行,不料走到一段被江水泡松的江堤时,江堤突然坍塌,失足坠水。

他在水里浮沉了一昼夜,流到采石矶才被一个渔民救起来,送到附近的宝积寺,被主持德岸认出赶忙抢救。当时他口、鼻、大小便诸孔流血,非常虚弱,稍住几天就抱病赶往高旻寺。

知客师看他面色憔悴就问他:有病吗?德清师为了及时参加打七,也不说坠水生病之事,在请职事时他拒绝,被认为慢众又遭到打香板。但他顺受不语一声不吭,但病情因此加重,血流不止,而且小便滴精。

尽管如此,德清师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安修忍辱,澄心净念,昼夜精勤,二十多天后众病顿愈容光焕发。这时宝积寺的方丈德岸给德清送洗净的衣服来,说起坠水之事,大家知道后对德清师很是钦佩,于是也不要他轮值了,让他一心参禅。

从此德清万念顿息,加倍用功。转眼到了八七的第三天晚上,六支香开静时,护七沙弥倒开水溅到他的手,茶杯掉地一声破碎,顿断疑根,如梦初醒,于是作偈两首:

第一偈: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

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

第二偈:烫着手,打碎杯,国破家亡语难开;

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

这些前辈大德们的修行事迹,值得我们后人好好学习,况且他们跟我们翠峰寺的前身有着甚深的渊源。

《华严经》是经中之王,我们释迦牟尼佛当时的悉达多太子夜睹明星而开悟,受十方诸佛的赞叹和劝转法轮,佛陀就安住于自受用这样遍智之中,于本体的境界而开演了这部《大方广佛华严经》。

世尊涅槃前特意授记,由我们东土震旦来受持弘扬这部《华严经》,在所有的佛经中,《大方广佛华严经》跟我们中国人有特殊的因缘。

我们每次去印度朝圣,来到菩提迦耶佛陀证道的金刚座前,我都要念诵《华严经》的经句来供养佛陀。一次海涛法师叫我给大家开示,当时我就以《华严经》中大家最熟悉的那个偈“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给大家作了一番解释。

当时除了我们四众弟子外,世界各地的佛教徒也都听得非常认真。

今天晚上在华严法会开始之际,我们先一起来学习《华严经》的意义,是非常非常殊胜的。古人说:诵经千卷不如解经一字,特别是《华严经》属于圆顿大法,《华严经》所讲的一乘十相是如来的本地风光,《华严经》讲的一乘不是相待的,和《妙法莲华经》一样无二亦无三,讲的是佛的本地风光。

而佛陀讲的其他的种种法,是应众生的根机以众生的因缘而开讲的,这里不是,这个一乘缘起是缘于自性的法界,从自性法界中而开演的。

所以这个一乘中所开的十玄门,虽然为十,却是一为无量,无量为一,重重无尽,所以称为“玄门”。

虽然跟大家提到《华严经》的一乘十玄门,但我现在不从这个角度去讲,如果从这个角度去讲的话,或许就象《华严经》中所讲的:声闻众听这个法都是如聋如盲,不退转地菩萨以下的菩萨听起来也是摸不到边际,何况我们这些凡夫?

所以我们今天来学习《华严经》主要是从普贤菩萨身上得到一些启发,普贤菩萨是《大方广佛华严经》中的法王子,大方广就是“普”,华严就是“贤”。

这个“普”是普及一切,人人具足个个不无;这个“贤”呢,虽然理性上说,这个贤似乎我们也个个都有,但从事相上来讲,众生因为迷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个贤,迷失了,依着这个微妙的心体,就起贪、嗔、痴,造作恶业。

上品十不善业感地狱果报,中品十不善业感饿鬼果报,下品十不善业感畜生的果报,这个世界的六道众生,依着这个无明造业,然后自作自受感受苦果,今天我们从这方面来认识。

觉悟是什么?打破无明是什么?对这些我们现在还象空中楼阁一样,如果我们务实一点,既然我们有无明,我们每个人都要知道忏悔。我们沿路过来,我看到石头上有刻字的,下面落款都是:翠峰寺住持惭愧僧某某。我们老和尚这么大年纪,还在这么偏僻,这么艰难的地方来兴道场,还说“惭愧、惭愧”。

那我们在六道里轮回,造作了无数的恶业,我们是否也生起“惭愧、惭愧”了呢?我们不但要知道惭愧还要谨慎,不单谨慎还要检点,就象开车的司机,把稳自己人生的这个方向盘。《华严经》里讲“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每个众生都要对自己的世界负责,正报、依报都是自己造的。

古人县官头顶上都挂着一个“明镜高悬”的大匾,这个明镜在哪里?在你家的化妆台上吗?不是吧?这个明镜,佛法上叫做“自证自”,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要把自己的这个镜子擦得亮亮的,时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说什么,想什么。

从身的不善业中觉醒并戒除它,从而把不善业转为善业。身不杀、不盗、不淫、令身清净,身清净了才好修行。口业呢?不妄语、不恶口、不绮语、不两舌,这个口业平时是最容易造的。

比如现在,我们在这里研究佛法,法师在这里讲,你就应该认认真真地听,学佛法的时候你要想象就是自己一个人,没有旁边的张三李四,隔壁邻居什么的,听着法的音声思维它的意义,并且要将自己溶化在法中。

如果你在听经的时候交头接耳,这个口造的就是下地狱的恶业。学佛的人大都不认为自己还会造恶业,但是法会期间讲话的现象多不多?特别是居士,自己还不自觉,这就是在造地狱的因,你看,这个口业严重不严重?什么是恶口?就是讲话伤人,这在生气的时候也是很容易犯的。

不两舌,就是不挑拨离间,在你面前说这个,在他面前说那个,让别人不和合。不绮语,没有意义的话叫绮语,讲没有意义的话也有罪,因为生命是宝贵的,时间是宝贵的,寸金难买寸光阴,你浪费生命浪费时间就是有罪。

不妄语就是颠倒是非,是说不是,不是说是。如果我们能够戒除这些不善业,这人马上就清净了,清净了学佛才能够相应。

我们放焰口的时候说:身常清净证无上道,口常清净证无上道,意常清净证无上道。每次法会,我们每个人都身穿海青,搭袈裟、幔衣现庄严相,这个身不在造业。

口呢?这时候抿起来,眼睛微笑着渴望地看着法师,洗耳恭听,一个字也不拉不漏。意呢?听法前首先要发大心,为天边无际的沉沦在苦海中的一切众生,发菩提心来听经闻法。

为什么先要发菩提心呢?请问:我们哪一个人不代表着你的历代宗亲啊?哪一个人没有生生世世的父母、累劫的冤亲债主啊?只是我比他们幸运,有了这次闻法的机会,所以我是他们的代表。

而且以后的子子孙孙都要仰仗我这个祖先留下来的福荫,所以我要好好地听一点佛法回向给他们,回向给一切众生。这样子来发菩提心,能够照一照过去、现在、未来,佛法是超时空的,不怕你想,就怕你不敢想。

我们到这样一个殊胜的圣地来参加华严法会,住持和尚这么慈悲,我从浙江东海之边宁波赶过来,大家由于种种殊胜的缘起聚在一起,所以我们要完全地浸润在这个法会当中。

我上次来的时候,这个法堂还没有造好,我看到工人们从山下背着这些钢结构的梁上山,一根梁有多重啊,我们空手上来都不容易,他们就这样用肩膀扛,拿着两根带丫的棍子当拐杖,扛一段路累了,两根拐杖前面撑一个,后面撑一个,肩膀再作一个支撑点,就这样“哼哼”地稍作休息,浑身是汗哦。

我问他们:你这样走一趟多少钱?他说:十元钱。我问:一天能走几趟?他说:一天能走六趟。现在我们舒舒服服地坐在这个法堂里,我们就想想这些挑夫好了,这么不容易地把建造材料扛上来,加上善信的净资,还有我们寂德和尚的凝聚力,我们坐在这个法堂里,如果不认真地听法,不要说对不起多少人,就连这个房子你都对不起。

现在很多人虽然皈依佛门很久了,但有的法没有很好地听过,不知道怎样如理地听法,在这里我就稍微多讲一点。

听经前我们要先发菩提心,菩提心发好之后,还要防止三种过失:

第一,耳不注如覆器之过,这个茶杯如果把它口朝下扣在桌子上,这里面还能倒进水吗?听法亦如是。不能贡高我慢,轻慢法师:这个法师哪里来的?年纪轻轻的能讲什么?耳识散乱不注意听,却在找法师的缺点,这叫覆器之过。这样的话,法师讲的话不单对你没有利益,甚至还会成为你堕落的因,如理如法地听法才会有功德,这叫远离覆器之过。

第二,意不持如漏器之过,虽然茶杯口是向上的,但杯底有漏,听多少法都不记住,不思维,更不知道要调伏自己的心才是修行。这样听法是听多少漏多少,这叫漏器之过。

第三、杂烦恼如毒器之过,这个杯子里面如果有脏东西在,水倒进去能喝吗?听经时掺杂贪嗔痴等杂念,如同向有毒的容器中注入甘露,甘露亦成毒。过去我们出家人有个规矩:出家三年不准听经闻法,不准念佛参禅。

为什么出家了还不准听经闻法?就是先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法器才能盛住法。所以过去刚出家的沙弥,先要行堂啊,打扫厕所啊,来护持常住,为上座比丘服务。

举一个例子来说,你刚扫过地,师父走过来说:扫得不干净,没有分辩的,再扫。扫了第二遍之后,师父还说:扫得不干净,继续再扫。这时候你如果说:我地扫得非常干净了,你就叫太没有悟性了。

师父三番五次地叫你扫地是有密意的,扫地,扫地,扫心地,去除你的我相,你却执著在相上心里还不服气。过去丛林里说:叫你鞋子倒穿,你就倒穿,这叫服从安排,无我相才叫出家相。

有了出家相才可以听法,这时候如来的密意自然在心里就能够领会。如果心里有染污,听法也会成过咎。印光大师说:三宝门中以恭敬心来得福,这个恭敬心能够灭罪,让我们这个法器得以干净。

为了这次见面,我们法师去年就到我那边去约请了,今年又再再地约定,才有我们今天的这个聚会。在座的或许有人不知道,光听到打板了到法堂去,到法堂去干啥?师父要讲法,哦,那去听听吧。

有人或许还想:一天辛苦了,休息还来不及,还听什么?这叫没有听法的意乐,听法没有意乐也没有发心,反而不好。

所以前面我把《华严经》先赞叹一番,接着再把听法三过讲一下,下面我也要对一对我们众生的机,明末憨山大师讲得好:说法容易对机难,法不对机总是闲。

讲了半天得意的没几个,堕落的倒一大群,因为是我讲的,那我也堕落,稀里糊涂地两个都堕落,那怎么行呢。什么叫末法时代?就是闻法而得不到法的受用。

我今天一进山门,我们住持和尚来迎接,我走过来的时候,我们居士我都看过来,确实不错。这次大家来参加华严法会有大因缘,每一位居士看过去都非常清净,可以说是老修行了,所以聚在这里参加这次法会,就是诸善根者聚会一处,所以我也是心生欢喜,非常地欢喜。

我跟住持和尚商量,今晚就不错过跟大家见见面,华严法会召开在即,已经净坛过了。除了外在的物质环境这样地净一净,今晚我们坐在一起,把内心世界的坛也净一净。

请问在座的:我们来到翠峰寺,除了带海青,带袈裟、幔衣,我们的佛性有没有带来啊?有没有?你知道我们的佛性有多“大”吗?我们的佛性有多“方”吗?我们的佛性有多“广”吗?这“大方广”大家知道不知道啊?我们平时都用什么东西在做事?在指挥我们的身口意呢?我们用的都是无明啊,那叫悖觉合尘。

明明我们也有佛性,也有“大方广”,却因无明造作了轮回的业,沉溺在六道苦海枉受痛苦,不知出离,所以佛怜悯我们,称我们轮回的众生叫“可怜悯者”。

大方广啊,这个佛心我们众生与佛一样都有,从业上看是差之天渊,但从本体上是没有差别的。《无量寿经》里面佛向十方世界放百千万亿光,每一光中化百千万亿佛,我们赞叹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无量寿!

要知道,阿弥陀佛就是大方广啊!大方广都是无量的,佛的心除了放无量光,还放清净光、智慧光、无障碍光、超日月光!我们晚课上唱的“赞佛偈”:

阿弥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无等伦,

光中化佛无数亿,化菩萨众亦无边。

我们众生也有心,我们的心也是大方广,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但是我们的心放什么光啊?我们放烦恼光、吝啬光、嫉妒光、愚痴光。

佛是光中化佛无数亿,化菩萨众亦无边。我们是光中化地狱、化饿鬼、化畜生。佛菩萨用种种的功德花来庄严这个心,我们却用种种的罪业来糟蹋染污这个心。

自己造的业感得晚上做梦都吓得喊:救命啊!救命啊!是谁来吓你了?谁来害你了?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自己所想的东西,梦里来害你自己。

我们世间人的心里都是爱恨情仇,佛菩萨的心时时处处都是用大方广来庄严,所以,我们要学佛,也用大方广来庄严我们的心。

这次,我们一起来造就我们翠峰寺这次殊胜的华严法会,我们要进入这个状态,让我们这个心时时觉悟。我相信,我们的佛性都带来了,我们的佛性是什么?就是大方广,与佛一样无欠无缺,现在就缺庄严。

这就跟买了一套房子一样,嗯,不错!房子又大又亮,三室一厅。一个厅叫大,一个厅叫方,一个厅叫广,当中还有一室叫佛,“大方广佛”都现成。

但是现在没有装修,是一套白坯房子,你能住进去吗?正是从这个角度,以普贤菩萨的行愿,开展了一个菩萨觉悟之后的行程。以善财童子为典型,从文殊菩萨授教而开启了根本智,然后,“福城东际童子南询,百城烟水渺无垠,知识异常伦,五十三人,一曲和阳春”。

善财童子遍参善知识,请问:善财童子是学优点去的,还是学缺点去的?我们是不是善财童子?我们有没有到处参学啊?我们参学是看优点的,还是看缺点的呢?我们这个善财是倒过来的,到处参学,只看缺点不看优点。

我们的祖师也告诫我们:但看诸上座,莫学诸下流。再问我们在座的每一位菩萨,你们的自身上有没有上座啊?想一想,有没有啊?我们的佛性就是我们的上座啊,《华严经》就是这样从自性法界来开显、人人不无个个具足的佛性,我们个个都有自己大方广的上座啊!

再请问:我们每个人身上有没有下座啊?再想一想?贪嗔痴对不对?我们有没有天天跟它在一起?天天跟它学都不知道,跟它混迹在一起,好得跟哥俩好一样的不分彼此。

甚至别人讲你缺点的时候,你马上就生气:你说我啊?明明是讲你的缺点嘛,你却认为是“说我”,这不完全跟缺点合成一体了,简直就是一个人了。所以我说:首先我们自己要学自己的上座,不要学自己的下流。

然后看别人也要看别人的上座,每一个人的优点都是无量劫来百千功德所庄严出来的,有时候你去学还学不像哦。在座的每个人都会笑,但笑出来能一样吗?你的笑跟佛的笑一样吗?佛稍微一笑,脸就放出种种光。

我们有时候的笑,还是皮笑肉不笑的。佛一笑为什么能放种种色光,让众生清凉,让众生开智慧呢?因为佛的一笑是无量劫功德庄严出来的。每一个众生身上都有优点,那个优点也是百千万劫的功德庄严出来的,我们就是看到,要学还学不像呢。

晋代王羲之的字写得漂亮吧?你学试试看?哪里学得像哦,那一个“永”字就吃遍天下无敌手。有人说那还不好学呀,不就一个字嘛,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我们说:人往高处走,看别人的优点才能进步,自己除了佛性是好的,其他都是不好的。所以我们要念佛,不念佛的话,印光大师说:舍这个念佛,九法界众生不能圆成佛道。不要说我们,就是大菩萨如果不念佛也不能圆成佛道。

但是,大菩萨早觉悟了,肯定是念佛度众生的,如果不是念众生的佛性而度之,那又怎么能令众生得解脱呢?过去有一位大师,别人问他:您度众生的时候,度地狱、饿鬼、畜生的时候,您是怎样观想的呢?

这位大师说:我不见众生相,我不看地狱、饿鬼、畜生相,我只看他的佛性相。这就是《金刚经》里说的:令一切众生入无余涅槃而实无一众生得度者。为什么?因为佛菩萨根本就没有众生相,佛性本身是不生不灭的,所以佛度众生不看众生相,只看佛相。

众生学佛就是要学看佛相,《华严》开显的是佛的本地风光,本地风光就是佛相。印光大师也说:客入西山任彼恋,自家风光有谁争!

今天晚上我们这样来研讨《华严经》,大家内心有没有一点感触?《华严经》里说:譬如暗中宝,无灯不能见,佛法无人说,有慧亦难解。所谓:钟不敲不响,法不说不明。佛法意义甚深,纵使你有再大的智慧,没有传播佛法者,我们不能够了解佛法的真正意义。

最后,愿法界一切众生同登华藏玄门,共入毗庐性海,这就是我们每一位在座的华严法会的菩萨们,应该持有的大乘发心,智慧发心,了义的发心,圆满的发心。希望今天晚上大家休息好,用我们师父上悟下道大和尚的方言来说:明天诵经的时候精神要笔挺。

祝愿大家在法会当中时时吉祥,并把这吉祥遍满于全世界!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1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