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传喜法师 / 传喜法师:佛教的终极生命 开示-皈依佛

传喜法师:佛教的终极生命 开示-皈依佛

分类: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佛教的终极生命开示

2008年11月5日,传喜法师对信众开示

1、师父:你是一个人过来的?在那里的。

信众:对,我以前在北京龙泉寺,学诚法师那里。

师父:学诚法师他办学非常有经验,龙泉寺那边文化氛围也是很浓的。学诚法师在那,应该是很有学术氛围。

信众:对,那边出家人挺多的!

师父:他是现在当今佛教界的顶梁柱了,我们属于边缘人,佛教的边缘人,他们是中流砥柱。

信众:在生命电视台,看过学诚法师的开示,他讲得很深的。

师父:对,他讲《菩提道次第广论》蛮好的。他讲经风格也好,慢慢地讲,娓娓道来,我们恨不得一口气讲很多。

2、信众(新加坡):请示咒意。

师父:这个咒就像一个中药配方一样。“嗡松巴尼松巴”是安慰,“哈啦匝啦”般若智慧的意思,“玛哈巴夏”好像光明一样,“玛日嘎阿莫嘎不仅有光还有温暖。“班则萨埵”是忏悔的意思,罪障消除的意思。就像一贴中药方一样,它里面是有含义的,法的集成。

信众:有些咒是在梦里得到的。

师父:梦里面给你这个咒,这是可以的,念的话也有念的功德,会修更不得了。

信众:那个时候在家里看到那些众生很辛苦,然后念这个咒,我就静下来。用这个咒的时候,我自己没有那个功夫,就告诉他们讲,往那个光去吧!我只是念,其他什么都不会的。

师父:地藏菩萨整个的功能就像这个咒,这个咒整个就像地藏菩萨一样,众生还是要有忏悔心,最后还是落在“班则萨埵梭哈”,有忏悔的心最后才可以解脱。地藏菩萨已经够努力的,该做的都做了,众生还是要忏悔,地藏菩萨也在替众生忏悔,众生也要自己相应忏悔,地藏菩萨悲悯众生啊!

这个咒就像地藏王菩萨一样的,形象也是表法的。我以前做居士的时候,到庙里看到佛菩萨形象,我自然而然就想到他修什么行为?有什么功德?他怎么帮助众生的?通过塑的形象,我就可以看出来。那时候带居士去庙里,我就告诉他们这是什么菩萨,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手里要拿那个法器。咒语也是,拿过一看,就解出来了,跟密码一样就这样解出来了。

刚才我解出来的,跟你看到的那个形象,是不是一样的?空性的、放光的、光里边有温暖的。然后像妈妈胸怀一样的,像慈母的爱一样的,帮助众生忏悔的,“梭哈”是解脱的意思,到彼岸。

信众:那个法器锡杖就是,那个法器能让苦难众生的苦难能够停止,然后当他们这样的时候,地藏菩萨的甘露让他们得到解脱的,他们的生命也能得到安乐、喜乐。

师父:金刚乘里说,梦中传的可以算是有传承和加持的。如果是自己受用的话,那个叫意传。诸佛菩萨直接的意传,意传也算传。如果你传受给别人,那要经过一个现量的,要经过一个补特加罗,就是凡夫身的这样一个传承。如果没有,要传给徒弟是不可以的。

信众:可是我不会修,我只是念而已。只是我念的时候,觉得我整个周围都没有了,就会融入到咒语里边。当你融入到咒语里面的时候,整个咒语里面就发散起来,跟每个众生都能够合为一体,然后就慢慢一起都上去。

师父:对呀,这是你念这个咒语的一个感受。

信众:当你整个融入进去,你周围什么都没有了,你就好像没有在做什么。现在念别的咒的时候,也会融入整个的咒里边,也会发生整个功用。然后你的心越发越大,就会去更多更多的地方,那边很多众生就被那些光照亮到。地藏王菩萨那个咒,给我的感应最深就是这个。

我做四共加行的时候,也是需要做金刚萨埵的观想。在做金刚萨埵的那个忏悔的时候,因为我没去佛堂,只是在我房间里面自己念,就是整个也是不一样。

可是《百字明》咒,我在这边做的时候,就很不一样,整个颜色就是从顶端这边下来,好像牛奶的甘露从我边下来灌到我整身,当我整身都是那个甘露的时候,那个黑气就整个慢慢冒出来。冒出来过后,你就整个已经就融入到这个咒语里面。融入到这个咒语里面,然后就发去更多更多更大的地方,然后就会倒进去下一层的地方,然后再升上来,别的很多众生也得到很多的利益。不是自己,而是跟佛菩萨融入到一起去,就好像他带着你一起去看,整个都一起通通不一样了,我不知怎样表达。

师父:一个没有喝过酒的人,跟喝过酒的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喝过酒,每个细胞充满了酒,热腾腾,晕呼呼。没有喝酒的人是没法想像那样的境界的。

所以有的人去喝酒、抽烟、吸毒,但是那些就像喝海水解渴一样,喝海水不但解不了渴,越喝越渴。他也是为了追求快乐,找错方向了。修行如果现前了快乐的话,是种法喜,是永恒的,叫无苦之乐,没有痛苦的快乐。

世间抽烟喝酒吸毒那是有痛苦的快乐,摧毁自己的福报,损伤自己的身体。佛法是无苦之乐,当你领受到跟诸佛菩萨的那种。

除了方法之外,主要这个方法包含了诸佛菩萨的功德。所以佛有五种身体,“法、报、化、功德、事业。”事业也是佛的一个身体。

像我们慧日寺,慧日寺所做的一个事业也是佛的一个身体。所以大家跑到这里来,默默的来护持慧日寺的事业的时候,就加入到佛的身体当中去了,成为这身体的一个细胞一样。甚至很重要的就成为左膀右臂一样,无形当中就成为佛身体的一部分。

事业它是比较流动性的。功德呢,就好像一个农民秋收了,把粮食放在仓库里一样,功德相对来说不大动的,是你仓库里的。好像你银行里的存款一样,轻易不会动的。事业还有一点流动,今天做这个事,明天做那个事,生命性比较强。

信众:我是真的很感恩师父跟佛菩萨,给我们那么多的咒语。不是我去帮,而是看见里面很多受苦难的众生,都能够停止那个痛苦,你真的是心里感受到佛菩萨的慈悲,师父们的慈悲。

我觉得我得到的利益很多很多,看到佛菩萨是多么地悲悯众生,那是永远不会停止的。纵使执着的众生怎么样的不要走,光明还是一样的照着他们的,而且不会累的,这样一直照着。等有一天愿意走了,当你看到他们跟着光明走了,那一瞬间,你的心真的是很开心很开心。到这里真的是很感恩,师父跟佛菩萨帮助他们很多很多,,要不他们真的是很苦很苦。

师父:众生如顽石一般。

3、信众(台湾):师父我有一个问题,学佛要接收很多的信息吗?这些信息这样接到是好还是坏?

师父:这个怎么说呢,对我们初学的人说应该专一比较好,如果开了智慧之后,你可以广参多学。我们中国禅宗以前也是,没开智慧之前,最好还是好好的跟着师父。开悟了,你有资格参学了,你才去参学。

(忽然旁边的小孩子打了一个喷嚏,赶快说对不起。)

师父:你看新加坡多有福报,弹丸之地,却聚集全世界的精华。新加坡真的有福报,我为什么说新加坡有福报呢?你看这小孩子这么懂礼貌,咳嗽一下就说“对不起”,这个就是修养,有修养就有福报。

新加坡没有地,连水都没有,照样每个人活得很好。我们是又有地又有水,北方一个人几亩地,还是很贫穷。财富真的是跟人的素质成正比的,人的修养好就有福报。

新加坡最大的福报,不仅仅因为有华人,还因为有印度人。华人聪明勤劳,支撑起新加坡的一个经济骨架。但是真正的有信仰是因为印度人,印度人的信仰情操,远远比我们高。我们信佛,好玩一样,印度人他们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去庙里面拜,他们很自在。全世界最美的舞就是印度舞,那舞起来整个就变成了音乐,变成了法。

一个人要学会享受这些,穷一点也无所谓,因为你开始走入了生命的正道了。忘掉了这些东西,而追求外在的,那就迷失了人生,会越走路越窄,会走入生命的死胡同。

当你有一点福报,追求到的时候,最后就像我们师父所讲的,虽然物质上有了,但是生命却没有了,不相追随,什么东西都不会跟你去。精神上的东西是永恒的,会跟着走的。什么都散坏了,身体没有了,但是功德却追随着,那个才是终极的生命观,可以长久发展的一个生命观。

所以别人看印度很穷,我看了就很赞美,这方土地的人太伟大了,很感恩他们。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也是这样,我对中国老祖先的思想非常的五体投地。现在人忘掉祖先的思想了,以西方的思想为思想。

一个师父他修行有所成了,他都有他的一个心得。所以有时候我们有一种感悟啊、心得啊,就分享一下,所以我一直都是介绍他们到我自己崇敬的那些善知识那里。以前带他们去亲近我们师父,这边的净慧老法师,我觉得跟着他们的话,有一个终级的信仰,肯定可以了生脱死。

信众:也有一些师兄,到一个时候喜欢问什么是空性。

师父:空性不是问的,慢慢地与你的老师相应了。老师首先要准确无误的知道什么是空性,然后徒弟跟师父心相应了,师父通过不同的方法,怎样忏除业障,怎样积累资粮。要如法,按佛所讲的这些共同乘的法修起来,修得跟师父心相应了,师父再讲就会明白的。

信众:师父那天放的《金刚萨埵》,真的很伟大。观想那么微细的东西,我想藏传佛教最难的就是观想,一层又一层,很复杂的。但是这个《金刚萨埵》的片子能把它表达的这么好,真的很赞叹!很赞叹!这个是划时代的,前无古人,后有没有来者不知道。

师父:比我们钱多,比我们技术强的都有,但是想耐心去做的话,会有很多魔障,真是这样。我们做这个也有很多瑞相,也很多的魔障。

信众:在台湾的话,这个动画论一分钟多少钱的。

师父:那个是二维的动画,二维是平面动画,是论分算的。我们这个三D是三维的动画,不是论分钟算的,是论秒算的。最便宜的是二百到三百,像我们做的那么精细,属于高清的,一般一秒钟是五百到二千。所以最近出的那个《功夫熊猫》要耗两亿多美金,他们做了五年,好几百人做了将近五年。我们这个以前没有人来做这个事情,以后也没有做这个事情。

“嗡嘛呢呗美吽”,非常深的即身成就的法门。然后这也是,“嗡班扎萨埵吽”大家在念。现在是广弘的时期,这个时代为金刚萨埵度众生的时代,也是业障深重的时代,所以要忏悔业障才能得度。

包括我们印光大师称自己是“常惭愧僧”,常常对自己都有一种惭愧心,就是教众生要有惭愧忏悔之心。这样的人还有一点正知正觉,有正知正觉的人头顶上才可能有阿弥陀佛在,惭愧之心都没有了,阿弥陀佛哪里在?那是魔王在。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我们有时候教化众生,观功德都很少观得起来。前天晚上发高烧,烧到四十度。我勉强地入定,不被摧毁就不错了。我想想烧到四十二度,不知道会怎么样。他们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什么,不要紧,休息一会就可以了。勉强依着佛法还能入定,真的烧到四十一、四十二度,我还不知入得了定,入不了定,有没有被摧毁,那都不一定。

末法时代多忏悔,谦下才能得度。现在末法时代斗争坚固,为什么斗争?贡高我慢才斗。你认为你对,我认为我对,就争执不下,就斗争。唯一能够对治的就是谦下、谦卑,给自己留空间,给对方留空间。想我不一定对,你自己认为不一定对的话,自己就有空间了。自己有空间,那就有进步的机会,也不会碰撞了。这样才会有一点佛法的味道,才能够有一点受用佛法的机会。末法时代是斗争坚固的时代,大家越是无明,越是我执重,我执越重,越认为我最对。

我们了解宇宙的真理,了解多少,既然只了解了一点点,大部分都不知道,还自以为是那就很可悲。会念“嗡班扎萨埵吽”的肯定不会贡高我慢的。

信众:还有师父,我想要问一个问题,现在很多人都是想要了解很多东西,比如烟供等等许多东西。可是我知道有些上师是不鼓励人在家里乱做烟供的,因为它必须有一个仪轨,有一些不会做的,就弄得挺糟糕的。

还有什么水擦擦了、泥擦擦了、风擦擦了,很多很多。然后这样做一点,那样做一点,是不是到头来,会落得你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到一样,因为你没有很专一,也会没有真正受益到。

师父:是这样的,就像我们读书一样,我们读书未必能成为一个专科的学者。但是我们在开始读书的时候,还是会学数学、语文、音乐、体育。你不一定成为一个体育专家、数学专家、语文专家,都不可能成为,但是这些都是你生活里需要的,知道吗?

如果你专攻一个,其它都不学,那么你这一个也不会很丰富。因为比如说语文,你想读到很专很丰富的时候,这个语文就包括了很多其他方面的,如果你其他方面没有基础的话,语文也不可能学好。

我们是地水火风组成,地水火风的任何一个东西都可以来阻碍我们的。所以这个佛法让我们修了之后,你现在不知道,到哪一天就会用到的,知道吗?

信众:修这些需要传承吗?

师父:有传承是最好的,有师父带着。自己学,想得究竟的利益,很难。现在有机会,多学一点可以。除非有一天你生病的时候,什么也用不上,就安住在你自己最拿手的、最简洁的、最无为的状态里。那时候再有为,你已经病得扛都扛不住了,临死的人,出气多进气少。连气都没法出的时候,就“阿…”虚空宇宙混为一体,就是这个“阿”字,法界清净的总持,它是有个道理在里面的。

你说你有能力,你有能力做坏事,为什么不拿这个来做好事呢?做好事跟修习佛法呀、做供养啊,万善都可以修的。

有的人就很奇怪,他就念佛,其它法不能修。但是搓麻将他不说的,抽烟喝酒他不说的。说要参禅打座,唉!你不能打坐,你是修净土的,你杂修了。别人抽烟喝酒他不管。

是佛法都是可以修的,与佛法不相应的都不可以的。你把生命精力都用在贪嗔痴上,多不好呢!能净化身口意的五戒,十善,能够修起来都是依教奉行,都是趋入净土的方法,都是向净土靠近的。

有的他就是固执自己的法门,为什么?他不懂得阿弥陀佛到底什么意思,他要是懂了,法法相融、法法相通,佛度众生的本怀。

有的人就是要急速成办,好像一夜之间要暴富,就选这个“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个最普及,几千年下来,大家都知道念阿弥陀佛,就一下就顺到这个潮流当中去了。

他恰恰不知道,要让别人念这句阿弥陀佛,需要很多很多的功底,才能够有资格让人家念一句阿弥陀佛的。阿弥陀佛讲起来很容易,实实在在是最难的,不可少善根福德的,是不能投机取巧的。

信众:师父,我今年生大病,很痛苦的时候就是躺在沙发上,只想到很痛苦,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意念提不起来,佛法僧三宝提不起来,就是光痛苦,这时候该怎么办?

师父:所以这个时候就会想起来,在生命力旺盛的时候,我应该多积一些善业力。一个人一生当中很纯朴,然后发心很纯,自然而然而萌发出来这种善的身口意,它会无形中形成一股很大的力量。当人越是体力下降的时候,这股力量就现前了。

所以很多人他死之前,八十岁、九十岁,又老又衰败。他这个机体衰老、衰老,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的这个人的业报,已经从他这个身体的业报里解开了,好象牢笼打开了一样。

这个衰败的过程也是打开的过程,当他一打开的时候,过去往劫所修的这个善业就成熟了,这个时候他的相法会变掉。

有的人一死气断掉了,反而脸色红润了,皱纹都化掉了,像小孩子的脸一样红彤彤的,身上软软的,发出香味来,这就是以前积的功德开始显现。

因为这些功德是超越时空的,这个身体锁它久了,这个时候终于打开了,所以就以种种瑞相往生极乐,证明他已经花开了,他的功德已经现前了,跟三宝结的缘已现相了。他当初与三宝结缘的时候,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子的,这个因这个果,他没想到。

所以我们的袈裟一块一块的,成为众生的福田,种进去以后,就会收获的。出家人称为解脱幢,不仅仅出家他对自己是解脱,最主要他是众生的解脱幢相,众生在这个田里种,都会得到解脱的。

严格来说,只有贤圣僧才有这种功德,但是贤圣僧从哪里来?贤圣僧也是修行来的。

所以近道的僧,也是可以成为我们非常好的供养对象的,因为他已经趋向道,他虽然没有证悟,他已经趋向圣道。

还有的就是靠佛法过活的,社会上没法混了,或者以前生下来就被别人抛弃了,或者生下来就生重病的,就说到庙里面好。因为庙里面确实好,佛的力量在,众生又恭敬,形成一股很大的、很向上的那种精神力量。一般生病的人来到里边,他就病好了,原来他要死的,送到庙里面,他就不死了。

这种人他莫名其妙进来,就这样过日子了,从小到大,他就这样过日子。你说佛教好在哪里,他也不知道,他因为被罩在这里面了,他反而不觉得怎么样了,“入兰室久而不闻其香”一样。所以他没有什么动力,谈不上什么修行,这就叫哑佯僧。问他佛法什么道理,不知道的,但是他也俱足那个形象,但他还好,他过着这个日子,他也不会来违犯佛教的戒律,破坏佛教他不会。

还有一种就是说他不仅靠佛吃饭,他还破坏佛法。他自己的贪嗔痴控制不住,要发出来。所以外面穿着这个衣服,但是他的身口意在破坏着佛法,这种叫无惭无愧僧。

这种从表面上来说,他也可以作为福田,因为你不了解他的内在。从形象上,你还是可以把他当作福田僧,但是从行为上,你不能靠近他,一靠近,你就堕落了。

所以我们平时就要常常祈祷:“我要遇到善知识,我要遇到善知识。”一直祈祷,向佛菩萨祈祷,也要忏悔自己的业障。过去有邪见,违背善知识,我们忏悔里面有的:违背良师、邪近恶友、谤大乘经典、断学般若、破合和僧、焚毁塔寺...这一些业障要忏悔,很重要。

我自己觉得庆幸的,就是说基本上没有遇到过这种,学佛遇到的,个个都是最好的善知识。

又是我们的福田,又是我们能亲近的,可以依止做我们的导师的,就是贤圣僧。

近道僧呢,可以做福田,可以靠近。但是他没有究竟的见,因为还没有证圣道。你可以作为福田,也可以亲近他,策励你自己,他也在修行,你也在修行。

这个哑咩僧,他也可以作为福田,但是亲近他,得不到什么利益。

还有一种无惭无愧僧,也可以作为福田,但是绝对不能亲近。亲近不但得不到利益,而是绝对有害,跟着他就下地狱,被染污掉了。

就像那个臭屁虫一样,本身这个手不臭的,你碰一下,马上洗都洗不干净,就碰一下,零点零几秒,然后你洗个十分钟也洗不干净。它的臭味就跟着你,就是这样,非常危险的。

我们也是这样,特别是末法时期,你们觉得有信心,但是你要出去,可能也会听到谤诽。

虽然听到的过程可能才零点几秒,马上要忏悔,要忏悔干净,不能让它停留。听到不要紧,如果让它停留一秒钟,想想是不是这样,那你糟糕了,善根已经很多被摧毁掉了,那个毒一下就渗透进去了,再给它机会渗透再渗透,把你善根彻底摧毁掉,很危险的。所以《大圆满前行》里边说,就怕这种东西,这个是最危险的。

信众:我们现在在学习,是不是很需要一个老师?

师父:老师是纵向的,这道友是横向的。你们很有信心,已经很正规的进入到修行的状态里边了,那这两个道友可以相互的勉励鞭策。然后看到对方有什么不对,可以警策他,这个时候相互之间的勉励,比老师的那种还有力。

师父是给你把种子种下去。道友呢,是触发它(这个种子)早早成长,健康成长的一种因缘。所以在佛教里说“千里寻师,万里寻友,”说明道友也是很难得很难得的。

在中国的文化里面,友情也是很可歌可泣的,都是难得,好的都难得,一般性的一大堆,对不对?好的都是很少的,都要相互鼓励,共同努力的,不努力不行的。

信众:将来我们要往生的一刹那,那个时候一定很痛苦,如果忆念不起佛号啊什么的,就会需要很好的师父来帮助,否则往生会很困难。

师父:平时修学要抓到重点。临死的时候还靠着外面,手抓着外边的上师,学了一辈子这个还不知道,临死还要抓上师。上师这个躯壳也是有为法,也是幻现的,五蕴的一个蕴聚的身。哪怕再是乘愿来的,也是愿力的蕴聚身,还是一个有为的过程。纵使释迦牟尼佛,他也要显现涅槃,他进入到他真正的无漏法身才是真的。所以我们追求开智慧是最主要的,为什么“师”这么重要?“师”就是解惑。

这次读《法华经》,我为什么要跟大家开示?很紧的时间里,我也要给大家开示几句,这个是很重要的。要明白那个道理,明白那个道理,才能开始回光返照,才能守住那个,念兹在兹。师父给你开示的那个智慧,让你刹那间智慧现前,智慧现前了叫念兹在兹。

守住,如守城廓,外面的烦来,你也不要把那个丢掉,内在的恼来了,也不要丢掉。外烦内恼,外面的烦也不能把这个丢掉,内相续的恼生起,也不能把这个丢掉,这个才是无量光无量寿。这样才会知道忏悔业障。

普贤菩萨的十大愿王,《第二十七妙庄严王品》很重要的,断恶,开始断恶。《普贤菩萨第二十八品》修善,十大愿王:礼敬诸佛、称赞如来、广修供养、忏悔业障、随喜功德、请佛住世、常随佛学……一个一个的。这个十大愿王,有一个你修得相应了,那都不得了。

临命终的时候,其它一切都散坏,甚至痛苦来了,但是痛苦也了不可得,也要散掉,哪怕五马分尸,也不可能永远分下去,对不对?

它是一个经历,是一个生命的过程。那就要忍住,还是念着那个智慧状态。纵使当下你念不了,但生前你有这样的习气,你修了这个圣法,这个圣法的力量会超越那些。

所以有圣法的光照着的时候,五马分尸的感觉不会有的,就消掉了。就像有水在,那个泥巴就不会结成很硬很硬的东西。有智慧的甘露在,就不可能有五马分尸的痛苦,四大就会很柔软,四大也就变成光明了。

信众:师父,那要等到断气的时候吗?

师父:不是,现前就能那样。修得好的人会很柔软的,看的出来的,有瑞相的,不等到死就有瑞相。

信众:有一种功叫自发功,如果完全放松的时候,就会做瑜伽、会打手印、会按摩,甚至会做拍手功的一些动作,单一个拍手功,花样就很多的。

师父:说明是放松了,但是放松的同时,又有东西了,如果真的完全放松了,哪有这些呢?

信众:我是用来做健身。

师父:从当前的利益上来说,我这样能健身。甚至有些人为了健身,还很追求这个,但是从长远利益来说,并不好。

作为佛教徒来说,要有正觉,还要能自控。主要还是要从开智慧方面下功夫,不是在形体上用功,也不能在感觉上用功。

这些现象有,但是我们学佛,照见五蕴皆空,一个就是色,色身,接下来就是受。你是在一个受阴的范畴,应该要脱出来,驾驭着智慧的火箭,从这里面冲出来,从蕴的云团里面冲出来,不冲出来,在里面又会轮回下去。

以闻思修比较牢靠,所以为什么皈依要有三宝,佛法僧不能独立的。佛的含意是什么?法来给予这个佛的含义;法是什么?僧来引导给予我们法的含义;那僧到底是什么?僧要符合佛与法的内涵。

这三位一体,这三个东西才能定出一个座标点,最稳固的一个支架。没有这三个点的话,两个点不稳定的。

金刚乘就是佛法僧上师。上师代表佛、上师代表法、上师代表僧,皈依四宝。其实不是四宝,就是佛法僧总集于一体的上师。他既把佛法僧分立开,又有一个可实践的点。要不我们从哪里契入呢?佛,十方三世那么多佛;法,浩如烟海的法;僧,那么多的僧。我们依现前这位上师,他既是佛,又是法,也是僧。这是需要有信心的,还要有严格的教法。既然你有信心了,成熟了,我可以把如来的教法慢慢地教给你。这样真正佛、法、僧三宝聚于一身的,在你面前体现的一个纽带。

看舍利也有好处,过去阿育王有个舍利丹,这个舍利丹就是提供大家忏悔业障的。面对着佛陀的舍利忏悔,看到舍利,与见到本师佛一模一样的。然后拜,一次没有忏悔干净,第二次、第三次这样。实在不行,在佛面前燃指、燃头顶等。这样忏悔着,慢慢慢慢,这个时候舍利开始放光啊,颜色变啊,等等的,这才现出点瑞相。

所以忏悔也叫有相忏悔,有瑞相现前了,才证明你业障清净了。众生业障那么重,有的就靠念阿弥陀佛,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你知道你罪有多少重啊?八十亿劫是有量的,你的罪是无量的,对不对?大家往往不知道这一点,很多的方法为了忏除我们的业。

念佛可以,要有谦下之心,对三宝有恭敬之心。如果没有其他智慧,也没有听经闻法的机会,那有哪位师父慈悲教你念阿弥陀佛,你要以惭愧心、忏悔心念南无阿弥陀佛。

对娑婆世界有厌离心,要起我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的心,阿弥陀佛,我要跟着你。总的叫娑婆世界,细的像先生、孩子不能黏,要有一点点黏,佛号就进不去,这个就很难做到的。

讲法要契机,要引导的,所以“讲法容易对机难,法不对机总是闲。”我是想尽办法来讲,用天文、地理、科学等办法,来阐述佛法,让大家明白,科学与佛法比起来还是很渺小的。

信众:文字相不重要吧?

师父:离开文字相没办法了解,不重要是因为大家明白了,就不要再执著文字相。《金刚经》所讲的“法尚应舍,何况非法。”就包括了这个意思,非法更是要远离了。

我学佛的时候,第一次站在泰山顶上看着四方,向四方拜三拜的时候,祈祷佛加持我,跟我有缘的师父能够现前,我要找他。

在山顶上拜的时候.,我就发现所有疑惑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这个天地宇宙,自然有一个大脑,像佛菩萨一样,你发出的声音,真诚的祈求,它会听到,会给你安排的,你自己不要改变就行了。不要我今天这样祈祷,明天算了,不相信了,什么因果报应,人死了就没有了,又起断见、恶见,邪知邪见又控制你的心了,那就不行了。

相信因果,相信有诸佛菩萨,相信有善知识,佛菩萨在慈悲地看着我们。流浪的孩子自己要回头了,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呀?快带我呀,流浪得太苦了,快来带我!肯定会有来带你的,你等着好了,你只要等着。你这个心不要变,就会有,会出现的。然后生活当中就会出来一个善知识,很喜欢很喜欢,就跟着。然后又介绍一个善知识,又很喜欢很喜欢,一连串的,节节开花。

信众:师父就像一个慈父,我做错事的时候,会很严厉地骂我,可是最后还是会说我爱你们,安慰我们。跟着师父法喜充满,好大好大的法喜。

师父:我一般是这样的,不管是谁来,是法上去探讨,比如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先是交流一下。

有的人是关于心法的,关于般若空性部分的这些东西,我们有可能熏习的这些习气比较多,讲的多一点。

我们是把精华的部分,多少的福才能积一点点慧出来。像甘蔗榨汁一样,一大堆才能榨出一碗来,我们现在就是那甘蔗汁,乱洒一样的,多积累甘蔗多好。其实有一些他积了甘蔗,所以不同的弟子,以不同的恭敬心,他就得到师父不同的加持。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