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传人物 / 照光法师:佛教基础学之念佛篇

照光法师:佛教基础学之念佛篇

分类:汉传人物

佛教基础学之念佛篇

释照光法师

第九 念佛篇

阿弥陀佛名号念修仪规

嘉扬彭措 造

顶礼怙主南无阿弥陀佛!

顶礼大悲观世音菩萨!

顶礼大势至菩萨!

一、修供养:

祈请极乐怙主弥陀尊,与众眷属围绕而降临,

吾等于此陈设胜妙供,鲜花涂香烧香珍宝等,

水果谷物衣服伞盖等,音乐歌舞世间妙欲供,

所能供者悉皆而陈设,祈请悲悯加持而受用,

吾等所犯一切破堕等,于怙主前发露求忏悔,

愿除吾等内外诸障难,二利事业任运悉成就。

若临吾等生命毁坏时,祈请不舍慈悲而接引。

二、祈祷护法护持:

吾今虽值善妙法,然于末法浊世中,

恒时常被诸苦迫,刀兵疫疠冤仇苦,

水火风灾疾病等,车压马踏堕崖等,

如此诸多灾病苦,非我凡愚而可敌,

今以至诚心顶礼,天龙八部护法众,

金刚密跡眷属众,显密诸宗护教者,

加持护佑吾等众,远离苦难及怖畏,

魔障人非人等恼,一切息灭尽无余!

三、修皈依:

南无!

皈依西方善逝弥陀尊,法及海众清净菩萨友,

吾今发起坚固不退心,誓求往生极乐成正觉。(三遍)

四、修发心:

释迦弥陀诸善逝,曾发无量利生愿,

吾今既为汝等子,亦发您等之大愿。(三遍)

五、正行观修:

自现清净极乐刹土中,于自头顶上方一肘处,

杂色千叶宝莲光灿烂,月轮之中红色舍字显,

须臾自现善逝弥陀尊,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

跏趺而坐手持莲花台,悲眼垂视苦海诸有情。

啊!吾等长劫迷失本心地,流转轮回百般受苦痛,

今已得闻殊胜正法藏,了知净土殊胜度生门,

誓持净戒杜诸恶趣门,行持诸善打开善趣门,

发菩提心誓行菩萨道,利生无倦为彼可亡躯,

呜呼慈父善逝弥陀尊,吾等恒被老死诸苦迫,

今吾亦能看破世间相,祈请慈尊速速来接引!

如是殷勤猛厉祈祷已,怙主五体赫然放光明,

其光遍照三界六道中,善道有情福善皆增上,

恶趣众生悉皆离苦痛,因而法界有情尽皈命,

光中复出清凉念佛音,一一光芒一一佛号声,

佛号佛光遍布法界中,有情悉皆同音而称念,

怙主南无阿弥陀佛名!如是明观佛相诸境界,

耳听遍布法界之音声,念念不杂清明而称念。

开始称念阿弥陀佛四字圣号。

六、回向发愿:

吾今愿以念佛之功德,成办往生极乐之道业,

亦愿无量如母诸众生,随吾往生净土得成就。

啊!身入莲台随佛往极乐,成就不退幻变诸化身,

入于尘刹巧施诸法雨,断彼惑业接引往极乐。

阿弥陀佛名号念修仪轨导引

一、修学净土念佛法门所需之资粮

众所周知,修学净土念佛法门所需要之资粮,统称为三资粮,即信、愿、行,而此三种概说即为深信、切愿、实行。\但此三种资粮若广而说之,则各自又分为三种。以下略作宣说。

信资粮分为三种:前世善缘所发信、闻思所发定解信、实修所发意乐信。

(1)前世善缘所发信:此即指由前世之善缘成熟而引发的一种信念。初接触佛教之人,一般皆是由于前世和佛教结下了善缘之故,而今生再遇到佛法时,心中油然产生一种信任,从而产生感性之兴趣,最后皈依佛教。这即是前世的一种善根,若无有这前世善缘所发之信乐,诸佛子也不会皈依佛门。而欲修学净土念佛法门者,不仅是对佛法具足如是前世之善缘,而且还要对净土宗具足如是不共的信心。也就是说,当你一听到这个净土法门之时,虽然不明白净土宗之教义,但心中却油然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兴趣和欢喜,这就证明你无始劫来和净土法门结下了殊胜的因缘。具足了如是之因缘,才可以说你初步具备了学习净土的因。此种深信因果而无疑惑,也可称为直心、淳心,所谓淳厚直信而无动摇也。

(2)闻思所发定解信:这个信即是我们佛教所提倡重视的正信,也是净土宗所说的深信。这是由闻思佛法并且获得定解智慧后引发的信心,这种信心即是由正确闻思佛法后获得了真正的正见而产生的一种正信。此中所谓之定解\即是对教法产生决定性的了解和认识的智慧。由定解智慧发起的信念是一种依正理建起来的信念,所以也称为正信。凡修学佛法之人必须要具足此正信,只有具足了正信才能发起精进的行持来。

而修学净土宗的同修在于佛法建立宏观的定解上,还要对净土宗的教法建立起不共的定解。这种定解的建立不能离开如理地闻思教法,通过如理的闻思才能更好地了解教法。这个信中包括了信因果、自他不虚\,所谓信因果\即深信因果,此处所说之深信\是指深信不疑。而这个深信\是通达因果法则,而生起的深信不疑的信念。若不通达因果法则,则必不能起深信。而此深\是指内心深处之意,也就是说在内心深处对因果生起不共的信心。信自他不虚\即是信自己能出离三界往生极乐而不虚,这是信自。信弥陀愿力不虚,得弥陀愿力加持必能往生极乐。信自己能往生者,当具足对净土的深入了解才能有这种信心生起,若对净土教法不理解,或理解不深,又如何能把握自己所修是正确的,自己所修之法是否具足往生之力量,这些是要靠对净土有很深的认识才能达到。信弥陀愿力不虚,这必须是对阿弥陀佛有足够的了解和信心才能具足。若不了解弥陀因地种种所行,也不了解弥陀四十八愿建立的依据是什么,则不会对弥陀具足如是信心。又净土宗乃是弥陀悲愿之方便建立之法门,故若欲对净土生信者,必当了解佛陀悲愿所具足的功德,若不具足如是之了解,则信心无从生起。如是具足定解所发心,方能一心无杂而不动摇。

(3)实修所发意乐信:这种信是在定解信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若无有前面之定解信,则此信也必然不能建立。在对佛法和净土法门具足了无误之定解后,当依净土教言如法行持,如念佛等皆当如理如法按照仪轨修学,如是则经过精进实修必然会获得法喜,亦能获身心轻安之定境,如是行者受法喜故,心生喜悦而知念佛殊胜,由具喜悦兴趣心生,故能对净土念佛法门生起坚固不退之信心,如是信心即是实修所发意乐信。一旦具足此种信心,念佛心生念念相续而都摄六根,道业增进而无退转,如是必当成就念佛三昧。

净土第二资粮是为愿心,此愿心亦可分为三种:愿出离轮回求生净土,愿仗佛悲愿带业往生,愿圆满成佛而度众生。

(1)愿出离轮回求生净土:这个愿心是在出离心的基础上发起求生极乐世界之心。如果净宗行者不具备坚固的出离轮回之心,虽念佛求生极乐亦不能得往生,因不具足往生正因故。所谓往生正因,即是厌离轮回求生极乐之心。若对轮回有很强的执著,则念佛求生之心即不会非常恳切,故不得往生也。若欲求生之心坚固而恳切,则当深知轮回过患,对轮回苦有深刻的认识才能生起恳切心求生极乐。所以求生之愿能否恳切,这就要看行者出离心的修法修得如何了。

(2)愿仗佛悲愿带业往生:这是愿以依仗弥陀之大愿加持带业往生的一种发心。而这种发心是否能得以坚定,就要看行者对净土法门理趣了解得深浅了,若真实了解到净土法门殊胜之处,则行者必能得知带业往生之意趣,如是则必不生疑,信心愿力坚固,三昧应运而生。但若对净土法门建立的意趣,以及法门宗趣并不了解,那么就不会具足如是坚固的信愿之心,如是纵然念佛亦难获得念佛三昧之境界。

(3)愿圆满成佛而度众生:这是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发心。这种发心乃是一切大乘行门所共具之发心,即使是净土法门亦不能少。若净宗行者不发如是之心,纵然念佛亦不能得生净土,因不能与弥陀相应之故。如《往生论》云:女人及根缺,二乘种不生。若此生念佛但不发菩提心者,种下定性之女人种、残缺种、二乘种者,纵然精进念佛亦不能往生极乐世界。因为既然今生种下了定性之女人种等,则来世必感其果,而极乐世界无定性女人、根缺、二乘所生之处。以是故,凡净宗行者每当念佛之时,发愿求生极乐的同时也要发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心。

净宗之行资粮者亦有三种差别:戒行、定行、福慧行。

(1)戒行:即是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此即为精勤学习戒法,善知开遮持犯,而守持净戒无所毁犯,纵有所犯亦能及时发心忏悔。

(2)定行:即是如法修持念佛禅,遵照基础禅修之要求如法行念佛之法,务求在行住坐卧中都符合禅修之要求而念持佛号,令心中佛号相续不断,久之当得三昧。念佛若不能在一切日用施为中相续而行,则必难成就功夫。故所谓定行虽有座上座下形象之别,但念佛之心不得断绝。

(3)福慧行:即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所谓福\者是指积累福德资粮之意,欲积累福德资粮当广做利生之事业,以四摄六度而为根本行菩萨行。言慧\者,即行者一切所行当以慧为统摄,故闻思修三慧乃是一切大乘行门所必须具足,故净宗行者亦不例外。

以上乃是略说三资粮之要,若广说者文义繁多,恐有失宣讲实修仪轨之本意。

二、正释念佛仪轨

顶礼怙主南无阿弥陀佛!

顶礼大悲观世音菩萨!

顶礼大势至菩萨!

(1)顶礼:念佛法门是以阿弥陀佛为本尊,故在念佛前应当先忆念阿弥陀佛之功德,令自己生起恭敬之心,然后观想在自己的前方虚空之中,以阿弥陀佛本尊为主,左右有观音势至以及清净海众菩萨等眷属围绕,在自己的周围有以父母六亲眷属为首的无数的六道众生,然后都一起恭敬地顶礼虚空中的诸佛菩萨。口中一边称名一边顶礼,如是顶礼三次。

如是顶礼完毕,当按照禅修之方式如法入座。念佛入座后的一切方法和上文所说之止观方法一样,无论入住出皆无有差别,所不同者,此以念佛而摄身心。切记!切记!不得不顾次第而行打坐,若不注重禅修之要诀而打坐者,不仅不能得定还会生诸多障碍!

祈请极乐怙主弥陀尊,与众眷属围绕而降临,

吾等于此陈设胜妙供,鲜花涂香烧香珍宝等,

水果谷物衣服伞盖等,音乐歌舞世间妙欲供,

所能供者悉皆而陈设,祈请悲悯加持而受用,

吾等所犯一切破堕等,于怙主前发露求忏悔,

愿除吾等内外诸障难,二利事业任运悉成就。

若临吾等生命毁坏时,祈请不舍慈悲而接引。

(2)修供养:当顶礼完毕后,紧接着就要观修供养,通过观修供养可以方便地积累福德资粮,故行者当精勤行之。

还如上观想而不变,观想自己和所有众生由恭敬故,在意幻中现起种种供养云,凡是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皆通过观想而做供养。在自己的面前所有美妙的供品食物等等皆遍满虚空,如是观想后,再恳请阿弥陀佛以及所有菩萨眷属慈悲享用。观想佛菩萨们享用后,再祈祷他们消除自己在修行上的一切违缘魔障,尽快成熟自己此生利益众生的事业,最后能在自己临命终时慈悲接引自己。

祈祷护法护持:

吾今随值善妙法,然于末法浊世中,

恒时常被诸苦迫,刀兵疫疠冤仇苦,

水火风灾疾病等,车压马踏堕崖等,

如此诸多灾病苦,非我凡愚而可敌,

今以至诚心顶礼,天龙八部护法众,

金刚密跡眷属众,显密诸宗护教者,

加持护佑吾等众,远离苦难及怖畏,

魔障人非人等恼,一切息灭尽无余!

(3)祈祷护法加持:在供养佛菩萨之后,继而当观修供养护法。如上观修之对境一样,不过在佛菩萨周围和前下方观想护法云集。供养完佛菩萨后即当供养八部护法等众。供养之物品亦是如前所说。祈祷护法加持所有行者以及自己,远离灾难、横祸、病苦和魔障,令一切所行善法皆得增上。

南无!

皈依西方善逝弥陀尊,法及海众清净菩萨友,

吾今发起坚固不退心,誓求往生极乐成正觉。

(4)修皈依:按照上文所说修完供养以及供完护法后,进一步而当修皈依。皈依的对境依然是以阿弥陀佛及清净海众菩萨,还是观想自己与六亲眷属以及无量众生,一起发心皈依三宝,而且发誓纵遇命难也不舍弃三宝。如是三次。若在修法前不修皈依,则难以获得三宝之加持。于每座修法前加皈依之修法,能补足皈依戒故。

释迦弥陀诸善逝,曾发无量利生愿,

吾今既为汝等子,亦发您等之大愿。

(5)修发心:行者修完皈依后,即当修发心,所观之境与上相同。所谓发心即是发菩提心,若自己不会发起种种大愿,则可效仿诸佛所发之愿,故当以随喜之心,念诵发心偈颂,同时心中发心随喜以释迦世尊和阿弥陀佛为主的诸佛,他们在无量劫中发起过无数利益众生的大愿,我现在既然为其弟子,那么也应该像他们一样发起等同于他们的大愿来。如是发自内心的念修三遍发心偈颂。

当念完发心偈颂后,应当观想,这时对境中的佛菩萨等众非常欢喜,从而于其五体之中放出清净宝光,其光遍照三界六道,故清净了自他一切众生的罪业。再观想自己和众生罪业清净后,身体变得非常透明,然后化成光明融入对面佛菩萨的身体当中,最后佛菩萨等圣众也消失在宇宙中。如是则刹那令自己的分别念也消融了,在无执无想中安住片刻后,再进行下面的正行观修。若能安住无念较长时间,也可延长而安住。

自现清净极乐刹土中,于自头顶上方一肘处,

杂色千叶宝莲光灿烂,月轮之中红色舍字显,

须臾自现善逝弥陀尊,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

跏趺而坐手持莲花台,悲眼垂视苦海诸有情。

啊!吾等长劫迷失本心地,流转轮回百般受苦痛,

今已得闻殊胜正法藏,了知净土殊胜度生门,

誓持净戒杜诸恶趣门,行持诸善打开善趣门,

发菩提心誓行菩萨道,利生无倦为彼可亡躯,

呜呼慈父善逝弥陀尊,吾等恒被老死诸苦迫,

今吾亦能看破世间相,祈请慈尊速速来接引!

如是殷勤猛厉祈祷已,怙主五体赫然放光明,

其光遍照三界六道中,善道有情福善皆增上,

恶趣众生悉皆离苦痛,因而法界有情尽皈命,

光中复出清凉念佛音,一一光芒一一佛号声,

佛号佛光遍布法界中,有情悉皆同音而称念,

怙主南无阿弥陀佛名!如是明观佛相诸境界,

耳听遍布法界之音声,念念不杂清明而称念。

(6)正行观修:在无念境界中,刹那观想自己所在之世界变成清净的极乐刹土,而这个清净的极乐世界乃是由自己清净本性所幻化的。自己就安住在极乐世界中,在头顶上方,出现一个杂色莲花组合的莲台,在莲台的月轮之上有一个红色的舍(?????)字,由舍字刹那间幻化成阿弥陀佛的形象。阿弥陀佛具足三十二种大丈夫相,八十种随形好,身穿三衣现比丘相。双手结定印,而手中托着莲花台,眼目低垂。

如是明观后,行者当生起念佛恩德之心,在回想自己于无量劫中迷失自性,而在轮回中不停地流转。也饱受了轮回中的种种烦恼和痛苦,如今因缘成熟而获得了暇满的人身,也遇到了殊胜的佛法,更是有因缘听闻到了净土念佛法门,故于今能发心受持清净戒律,也能发心行持善法,亦能发起菩提心来行佛法之事业,不仅如此亦能在佛前发誓,为了利益众生哪怕舍弃生命也无怨无悔。今生今世只是为了求解脱,对世间其它的事情不再贪著了,祈求阿弥陀佛不舍慈悲来接引自己往生极乐世界。

这样观修祈祷完毕后,再观想阿弥陀佛这时从五体大放宝光,这光明照彻了三界六道,令六道众生都得到了利益,恶道众生因此光明而止息了一切苦受,善道众生也因此光明增上了福乐。由于佛光加持之故,所有众生皆开始合掌皈依阿弥陀佛,这时从佛光之中又发出了清净的念佛之声,这佛号声音也遍传于每一个众生的心中,如是所有众生也同声而称念阿弥陀佛之圣号,一时间佛号声充满法界,行者这时自己也开始念念不杂地念诵佛号,或四字或六字佛号均可。

于一座中,或半小时,或一小时均可,但在念修中最好要明观顶上阿弥陀佛及其光明和佛号,令心止住,身不得乱动,心若有昏沉散乱等事,则当以上文止观之法而行对治。坐中若腿麻身痒也不得乱动,要始终保持一种身态。若能坚持而不乱动者,终能得三昧禅定,古德云:若具坚韧之性,则禅定已成就一半。

吾今愿以念佛之功德,成办往生极乐之道业,

亦愿无量如母诸众生,随吾往生净土得成就。

啊!身入莲台随佛往极乐,成就不退幻变诸化身,

入于尘刹巧施诸法雨,断彼惑业接引往极乐。

(7)回向:念佛一座用功完毕,当念诵回向偈,在念诵时要缓慢一些,同时发心将自己念佛的功德回向给所有众生,祈祷阿弥陀佛接引他们往生极乐世界。同时观顶上阿弥陀佛的莲台之中出现一个红色的舍字,此字放射出无量光芒,照射自他一切众生,当每一个众生接触到这光芒后,也全部变化成一样的舍字,然后都融入到阿弥陀佛的舍字之中。融入后继续观想,阿弥陀佛直接回到了极乐世界。

自己和一切众生回到极乐世界后,观想刹那间花开见佛,得佛光加持后自己具足了无量神通变化,自己化身无量到十方佛国,供养十方诸佛眷属等众,然后接引了无量众生回归到极乐世界。

为令诸净宗行者明各念佛法要,今将持名四十八法节录于此处,望净宗诸同修共勉之。

持名四十八法

清 郑韦庵述

人生百年犹如弹指苦乐未终忽焉而死茫茫阴界杂杂识田一灵凄迫名利皆捐不如生前守戒念佛五戒之中戒杀第一诸念佛法持名最易持至一心事与理契戒杀持名功德无二于平等中分为两事戒杀为助 持名为正福慧融融了然心镜念光无量戒力无边大圆镜里花发金莲

持名四十八法(并引)

江都 郑韦庵 述

若论净土。法门广大。诸上善人。依佛教而往生者。十方纷来。数如雨点。于修行中。不专念佛。于念佛中。不专持名。而已高标姓字。稳坐金台。此盖或乘大愿。或由妙悟。或备众福。或秉戒力。或精观想。故不假方便。自得心开。以今言之。观既未易成就。戒又未易全持。众福非旦夕可期。妙悟非钝根可得。大愿坚固。更罕有焉。若不再从老实持名上。出一头地。必致长沉苦海。永受轮回。千佛慈悲。亦难救汝。故持名一法。普摄三根。速归净土。方便之胜。无过于斯。深浅合离。惟人自取。勉矣前程。幸毋自悞。

护意根持名

既以此心念佛。凡一切杂善杂恶之事。皆不必念。即日用应缘。万不得已之务。应毕则舍。勿令缠绵。障我心念。且我心念之所以缠绵者。意地用事故也。若念到心地光明时。意地自妙于观察。当知念佛能转凡为圣。为世出世间。第一了脱之方。

戒口业持名

既以此口念佛。凡一切杀盗淫妄之事。不可在口头播弄。若一涉及。当自思维。念佛人不当如是。猛念佛数声。以提醒而涤荡之。

端身持名

既以此身念佛。于一切行住坐卧时。务常端正。身若端正。心即清净。当人自验。诚不我欺。

过珠持名

念佛一声。手过一珠。单念四字。勿杂六字四字易成片也。于四字中。或在阿字上过珠。或在陀字上过珠。划定规模。不得错乱。此借珠束心之一法也。

高声持名

若神志昏沉时。或妄想纷起时。振作精神。高声念佛。到得数百声。自换一番境界。且耳根最灵。外缘易入。声感心动。杂想炽然。惟高声念佛。能护耳根。而启心灵。心听自声。声声快足。一切闲是闲非。自然罢遣也。

低声持名

若精神散失时。或劳极逼迫时。不必高声。但收敛神明。低声细念。候气息完固。精神勃兴。便可高声念佛。

金刚持持名

若心气不适。或人地有碍。高声低声。摠觉不便。则但动口唇。用金刚持法。不拘多少。摠要字字。从心里过。

默然持名

又或高声低声。都不相宜。手过珠。又嫌烦碎。金刚持。仍嫌着迹。古有至巧方便。无用动口。不出声音。但使系心一缘。微以舌根。敲击前齿。心念随应。音声历然。声不越窍。闻性内融。心印舌机。机抽念根。从闻入流。反闻自性。是三融会。念念圆通。久久遂成。唯心识观。

调息持名

或于气静心平时。先想己身。在圆光中。默观鼻端。想出入息。每一息。默念阿弥陀佛一声。方便调息。不缓不急。心息相依。随其出入。行住坐卧。皆可行之。勿令间断。常自密持。摄心既久。息念两忘。即此身心。与虚空等。持至纯熟。心眼开通。三昧忽尔现前。即是唯心净土矣。

随分持名

或时昏沉多。则经行以持之。或时杂乱多。则端坐以持之。即使行坐皆不合宜。或跪或立乃至暂卧。亦广作方便持名。随分而自救之。要于四字洪名。不肯一念忘却。乃降伏心魔之要术也。

到处持名

不问净处秽处。闲处忙处。高兴处。失意处。但自回光返照。自思曰。此等境界。我从久远劫来。经历过百千万亿遭也。惟于念佛往生一事。未能办得了当。所以轮回辗转。不得出头。我今亦不管他念得念不得。但誓此念佛心。至死也不断此念头。何以故。念佛的念头一断。一切善恶无记种种杂念。则又生也。虽至大小便利时。女人生产时。只管念。越苦越念。越痛越念。如儿呼母。那管母之嫌与不嫌。若怕他嫌。我便不呼唤。则小儿之堕落坑厕者。有死而已。何日见母哉。

有定无定持名

有定者。早晚二时。划定常课。从今至死。不增不减。其余十二时中。能念一句。则念一句。不论高声低声。古人云。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句佛。然哉然哉。

对像离像持名

对像时。即以此像为真佛不拘一方。不问三身。但思我止一心。心止一佛。面对心念。诚敬可知。诚敬之至。必邀灵感。若无佛像时。端坐宜向西方。起心动念时。当想阿弥陀佛光明。住我顶上。字字句句。自不落空。黑业亦能消灭也。

忙中持名

能一句。则一句。能十句。则十句。但使百忙中。得片刻之暇。便可放下身心。朗然持诵。白乐天诗曰。行也阿弥陀。坐也阿弥陀。假饶忙似箭。不离阿弥陀。古人之用心。亦可见矣。

闲中持名

世间一切苦人。求闲不得。故不能修行。今闲矣。又闻此念佛之法。务须绵密接续。振作收敛。方能不负光阴。若使悠忽念去。不能济事。虚延岁月。辜负四恩。一朝阎老来追。将何抵对耶。

尊贵持名

今世之福。从前世修来。尊贵一辈。大半苦行高僧转世。但虽有荣华。不能长久。设再造孽。必致沉沦。当自思维。与其带业归去。不如借水行舟。或置念佛堂。或选念佛僧。或刻净土书。或置弥陀像。登高而呼。事半功倍。更宜决志往生。为富贵贫贱一切人修行榜样。法王使者。尊胜何如。

卑贱持名

呜呼。身为人役。苦矣。不求出离。苦之苦矣。当知四字佛名。不论尊卑贵贱。老少男妇。但能每日清晨。至心西向。十称名号。求生极乐。不间不断。现世自获利益。没世自得往生。阿弥陀佛。真苦海中救命船也。

静细持名

既有智慧。勿令入狂。最宜静细念佛。以坚固之。当知智慧人念佛。则天下之念佛者必多。智慧人念佛。则外道之修行者易返。何以故。有智慧之声名以启之。有智慧之作用。以救之也。

老实持名

既不求名利。又不逞才能。老实修行。最为难得。祖师云。参禅中。觅个痴钝人。不可得。今之念佛人。正患其不痴钝耳。老实二字。是生西方之一直大路。何以故。老实者。不于阿弥陀佛四字外。添一毫妄想也。

喜庆持名

或因人而喜。或因事而庆。虽细小之端。皆人生乐境也。当知此乐虗幻。不能久常。乘此好时。回光念佛。则仗佛光明。于顺境去多少恶念。吉祥连绵。如意修行。直至命终。往生极乐。不亦大快也哉。

许愿持名

持名原为往生。然诸佛威光。不可思议。念彼名号。所愿从心。所以经言。念佛有十种利益也。与其祈祷鬼神。杂修事忏。广许恶愿。旁信师巫。不如以念佛期之也。或曰。其如不应何。答曰。子未念佛。先忧不应。即此不应之因。必招不应之果。如是因。如是果。可畏哉。

念佛十种利益注(一昼夜常得诸天大力神将隐形守护 二常得观世音菩萨。及诸菩萨守护 三阿弥陀佛。常放光明。摄受此人 四一切恶鬼。一切毒蛇毒药。不能害 五一切水火刀兵大难。及横死枉死牢狱等。皆不受 六先所作罪。悉皆消灭。所有冤命。更无执对 七夜梦正直或梦见佛身 八心常欢喜所作吉利 九常为一切世间人民恭敬供养 十临命终时心无怖畏。正念现前。亲见佛及菩萨。放光接引。往生西方)。

解释持名

凡一切逆境当前。俱是夙缘照面。不可再起恶念。引起将来未完。只须顺受。可避则避之。可消则消之。但随因缘。勿忘念佛。佛有无量智慧福德。光明所加。境缘即转。无疑也。

愧奋持名

凡今生前世。恶果成就。苦报必来。故一分苦。即一分恶也。不可诿于命运之不齐。但当愧其修行之不早。每一想佛。身毛皆竖。五内若裂。悲伤感奋。痛不欲生。如此则字字从肝髓中流出。方是念佛真境。今之僧俗念佛者。或口念而心驰。或念时心摄。歇即心昏。又有正念佛时。间以杂语。如此虽念到终身。绝无灵感。人之见之者遂谓念佛往生。终成虗语也。岂佛之咎哉。

恳切持名

处一切无可如何之境。而不悲者。非人情矣。然处一切无可如何之境。而徒悲者。又岂明佛性乎。既悲矣。则当思出苦。当思与一切众生。毕竟出苦。当思佛之所以称大悲者。为其能拔众生出苦也。我以悲心念佛。求佛之悲。拔我之苦。其念宜何如恳切耶。

供养持名

凡遇佳节。或佛诞日香花灯果。随分供养。是谓财供。非法供也。心之法供。胜于一切财供。近来邪教盛行。上供之法。广罗祭品。何益修行。如清净。普度。皇极。寿元。无为。大乘等。种种邪教。招魂引鬼。耗人家财。欺肆妄言。而于念佛一门。逈然各别。有识者。万勿为所惑也。

报答持名

天地君亲之恩。恩之最大者也。宜如何报之哉。一切饮食供奉。立功扬名。衡以世间之法。报非不善。然究非了局。我惟报以念佛。为彼回向西方。已为下一金刚种子。再出头来。自有解脱时分。况无边罪障。悉能消释乎。欲报恩者。不可不知此法。

布施持名

凡见苦恼者。先安其身。然后开导其心。劝之念佛。所谓救一时之苦。布施为急。救历劫之苦。念佛为要。或见人物有难。力不能救。当急为彼念佛。安其魂识。或清夜朗诵。以施鬼神。凡大兵大疫之年。五更持诵佛名。能消冤疠。当思我此一声。阿弥陀佛。上穷有顶。下极风轮。尘剎众生。一时受益。其布施不可思议也。

心念心听持名

心忆而后动于舌。舌动而复返于心。舌既有声。耳还自听。是为心念心听也。心念心听。则目自不能妄视。鼻自不能妄齅。身自不能妄动。一个主人翁。被阿弥陀佛四字。请出来也。

声中持名

念佛之声。既已纯熟。于六尘中。惟一声尘。六根之用。全寄于耳。身亦不觉其旋绕也。舌亦不觉其鼓动也。意亦不觉其分别也。鼻亦不觉其呼吸也。眼亦不觉其开闭也。观音势至两圆通。即是一也。无不通也。无不圆也。根即尘也。尘即根也。根尘即识也。十八界。融成一界也。初或未调。久当自入。凡念佛时。取净地四五尺。右绕一帀。然后徐徐出声。渐渐声高。如是念到三帀之后。觉自己心声透露。旋绕太空。圆裹十方。徧周法界。是安住身心世界。于念佛声中也。是以此身心。安住于念佛声中。而念佛也。此是胜境。能灭心垢。宜勤习之。

光中持名

声者心声也。光者亦心光也。心声旋绕之处。即心光焕发之处。安住于心声中而念佛。即安住于光明中。而念佛也。此亦胜境。能灭心垢。宜勤习之。

镜中持名

心声旋绕。心光焕发。心体自然披露矣。夫此一真心。如大圆镜。洞达无遮。十方三世。我佛众生。浊世苦轮。净邦莲萼。皆镜中影也。声中即是光中。光中即是镜中。此是最胜境。能永灭心垢。宜加意勤习之。

不断持名

朝也念。暮也念。无事也念。有事也念。净处也念。秽处也念。无有一念非佛者。即使日用应酬。有时间断。然断其言句。不能断其真命脉也。功夫至此。成片易矣。

不杂持名

不杂者。即是止也。止者。定之机也。止杂念。而正念现矣。杂念有三。一善念。一恶念。一无记念。三者除尽。方客曰。好生得长寿。好杀致夭亡。定理也。奈何有好生而夭。好杀而寿者。

答曰。报有三。一者今生所为。今生受报。二者来生受报。三者多生多劫受报。好生而夭。宿世孽也。不好生。则寿愈短矣。好杀而寿。宿世福也。不好杀。则不止寿矣。

客曰。某某。亦尝戒杀放生。诵经持呪。今不见有报。何故。

答曰。报之迟速。视缘之熟不熟耳。缘未至。而求速报。犹甫下种。而望收获也。况不遭意外之祸。即是福。安知不有默佑之者乎。

客曰。现报示人。方知畏惧。迟至后世。皆谓渺茫。天何为不使人。速受其报耶。

答曰。报之迟速。因缘次第耳。非天也。必俟现报乃信。愚极矣。

(咸丰十年。余馆于吕四许庽有一乞丐。断去一足。向人言曰。我因昔年。遗肉于地。为狗所噉。我以刀砍其足。狗衔足至土地庙。号叫而死。一月后遂得脱骨疽。土人皆知之。此非天之显报耶。莲西居士附识)。

客曰。某某。未修福时。所求如意。作善以后。触处坎坷。何故。

答曰。此乃宿业。当受重报。因作善故。转重为轻耳。譬如大辟之囚。冬令方行就戮。未至其时。适遇大赦。改为笞杖而遣之也。

客曰。杀生之人。使物类不保其子。宜得绝嗣之报。而渔人杀业最重。何以子息偏多。

答曰。世间子女。有以福致者。有以孽致者。渔人业力所感。即有作恶眷属。分其衣食。使彼日夕劬劳。不足共享。子愈多。累愈重也。君不见天仙列宿。永不产育耶。

客曰。人生斯世。当学圣贤。致君泽民之道。因果之说。何关世道人心乎。

答曰。因果之说。即圣贤之道也。末世众生。恣行恶业。不畏王法。不顾廉耻。而清夜一思。犹不敢显然为恶者。惟恐死后受报耳。佛氏因果之说。正有补于圣教王纲也。

释恶业有无之疑(四问)

客曰。人为万物之灵。恩怨犹或颠倒。畜生至愚。反能报怨酬德。何故。

答曰。恩仇报复。有可思议者。有不可思议者。杀业之报。有迟有速。冤对既至。不问天仙人鬼。无得而逃。畜生。特苦于不能言耳。其恩怨固了了分明也。

客曰。地狱之说。不过劝人为善耳。岂真有哉。

答曰。人世既有牢狱。冥府何独无之。佛不作诳语欺人也。

客曰。我看地狱。即在阳世。如乞丐枵腹之流。即是饿鬼。囚徒枷锁羁身。即成地狱。剑树刀山。即畜生宰割之顷是。镬汤炉炭。即畜生煎熬之时是。

答曰。此言似是。而实非也。谓阳世亦有地狱则可。谓地狱即在阳世则不可。譬如愚痴之人。可以比之畜生。岂此人之外。更无披毛戴角之畜生耶。

客曰。地狱固有。但载在外书。儒者不当出口。

答曰。口欲讳之。不如身先避之。得其避之道。虽逢人劝勉可也。否则绝口不谈。果能必地狱中。无儒者耶。

释持斋断肉之疑(七问)

客曰。杀伤物命。罪固大矣。至于食肉。宜若无罪。而经言食肉。必得恶报。冥法何其苛与。

答曰。非独冥间。世间法律亦然。杀生譬之劫盗。食肉譬之窝赃。窝主与盗。相去几何。人特未之思耳。

客曰。衣食皆系前定。福多则所享亦多。持斋者。乃口结期者结七日之期也。若独自结期。可用干粮。水菓。生姜。麻油。四种为食物。烬香。灯油。蒲团。坐椅。棉衣。风帽。净桶。草纸。八种为用物。除十二种外。一概不留。便可七日中。不与人来往。畅然念佛也。若有五六人。同发心结期者。则必延请护七师一位。严立条规。约束在前。起七日。一切起居。饮食。香花。灯果。护七师。照应全备。则同七者。亦可于七日。至心念佛也。若局于情见。不知修行利害者。未可草率为之。

聚会持名

四五人偶然同聚作念佛会者。务先约束。而后开口单念四字。一字一鱼。用小引磬。专击陀字。不得参差错落。反致纷心。

成就他人持名

或静处安置。或同结念期。或告以净土之事。或借以净土之书。或破其念佛之疑。或坚其念佛之志。一切功德。此为胜矣。若于人临命终时。为之念佛。或令病人。记取阿弥陀佛四字。随忆随念。得见如来。使此人气尽往生。是成就其法身慧命矣。

难中持名

凡难中。有发心念佛者。必有奇应。虽遍地干戈。一乡疫疠。而求佛呵护者。一即一安。百即百安。非佛之有私也。亦平等光中。无心而应也。何以故。动念发声。觉阿弥陀佛。光明住我顶上。则自然念念具足。念念坚固。念念长久。佛光所加。吉神拥护。自能离难。勿转念也。

梦中持名

愿力坚。功夫熟。昼既绵密。夜间亦然。则梦中自能念佛。此往生的兆也。当调和精进。勿退勿狂。

病中持名

病者。死之机也。死者。凡圣净秽之关也。病中当作死想。勤念佛名。决定待死。必有光明接引。遂我往生之愿。若于病上。界一停想。则一切爱恋恐怖。烦恼安排。种种杂念。一齐现前。生死关头。如何济事。昔有一僧病甚。呼啊[口*耶]。自觉其非。即念阿弥陀佛。如是痛不自止。一声啊[口*耶]。一声阿弥陀佛。昼夜不绝。病愈。谓人曰。我病中念啊[口*耶]。念阿弥陀佛。今病好。阿弥陀佛尚在。

武帝为非。不知将来。亦定有舍身之日在。毁谤佛法者。舍身于地狱也。贪于财色者。舍身于饿鬼也。痴于情欲者。舍身于畜生也。恐求如武帝之舍身同泰寺。不可得矣。至于天下之失。正因能舍身。不能舍心之故。倘能舍心出世。则视天下如敝屣。何至垂暮之年。招纳侯景。图取中原乎。则知三日舍身。未免有求福之念。而不忍舍天下也。岂真并天下而舍之乎。

客曰。吾儒既诵法孔子。当以排斥异端为己任。子反左袒之。何耶。

答曰。夫世所谓异端者。异乎圣人之大端也。如恻隐为仁之端。无之则异端矣。羞恶为义之端。无之则异端矣。圣人无意必固我。有之则异端矣。佛之五戒。即五常也。今人谤佛者。闻慈悲之说。出于佛氏。必反乎其说。而吾人之仁丧。闻盗淫之戒。出于佛氏。必反乎其戒。而吾人之义亡。闻妄言之戒。出于佛氏。必反乎其戒。而吾人之信。遂于是而灭。岂非欲卫道。而反害道耶。况圣人之道。大公无私。由尧舜以迄孔子。不闻互相排击。至孟子之距杨墨。距其为我害仁。兼爱害义也。佛氏之自他俱利。正所谓仁义交尽者也。岂杨墨比乎。后人不察。混佛氏与杨墨。而一之。而距之。愤愤之气。愈出愈烈。自今以后。不知何所底止。吾为此惧。故为言及于斯。知我罪我。又何计焉。

释尊慈父弥陀佛,二尊本是同相化,

大悲示现释迦尊,大慈应化为弥陀。

本师为度三根众,方便善说净土门,

信深愿切行精进,仗佛悲愿得往生。

明悟实相解真义,行菩萨道而利生,

行做沙门人天师,最上金台而往生。

了达诸法空寂相,得闻深法无惊怖,

念念相继行三昧,有愿即生上中品。

道心愿力极坚固,利生事业广行持,

虽未打开圆解义,上品下生到彼明。

坚持净戒严持守,愿行坚固终不退,

到彼闻说苦空义,中品上生证罗汉。

今生善持守斋戒,念佛愿生安养国,

花开见佛证预流,中品中生斋戒德。

孝友仁慈亲善识,念佛功夫而成片,

遇二菩萨闻法度,中品下生贤善德。

平生积恶破净戒,五逆十恶无不为,

死当堕入三恶道,受苦无尽无出离,

但得善缘而成熟,临终得遇善知识,

善巧开示佛法义,令彼罪人而明悟,

了知所作邪恶业,发露忏悔而无覆,

信心坚定无所动,信愿念佛不间杂,

志求往生极乐国,命终仗佛悲愿往,

下三品中而投生,九品往生诚不虚,

愿诸如母众有情,同生极乐证无生。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