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禅宗公案 / 古冢不为家

古冢不为家

分类:禅宗公案

僧问百岩禅师:如何是禅?岩云:古冢不为家。

此百岩禅师乃新罗国(韩国)人,是谷山藏师的法嗣。谷山藏嗣石霜庆诸禅师,乃青原禅师下第七世。他所谓古冢不为家,言颇突出。就禅而言,所有的概念和系统,都不过是古冢。古冢是生命的消失,而家则是生命的归宿,那是不相容的。禅正要打破一切的概念和系统,在无秩序中建立秩序。那是要放下一切,再提起一切。就因为如此,禅的意义可以是无所用其定义(Definition)。更因为无定义,所以还可以让禅转为蝉,以至转为其他,而只是一个名词,一种声音,所以谈禅的人们每好举着如此的词句:频呼小玉元无事,为要檀郎识得声。

据载僧问英州大容殊禅师:如何是禅?曰:秋风临古渡,落日不堪闻。

云:不问这个禅!

曰:你问哪个禅?

云:祖师禅。

曰:南华塔畔松荫里,欲露吟风又更多。

于此,有蝉声处可为家,而知了,知了,亦正是家!

又据载:僧问舒州投子山大同禅师:如何是禅?

大同仅答以禅,其所谓禅是禅,那无异说某甲是某甲,那是无定义的定义,那是有意义而又无意义,那是无意义而又有意义。在这里,正如丹霞师所颂:牧童却解忘功业,懒放牛儿不把鞭。只不过,在这里说无可说,那是理本无说。惟约事而言,仍尽会是言亦可言。

本此以言禅之一名,则禅亦可将他合所谓禅那、禅定、禅心、禅境、禅悦、禅味、禅法、禅风、禅机等等而言之,固不必为古冢。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