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禅宗公案 / 吴山狮子禅(一)

吴山狮子禅(一)

分类:禅宗公案

一、

话说五代之际,有一位书法大家,名叫杨凝式。因为身处乱世,军人当道,文人在官场混不好就要被杀,但又不得不混迹官场讨口饭吃,于是从年轻时起便常在政权更替、城头变幻大王旗之际装疯,做出了品牌影响力,大家干脆叫他杨疯子,最后历仕五朝,官至太子太保而终。

这位杨疯子是聪明人无疑,但为了维系品牌的声誉,不得不装出一副和常人不太一样的行为艺术家姿态来,于是就有很多逸事。例如他是一位著名的涂鸦客,洛阳二百多座寺院的粉墙都无一幸免(当然因为字写的好,大家反而刷好了墙壁欢迎他去)。他有一次出游,跟司机(仆)说:小刘哇,咱们去东边广爱寺看看。司机建议说,不如往西边石壁寺。凝式想了想,说:还是去广爱寺。没想到这个司机犯起犟来,坚持请他去石壁寺,正常人肯定炒司机鱿鱼了,但杨疯子竟然说:那就去石壁寺吧。听的人都笑他果然属于非正常人类范畴。

这则故事出自南宋遗老周密的笔记《齐东野语》,同则还记了一位僧净端的事迹,于是引出了本文的主人公吴山净端禅师。

吴山僧净端,道解深妙,所谓端师子者。章申公(章惇)极爱之。乞食四方,登舟,旋问何风,风所向即从之,所至人皆乐施。

周密的评论是:盖杨(凝式)出无心,而(净)端出委顺,迹不同而意则同也。

这评论其实差矣,杨疯子随顺仆人,往好了说,只是脾气好,用诛心之论考校他,焉知他不是要矫情以成就自己的风采,俾使别人以异类目他而免加戒备。至少从他在官场上的行迹来看,实在不配用无心二字。

而端师子的故事,大异其趣,且容我从头说起。

全部评论

猜你喜欢